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牛马不问岁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77章 :牛马不问岁数

ps:本章节为粉丝值满五百加更一章,后面还有,六百粉丝值再加更一章,天书等大家来拿…… ……………… 良久,宁海帆才小心翼翼的说道: “前二个月,那刘十八不是说要出去么,他去的地方是黑狱。 今天凌晨,黑狱遭到曰本人的轰炸袭击,黑狱地窟中所有人全部阵亡,包括里面的所有重犯。” 解释道着,宁海帆强迫自己挤出两滴老泪,眼巴巴的看着宁敏儿道: “爷爷对不起你啊,没有看好那小子……” 说着说着,三个男人越看越不对劲,宁敏儿听着听着竟然笑了起来? “咯咯咯!” 宁敏儿眼中泛着泪珠,打着卷儿往下掉,用右手捂着嘴巴娇声笑着。 这孩子咋了? 魔怔了?还是受了刺激?神经了? 宁海东,宁卫国和宁海帆三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最后吗,还是宁海帆显得格外沉着,轻轻的拍着宁敏儿的后背,轻轻的哄着: “孙女啊,别难过,难过就哭出来,都怪爷爷不好,没有看住他。” 宁敏儿扭曲着娇颜,瞪着一双美眸,摇了摇手中的手机,猛的按下了免提键,笑嘻嘻道: “十八,你听见没有?我爸和爷爷多关心你啊……” 宁海东,宁卫国和宁海帆三人瞬间陷入石化状态,竟不知道说什么…… 这岂不是神转折? 刚才还在安慰人,哪知人家早就把电话打给了敏儿,自己三人还在那里穷操心? 电话免提中,传来刘十八明显变得沉稳许多男声,淡淡的谢道: “嗯!感谢伯父和,和爷爷,我没事不要担心。” 这时,宁海东红着眼珠子大怒道: “妹夫,还有老子呢?咋不谢谢我,我可是找了你一宿啊。” “嗯!也谢谢你。” 刘十八不紧不慢的应了一声。 这时,宁海帆猛的一把抢过手机,鼓着眼珠子好奇道: “小子,难道你从黑狱逃出来了?昨晚你在不在那里?” 电话中传出刘十八的应声: “我昨晚就在那里,刚巧被我逃出来。” “刚巧?里面那么多士兵都损伤殆尽,就你出来了?除了你,还有没有其他人?” 宁海帆满脸的不相信。 “嗯,除了我,还有六七个人,其中有罗战!” 听到这,宁海东猛的凑过来,满脸高兴道: “罗战那小子还活着?哈哈哈哈,好!妹夫你有本事。” 宁海帆白了孙子一眼,一把推开,严肃的问道: “除了你和罗战,还有其他什么人?” “还有六个在押重犯!” 刘十八的声音仍然从容不迫。 宁海帆闻言,沉默下来,良久才道: “你打算怎么办” 刘十八在电话中凝重道: “我活着的消息不要透露出去,那些人我有用处。” 宁海帆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芒道: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刘家屯!” 此时,刘十八的声音终于没那么平静,显得有些激动。 宁卫国在边上轻叹一声道: “孩子,节哀顺变!” “我知道了,那些畜生,我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刘十八的声音泛着丝丝冷意。 “十八,要不你来京都嘛?到了京都就安全了。” 宁海东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 “不了,等我办完一些事,我会去京都看敏儿的。” 刘十八的声音异常的坚决。 “这话说得憋气,你就来看我女儿?就不来看看我们两个老头子?顺便孝敬一下?” 宁卫国扭曲着老脸。 听到这,宁敏儿和宁海东都直接捂着脸别过身去。 他们实在听不下去了,自己的老爸,堂堂京都军区的司令,也忒不要脸了。 就这么冠冕堂皇的索要孝敬? 宁卫国没有得到所谓的孝敬,却听到刘十八把电话挂了…… “嘟嘟嘟嘟……” 嘟嘟的忙音,在客厅里回荡! 宁海帆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有你这么说话的?人家里出了祸事,你还在索要孝敬? 你忘记老子给你怎么说的?要温水炖青蛙,要慢慢的来,懂吗?” 宁敏儿怒目圆瞪,娇声道: “你们两个,真无耻!” 宁卫国闻言,茫然抬头道: “咋无耻了?我这不是在帮你要聘礼么?除非你不想嫁给这小子,老子就不要了。” “爹……你说的什么?” 宁敏儿翻翻白眼,羞红的捂着脸,抢过电话,留下一个后脑勺,径直上楼去了…… ……………… 远在刘家屯的刘十八挂上电话,差点气哭了,忍不住咬牙切齿。 电话的免提开着,祝英台听得清楚,忍不住挤着绿豆眼,极为严肃的解释道: “小主,你在黑狱呆了那么久,还没关明白?” 刘十八扭曲着脸,艰难回头道: “明白什么?” 这时,罗战在边上笑眯眯的插了一句道: “不是现在的老人变坏了,而是以前的流~氓都变老了,正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问岁数……” 刘十八:“额造他姥姥!” ……………… 紫云山刘家屯,刘十八,罗战,祝英台三人站在李家屯数里外的小山上,遥遥的看着燃烧中的小山村。 其余的几个人都留在暴风战舰上,停靠在不远处的一个极为隐蔽的荒芜峡谷内,由路小林代管。 刘家屯内内外外,山道上下停满了警车,救护车,灭火车,甚至还有数百的军队士兵在参与救援。 大量尸体被救援的人员挖出,抬上担架缓缓的运下山脚,在麦田里放成整整齐齐的一排又一排。 虽然隔了数里,刘十八却清楚的看见那些尸体中有妇孺孩童。 刘十八紧紧的捏着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乱响,双目中透出巨大的愤怒。 “山本柳义,我要你不得好死!” 仰天一声怒吼,刘十八带着几人迅速转身离去。 罗战也红着眼珠子,边走边骂道: “这也是曰本人干的?老人和孩子也被杀了个干净?猪狗不如的东西。” 祝英台乖巧的默不作声,挪动着肥胖案矮小的身躯走在前面。 “是的,我去黑狱的时候,老屯长和我说过,能干这事的只有曰本人,并且那个家伙,还是我爷爷的弟`子。” 刘十八头也不回的答道。 罗战狐疑道: “弟`子?你爷爷怎么会收一个曰本人做徒弟?” 刘十八摇摇头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估计是潜伏的间谍什么的吧。” 罗战点点头道: “现在我们怎么办?” 刘十八皱眉道: “我们回暴风,然后缓缓掘进,刘家屯的地下有一个地窟,那里是曹操真正的墓穴。 在那里应该还躲着几个刘家屯的幸存者,我们先去把他们救出来,然后我单独回许昌市区去办一点事。” ……………… 三人回到暴风战舰,一路上刘十八的面色一直不好,阴沉沉的。 留在暴风战舰的另外五人,见刘十八回来面色难看,也不敢去触这小煞星的霉头,只有问祝英台和罗战。 听闻灭族惨案,众人不由更加愤怒,义愤填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