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做不出来就喂狗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75章 :做不出来就喂狗

ps:很坑爹,却又很幸福,没想到半夜粉丝值就突破了三百大关!没说的,再晚也要加一更!破了四百再加………… ……………… 宁海东率领着二十架歼20,赶到秦岭太白县核桃沟上空的时候,正好看到原军事基地的那一座海拔五百余米的山峰缓缓坍塌下去。 随之消失的,是秦岭黑狱和黑狱下面的一切…… “轰轰轰!” 剧烈的地震坍塌,将核桃沟周围数里全部囊括在内,在这个距离内,神仙都没法逃出去。 “长机,前方数里发现有数百名散兵,正在往秦岭深处逃窜!” 这时,无线电中传来僚机的报告声。 宁海东面色阴沉得滴血,秦岭地窟坍塌了,里面的人肯定死绝,回家怎么和宁敏儿交代? “给我将那帮杂碎都炸了!要是逃进了深山,抓捕就难了。” 宁海东咬牙切齿的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不要活口么?” 僚机飞行员疑惑道。 “要什么活口?不是曰本人就是美利坚人,没什么好猜的,给我炸!” 宁海东暴怒的拍了一下大腿。 ……………… 与此同时,巨大的暴风战舰,却已经在地底五百米处缓缓的向渭河掘进,缓缓的潜去…… 端坐在暴风战舰内的八个人,此刻早已瞠目结舌的呆坐在各自的座位上。 刚才的一幕太让人震撼,暴风战舰在地窟内直接一头撞进地底岩石层,前面三十米的大钻头开始飞速旋转挖掘。 钻头旋转的速度,坐在指挥舱内能清晰的看到,起码达到了每分钟五千转。 巨大的暴风战舰,在岩石层内灵巧的钻来钻去,不到十分钟,便将整个黑狱的地底钻了个通透。 随之而来的,便是令人震撼的地底坍塌。 坍塌下来的碎石何止万均? 但是暴风战舰却仿佛没受到一丝影响,仍然不紧不慢的快速往另外的方向掘进。 刘十八双目呆痴,拳头捏得紧紧的,良久才严肃的问道: “里面的人估计都死了吧?” “报告机长,经过探测,地窟内已经完全塌陷,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 暴风智脑的声音仍然那么僵硬。 罗战红着眼珠子,狰狞道: “孟超兄弟,今天先帮你收一点利息,来日我在帮你报仇雪恨!” 知道了暴风战舰的各项参数之后,罗战毫不怀疑刘十八有帮他报仇的实力。 这堪比小型航母的巨大怪兽,动力系统实在太吓人了! 在地底深处的岩石层掘进,竟然能达到二十海里的速度,要是在真正的大海中,还不知道要快到什么程度? 最主要的是,这怪物还能免疫现有的任何卫星,红外线,雷达等检测手段,太夸张,逆天,逆天的玩意! 罗战也起了让刘十八将这件东西交给国家的念头,最后刘十八一句话,就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 刘十八解释道: “敌人是怎么知道黑狱这个地方并且还能实施空中精确打击? 别的不说,华夏的领空,难道就这么不设防?让对方的战斗机来去自如?没那么简单!” 短短的一瞬间,罗战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既然自己的小命是刘十八救下的,那就给他卖命又何妨? 反正这小子是宁家的人,难道还怕今后没了好处,或者正儿八经的身份? 摆正心态的罗战当即进入了角色,面容严肃起来,仔细的研究了一会暴风战舰的系统。 暴风战舰的系统分为智脑操作和手动操作,一般情况下很少用到手动操作,都由暴风三号智脑来完成掘进和潜航。 “机长,现在我们去哪里?” 罗战转头看着刘十八问道。 刘十八面色冷峻,咬着牙道: “黑狱遭受袭击的同时,我的老家紫云山刘家屯也遭到了夜袭。 现在还不知道损失怎么样,我们在地底先掘进到渭河,沿着渭河进入长江。 然后到许昌附近,再转头掘进到紫云镇刘家屯,免得被地面的一些仪器探测到动静。 地面掘进的深度定在一千米,水底深度快速推进,深度定在最大深度。” 罗战点点头,皱眉再次道: “能肯定,暴风的外壳不会被探测到?” 刘十八淡淡的点头道: “不会,你放心!” 说完,刘十八站起来,看着身后仍然陷入呆痴的六个人,下令道: “路小林留下和罗战一起值班,其余的人到生活舱洗簌休息。 储藏室有一些压缩饼干和猪肉罐头,先吃着,至于换洗的衣物,等方便了我们去地面购买一批。工作服因为不确定有没有外星病毒,暂时不要去尝试。 自由活动的时间为四个小时,能量舱,发动机舱,和武器舱暂时关闭,只有副机长罗战有权限进去!” 几个老头站起来茫然的离去,最后刘十八又叫住了木渔舟。 “木渔舟你等一下!” 刘十八古怪的看着这猥琐的老家伙。 “大爷,叫我?” 木渔舟疑惑的指着自己。 刘十八拉着木渔舟来到发动机舱,指着暴风战舰的巨大的发动机问道: “你不是说能制造永动机嘛?你给我看看,要维持这么大的一个发动机运转,得多大的一个永动机?” 木渔舟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比三层楼房还要高的一个古怪发动机,呆痴道: “大爷,你在开玩笑嘛?我那个永动机只是理论上可行。 做几个小的跑跑电动车还可以,这么大的玩意还没有尝试过。” 刘十八将手一挥道: “我会发给你一级权限,你可以自由进入能量室和发动机室,做不出来,我把你撕碎了喂给我家的老黑吃了……” 木渔舟瞪着眼珠子,咬着牙道: “老黑是什么?大爷就这么相信我?你就不怕我使坏?” 刘十八不在意的狞笑道: “进了这暴风战舰,你的老命都不是自己的了,你想使坏的话可以试试。 我给你透露一点,你已经服下了一枚脑残片,另外,老黑是我家的一条狗……” 木渔舟扭曲着苍老的面颊,呆痴道: “喂狗,脑残片?” 这时,路小林仿佛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刘十八身后,唇齿间,隐隐有一条巨大的金色蛊虫蠕动,看起来极为恶心…… “脑残片就是蛊虫,你要是对机长不忠,心念所想,就是你老命完蛋的时候!” 路小林嘴中的金色蛊虫一闪而逝。 这恐怖的一幕,却将木渔舟吓了个半死,慌忙点头不止! 木渔舟不是啥都不知道的愣头青,他都八十岁了,自然知道一些蛊门秘闻。 俗话说得好: 人越老就越怕死,正是说的木渔舟这样的坑爹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