第203章 :五行六合杀阵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203章 :五行六合杀阵

刘十八痴痴的看着墙上的这幅古卷,眼中露出丝丝眷恋…… 哪个孩子从小没有母亲呢? 刘十八便没有,他联母亲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但是今晚,在唐季礼的家中,他见到着了这幅古老的画卷。 画卷中的女人身着淡绿色的长裙,面上带着优雅的微笑,双目深邃,遥遥看着远方……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面貌眉眼倒有几分刘十八的影子。 “好一个绝代芳华的人儿,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刘十八身后的曹雄赞叹一声,摇头晃脑低吟几句。 “哈哈哈!好,看不出来这位老丈好文采。” 唐季礼站在客厅中拍掌大笑道。 曹雄双目中闪过一丝疑惑,缓缓转头道: “惭愧,老头子偶然想起两句罢了。”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老丈也是妙人!” 唐季礼微微一笑,慎重的看了曹雄一眼。 “十八,我们该走了。” 曹雄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 刘十八从眷恋中醒来,惊讶的回头看了曹雄一眼。 曹雄面无表情,却低声说了一句话: “防人之心不可无……” 刘十八猛然惊醒,同时也想起了木杉正雄提醒自己的那几句话:任何人,不要看表面…… 这唐季礼是如何得到这幅画的? 极为值得推敲啊? 换做是自己是父亲刘十七的话,怎么可能将自己视若珍宝的画像送给外人? 不,绝不可能…… 幸亏自己刚才没有拿出摸金令,也没有承认自己有那玩意。 想到这,刘十八面上转瞬间附上一丝极为矜持的笑容道: “天色不早了,打搅唐先生休息了,我们得告辞了,改天再来拜访。” 唐季礼闻言一呆,某种闪过一丝异色,嘴上却爽朗道: “好说好说,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探讨,对了,刚才说的摸金令?” 刘十八闻言一呆道: “摸金令是什么?我还真没有,倒从没听人说起过,我过几天就要回内陆了,到时候我去问问。” 唐季礼面上闪过一丝疑惑,接着笑道: “嗯嗯!回去问问也好,那么唐某送送你们,你们住在哪个酒店,我让管家开车送你们过去?” “那感情好,我就住在九龙城大酒店821套房。” 刘十八含笑点头,不动声色的和唐季礼告辞…… ……………… 出了门,唐家的管家开着一辆超长的劳斯劳斯等在门口。 刘十八四人也不推辞,上车扬长而去…… 站在门口,一脸和煦微笑的唐季礼,面上瞬间凝固,阴沉看着劳斯莱斯的尾灯…… 刘十八四人回到九龙城大酒店821套房,房间内有两人,李二狗的老婆翠花和他们的女儿李四狗。 因为四狗怀了身子,刚好来香港检查了一番! 其他人,则由赵狗蛋和路小林带着,将刘十八银行中的八百万现金取出来,在香港大肆购买必需品。 暴风战舰上由罗钢,祝英台和木杉正雄驻守。 刚刚进房,刘十八便回头对对罗战道: “罗战你立刻下楼到酒店外,隐蔽到暗处,要是看到什么不对就给我打电话。” 罗战闻言二话不说,跑进卧室拿出手枪,将子弹上膛,别在腰间就出了门。 李二狗则快步走进内室,拿出一把锰钢开山刀反插在腰间。 翠花见状也不言语,默默的从客厅的沙发下拿出自己的灵宝弓擦拭起来…… 曹雄则随着刘十八来到露台上,在两把躺椅上躺下! “十八,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曹雄淡淡的问道。 “没有感觉到什么,只是一种直觉罢了,感觉着唐季礼不简单。” 刘十八轻声笑道。 “哼!” 曹雄冷哼了一声道: “何止是不简单?” 刘十八诧异道: “哦?” 曹雄轻轻嗓子,诡异道: “进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唐家的大厅中,暗合风水之局。 那六张红木椅,以之势摆放,而那张红木桌却放在大厅的左边,是不是很不和规矩?” 刘十八迷惑道: “哪里不合适” 曹雄轻笑一声道: “按照我粗浅的眼光来看,大厅中暗合了一个杀阵,叫做五行杀阵,以自身为阵眼。 你发现没有,自从我们进了大厅,那唐季礼就在原地没有移动一步?” 刘十八闻言脑中一亮,点头道: “确实是这样,有什么玄机?” “这种阵法以六张红木椅为阵基,以自身为阵眼,大厅中的五个角落,各有一个红木雕的花盆,分别雕刻着金木水火土五行圣物。 花盆其中,还种植着代表五行的五种植物,你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端倪。” 曹雄满面的凝重。 刘十八古怪道: “五行植物?” 曹雄翻了个白眼道: “大厅左上角是五行属金的植物:金钱桔; 大厅右上角是五行属木的植物:仙人掌。 左下角则是五行属水的植物:睡莲; 大厅右下角是五行属火的植物:红花洋紫荆! 大厅的楼梯转角则种着一盆五行属土的植物:佛肚竹。” 听曹雄这样一说,刘十八顿时回忆起来,确实是这么个摆放方式。 曹雄继续解释道: “这五行杀阵非同小可,可杀敌于无形之中,那唐季礼并不是风水师,这阵法是谁摆的?目地是什么?为了对付谁?” 刘十八点点头,迷惑道: “那也并不见得是对付我们的,但是我也觉得不对,他很急切的问我摸金令,不得不让我谨慎。 爷爷说过,知道摸金令的人极少,一定要严谨。” 曹雄闻言欣慰的笑道: “没错,步步为营才能活得长久,不像你爹,冲动一下,就深陷囫囵……” 刘十八闻言顿时瞪着眼珠子,怒道: “老小子,你说啥?” “我没说啥,当年你父亲不辞而别,你爷爷,我和李来富都拦不住。 结果出去五年,再回来就多了一个你,他在家没呆多久,便再次出门,就再也没有回来了,难道你爹不知道么? 刘家的传承有多重要?刘家都是一脉单传,万一没有送你回来,排名天下十修第六的摸金一脉,岂不是断了传承?” 曹雄唏嘘几句,瘪瘪嘴。 刘十八闻言沉默不语,面上泛起一丝悲伤…… 曹雄叹了口气安慰道: “刘家屯的仇,算是报了一部分,今晚你打算怎么办?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没错,我有个迷惑,那个唐季礼为什么对秦始皇陵墓那么熟悉?除非……” 刘十八顿了一下。 ……………… ps:高朝就要来了,呵呵!各位请支持天书,qq阅读,您的每一分订阅,都给了天书莫大的支持,感谢诸位力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