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就是这么刚烈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71章 :就是这么刚烈

星光七杀阵和九转阴阳八卦阵,毕竟是死物,只能困人,而不能完全阻挡热武器的攻击,比如导弹…… 尚未完工的阵法基石,在地狱火肩携式地对地导弹的攻击下,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冲在前方的数百黑衣人,没入残破大阵的瞬间,阴暗角落内爆出无数的刀光剑影,箭矢冷枪。 一时间,惨烈的近身白刃战,随即爆发…… “啊!” “八嘎!” ……………… 惨烈的厮杀,疯狂的嘶吼,临死前的自爆,将整个刘家屯淹没在尸山血海中。 刚才和李来富对话的中年壮汉被四五个黑衣人围攻,身上要害中了几刀。 他悲愤的回头看了水泥墩上仍然屹立不倒,目光清澈的李来富一眼,大吼一声: “堂主,我先去了……” “轰!” 中年汉子自知难逃一死,随即拉响了随身的一枚高爆手雷。 周围十几个黑衣人惊恐的瞬间,暴起一团红光,周围十米内,无人幸免…… 同样惨烈的场景,展现在刘家屯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树丛中,每一个残砖碧瓦后。 由于人数上的绝对压制,山道下的黑衣人终究还是全部攻进了刘家屯。 刘家屯内的每一个角落基本被攻陷,清除…… 但是让这些黑衣人无法高兴的是,他们没有抓到一个活口,哪怕是五六岁的孺子也能对他们造成巨大的杀伤。 他们害怕了,他们颤栗了! 虽然他们也同样悍不畏死,但是在一群以培养顶级杀手为目标的疯子手里,仍然死伤惨重。 进攻刘家屯之前,黑衣人有九百多人,一刻钟后,攻进刘家屯他们损失了将近一半人。 目前仍然在爆发激战的地方,就是屯长李来富所占据的那个水泥墩子。 在李来富身边,围着五六个青壮,和副村长王二梆子,几人居高临下,在狭窄的地段,倒也勉强能挡住那些黑衣人疯狂进攻。 先前祠堂方向的爆炸,刘家屯的人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储存武器弹药的军火库爆了。 知道整个屯中埋了高爆的,目前仅仅只有李来富一人。 李来富右手举着黑色大旗,不紧不慢将一个个妄图攻上水泥墩的黑衣人挑下去。 这时,一直站在下面的黑衣人首领狞笑道: “李来富,投降吧,我家社长说了,只要你交出刘十六隐藏的秘密,还有这紫云山中进曹操墓室的方法。 看在师兄弟一场的份上,就放你和你身边的人一条生路。” 李来富不屑的一笑道: “老子从来不和曰本狗讲条件!” 说到这,李来富含笑看了王二梆子一眼,问道: “曰本人全部攻进屯子了?” 王二梆子同样一身是血,面色凝重道: “没错,他们全部攻进来了,屯子里面还在抵抗的人不多了,村长……” 李来富手一挥,狞笑道: “既然进来了,那老子就没有遗憾了!” 说罢,李来富在王二梆子瞠目结舌的目光中,用左手掏出一个遥控器,看了四周一眼,诡异的一笑,按下了第三个键…… “不!” 王二梆子凄厉的一声惨叫! “轰!” “轰!” “轰!” 排山倒海的爆炸声,坍塌声在整个山谷中响起! 大地在颤栗,空气在燃烧,山谷中到处搜寻的黑衣人在哀嚎,四处奔逃,却无处可逃。 整个刘家屯山谷,是一个封闭的小山谷,谷口,也即是山道口,随着这一次猛烈的爆破,早已坍塌…… 站在水泥墩下的黑衣人首领早已目瞪口呆,眼中尽是恐惧,忍不住大吼道: “疯子,疯子!李来富你就不想活吗?” 这时,李来富后腰一疼,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送进了他的后腰然后拔出,鲜血喷涌而出…… 李来富看都不看黑衣人一眼,而是看着自己身后,牙疵欲裂的王二梆子,淡淡问道: “一直以来,隐藏在刘家屯的曰本间谍就是你吧?赵大宝和马柱子也是你下的黑手,你说说看,为什么?” 王二梆子闻言反而镇定下来,双目定定的看着李来富左手中的遥控器,满目狰狞道: “没错,就是我!因为我原本就是曰本人,山本柳义是我爹……” 李来富闻言浑身一震,仰天长叹一声,狂笑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师傅说,我刘家屯必有一次大劫,原来竟应在你身上。” 此时,王二梆子却扔掉匕首,疯狂的向李来富扑来,大吼道: “夺下他手上的遥控器……” 这时,仍然在血战的两个刘家屯青壮见状,直接用身躯拦住疯狂的王二梆子,背后被十多柄武士刀透体杀入…… 李来富凄厉的狂笑道: “晚了!” 随即,李来富左手一紧,眷恋的再次看了一眼残破的刘家屯,轻声呢喃道: “小主,为我们刘家屯的人,报仇!” “嘭!” “轰!” 最后的爆炸,发生在刘家屯内密布的星光七杀阵下,阵法下的残砖烂瓦成了最强的杀人工具。 在连续的高强度爆炸下,在不停的坍塌中,在所有刘家屯死去的冤魂中,所有参与进攻的黑衣人无一幸免,全部玉碎…… 数十分钟后,整个屯中唯一安全的地方,蹒跚爬起来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影,翻出山谷,快速离去…… 这一役,进攻的一方和固守的一方,在人数悬殊的血战中,同样损失惨重。 战争没有赢家,刘家屯地面上的所有人,所有青壮妇孺血战而亡,无一幸免…… 进攻刘家屯的九百多黑衣人,全部玉碎,无一幸免…… ……………… 一个小时后,许昌驻军,闻讯赶来一个连的士兵,加上紫云镇的数十辆警车,浩浩荡荡的冲进了刘家屯…… 眼前的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山道尽头的刘家屯被完全掩埋在碎石下面,毁于一旦…… 士兵们扒开堵塞山道的碎石进入屯内,才被屯内密密麻麻的尸体给彻底震撼…… 那是何等悲壮的景象,各种尸体死状惨烈,相对完整的,反而是黑衣人居多,其他的尸体大部分都支离破碎…… 参与支援的连长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咬牙切齿道: “这些黑衣人都是曰本人,这个屯子里的人,都是好汉。 他们!每一个人都和这些畜生同归于尽,没有一个投降的,连三岁的小儿都如此悲壮刚烈。” “脱帽,敬礼!” “敬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