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曰人妻女如挖人祖坟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8章 :曰人妻女如挖人祖坟

刘十八和曹雄婉拒了周世达请吃饭的提议,回到自己家中。 下午的时候,电视上的地方新闻播放了一则快报: “今日早上在许昌地铁某工地,挖掘的时候发现了一座三国时期的古墓。 市文物管理局的赵副局长,和数十名工作人员,为了国家文物不遭受损失,不顾生命危险当即展开发掘。 中午的时候,文物管理局的十二位同志,分别受到墓室中不明物质感染,经抢救无效,于下午两点在市三医院全部死亡。” ……………… 与此同时,在许昌市区一间豪华别墅的书房中,周世达恭敬站在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面前。 老者两鬓染霜,目光锐利,宽鼻阔嘴额骨高耸,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神态,严肃的看着电视中播放着文物管理局的死亡播报。 此人是周世达的父亲周四海,是一个在古玩玉器上浸淫了几十年的老人精。 周四海和颜悦色,看着在自己面前依然恭敬的儿子,淡淡的笑道: “说罢,把你这两天见过的事都说一遍,仔仔细细的,不要遗漏一点细节。” 周世达战战兢兢,将昨天在咖啡厅隔壁彩票点发生的惊天逆转,加上今天早上在地铁涵洞发生的一幕,详细的向父亲解说了一遍,基本没有任何遗漏。 周四海初始还闭目比较镇定,听到后来渐渐将嘴巴抿了起来,眉头也深深皱了起来。 听到后来,在古墓发现的诡异人盂,周四海却勃然变色,忍不住打断儿子,凝重的问道: “我问你和那刘十八是什么关系?怎么认识的” “哦?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以前不是有个爱慕虚荣的女朋友嘛?我看长得不错,就那啥……” 周世达惶恐不安的解释道。 “就那啥?你给我说清楚一些。” 周四海的语气渐渐严厉起来。 “就,就忽悠他女朋友和他分了手,然后给她一些小钱开了一个咖啡厅……” 周世达惴惴不安的答道,面上现出一丝惊惧。 一直听到现在,面色还算镇定的周四海才渐渐变了颜色,忍不住暴跳如雷,勃然大怒,挥手一巴掌对自己的宝贝儿子扇了过去。 “啪……” “你这逆子,都四十岁了还不懂事?那种人是你能惹的? 你做的什么?这是夺人妻女,放到古代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就算是现在也是会死人的。” 周四海愤怒的瞪着自己儿子。 “不就是一个看相的么?我觉得倒是运气,再说了,现在这年头,女人甩一个男人给有钱的男人做小三不是很平常的事么?” 周世达惊惧的捂着被一巴掌扇红的面颊。 这老家伙,还真打啊? “混账,你去大街上找个看相的,然后去买彩票试试?你能中个奖给老子看看?” 周四海七窍生烟,指着这不懂事的老儿子怒道。 狠狠骂了儿子一顿,周四海还不解气,又挥手扇了鼻青脸肿的周世达一巴掌消气。 “那刘十八不是一般人,有这种手段的相师怎么会跟在一个穷小子身边?对了,那小子对那个女人怎么样?” 周四海瞪眼问道。 “不咋样,他还谢谢我捡了他的破~鞋来着!” 周四海面色羞红,呐呐答道。 “你?你给老子把人丢到姥姥家了……” 周四海闻言,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 发泄了一番怒火,周四海总算平静下来,阴沉说道: “找机会好好的亲近一下那小子,把双方的裂痕修补一下,至于那爱慕虚荣的女人,尽早了结关系。 我就提醒你一句,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一些隐世家族有不凡本事,让周家家破人亡也不是难事。 我给你起名世达,其实就是希望你事事通达,你怎么做下这样的糊涂事?” 周世达四十岁的人了,还从未被自己老子这样打过,闻言不由得委屈道: “我哪里知道那小子身边有个看相的高手?这不是倒霉么。” “哼!倒霉?你也不小了,我给你说一件事吧,周家看起来如今家财万贯,在许昌市有不小的能量。 其实,我们周家也是古时候的十修之一,我们家修的是第九门,结交贵人。 也既是说周家修的是以商入道,争取能出入朝堂。,你要知道,第九门可是排在第七位相师之后,凭人家的底蕴,动动手指费上一年阳寿,就能把你死死压住!” 周世达还是第一次老爹说这事,不由得瞠目结舌的问道: “天下十修?哪十个?” 周四海眼睛眯成一条缝,沉吟了一会才轻声说道: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 六盗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周世达是懂非懂的点点头,准备退出书房的时候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慎重的回头问道: “爸,你说都这样了,那关系靠什么来弥补?难道送钱吗?” 周四海闻言一愣,皱眉想了一会,才眉开眼笑道:“你不是抢了他的女人么?简单,过几天你女儿,我的乖孙女不是从悉尼回来了?你把女儿想办法送到刘十八床上去就成了。” “啊?爸,这说的是人话么?我告诉你,你打我我不还手,那因为你是我爹。 现在你打我女儿的主意,别怪老子翻脸……有你这样当爷爷的?” 周世达闻言,差点反身回去揍老头子一拳。 “滚!你懂个屁?一个女儿算啥,你不会再去生几个?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在外面还养着几个女人? 要是关系缓和交好,让那老相师给我周家算一卦狠的,咱家翻身做主就在眼前。” 周四海一脚将儿子踢出书房,关门仰天狂笑。 “马勒个逼的,老东西我看你是疯了。” 周世达满脸愤愤不平。 人啊!其实就这样,你平时曰人家妻女的时候觉得心安理得,因为老子有钱…… 轮到自家姑娘老婆被人曰的时候,你才会明白,这肉有多疼,有钱也没用…… ……………… 刘十八和曹老头回到家里,小睡了一会,将摇头晃脑的老黑喂饱后,给曹雄嘱咐了几句就再次出了门。 他早上和上官雅约好要一起吃饭,算算时间也该出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