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到处瞅女娃娃?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67章 :到处瞅女娃娃?

走到暴风指挥室门口的时候,刘十八猛的回头问道:“暴风三号,三十年前,是不是有一个人偷偷摸了进来?他后来从哪里出去的?” 暴风三号沉默了一下,机械道: “有,一个男人和机长一样从半空的洞口出来,最后他化妆成一个黑衣士兵,和其他人一起混了出去。” 刘十八闻言,面上现出一丝微笑道: “预计我们上去需要多久?安全的时间大概还有多久?” 暴风三号剧烈的抖了一下,吱吱吱响了几声才答道: “上去中间的那个空间需要十五分钟,安全时间不到半个小时。” 刘十八和祝英台闻言对视一眼,同时咬牙切齿道: “拼了!” ……………… 刘家屯和秦岭黑狱遭受不明敌人攻击的时候,京都军区海陆空司令部大门外,飞驰过一辆黑色奥迪轿车。 经过司令部门口的时候,轿车没有一点减速的意思,直接将减速板撞断冲了进去…… 站在门口准备阻拦的两个卫兵顿时瞠目结舌,其中一个卫兵端起枪就要鸣枪示警,却一巴掌被另外一个卫兵拍到了地上。 “班长?咋了,有人强行冲进了司令部啊?” 新来的卫兵迷糊道。 “小子你看清楚,那是谁的车?平时叫你背背车牌号,你都背到狗肚子里去了?” 另外一个年纪稍大的卫兵咬着牙骂道。 “啊?我还没看清车牌号,那车太快了,起码得有一百码……” 年轻的卫兵苦笑道。 “俺告诉你,那是宁老爷子的专车,你敢拦他?连咱们华夏国的一号见了他都吓得要鞠躬。 就凭你还敢开枪?你特么要死,不要拉上我好不好?” 老班长拍了拍年轻卫兵的肩膀,顺手将他从地上扯起来苦笑道。 “那这减速板被撞烂了咋办?” 年轻的士兵苦着脸。 班长面皮一皱,呵呵一笑道: “实话实说,反正不是老子掏钱!” 说完,卫兵班长站直了身体,凝视着奥迪远去的尾灯,凝重道: “宁老爷子,可是华夏的老资格了,很多年不出面了,今儿个这是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大事?” 话还没说完,两个卫兵再次瞠目结舌! 因为,从距离京都军区司令部,不到五公里的军用机场内,快速腾空而起二十多架歼20战斗机,呼啸着,疯狂着喷吐尾气,掠过司令部,掠过京都市,往西北方扑去…… 老班长咧着嘴,严肃的瞪着眼珠子,下令道: “我命令,你立刻去军营,将我们班所有人全部叫来巡逻,记住要真枪实弹……” 年轻的士兵愣了一下,狠狠的点头跑开…… ………… 此时,军区司令部内,一间作战指挥室内,京都军区警卫师的师长康德,暴跳如雷甩掉电话,愤怒的骂道: “好大的胆子,宁海东竟敢不经过我同意,擅自调集二十架歼20核装满弹升空,你是要造反吗?” 康德,京都警卫师的师长,今年五十岁,是一名职业军人,官至中将,位高权重,算得上是一名实权派。 可惜的是,康德却有一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四十五岁的纨绔弟弟,康伟…… “嘭!” 康德话没说完,作战室的门被人一脚踢开,宁卫国身穿军装,面色严峻的走了进来,完全没有在家中被宁海帆老爷子欺负的摸样。 冷冷的看了康德一眼,宁卫国淡淡道: “是我下的命令,有什么问题?” 康德眼中闪过一丝阴郁,不阴不阳道: “今天是我值班,就算是司令员下令也要照规矩来吧?总得有一号或者二号的调兵令什么的?否则我怎么交代?” “嘭!” 宁卫国眼眸一闪,正准备发火,刚关上的作战室大门又被人一脚踹开。 随后进来的,竟然是满头花白,红光满面,虎步生风的宁海帆。 华夏国硕果仅存的,开方元老…… 宁家两位军方大佬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作战室内,冷冷的看着康德。 康德背后沁出一丝冷汗,额头上冒出阵阵白气…… “你要找谁交代?是老子交代的,派遣战斗机升空作战,咋了?你个狗东西不服?” 宁海帆大大咧咧的冷笑一声。 此情此景,将作战室内值班的男女军人,全部震得目瞪口呆…… 猛,真猛啊 这就是宁家,华夏的军人世家…… “老,老司令!我……我……!” 康德满头白毛冷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别看宁海帆平时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但是碰见更猛的人,也要怂了,比如这宁海帆老妖怪。 这老妖孽,不是双脚瘫痪了么? 怎么会活蹦乱跳,又跑出来祸害人了? 京都的一帮纨绔小子要遭罪了…… 宁海帆眼眸中冷光一闪,狞笑道: “儿子,你去查查,是谁下令屏蔽了秦岭和许昌的卫星监控信号。” 宁卫国闻言嘴角一抽,心里怒骂一声: “个老不死的,在这里叫老子儿子?老子也六十岁了好不好? 你就不能给老子留点面子?老子也满头白发了,你吃了女婿的好东西就得瑟起来了?麻痹的……” 作战室内其他人闻言,双目呆痴,久久说不出话来…… 儿子? 宁海帆,竟然叫宁司令员儿子?真乃华夏第一猛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打得棒子国的八国联军溃退千里,但求一和…… 宁卫国面上仍然保持着司令员的威严,镇定的走到一名面容俏丽,吓得不敢抬头的女兵面前,和颜悦色的问道: “查一下,今晚下令屏蔽,sx省秦岭地区,和hn省许昌地区卫星监控的是谁?” 女兵闻言,连忙站直了身体,昂首敬礼道: “是!” 敬礼的刹那,看着那挺起的一对小兔子,宁卫国忍不住吞了一口大大的涎水。 他喉咙吞咽的瞬间,刚好被那女兵瞧见,不由脖子一红,咬着樱唇扭头坐下,就是呼吸声偏大了一些…… 宁海帆在两米开外,好巧不巧的看见了这旖旎的一幕,忍不住一脚踹过去,大怒道: “你还是司令员?你多大年纪了?你信不信老子一脚踹死你? 都是啥时候了,还在哔哔,哔哔的到处瞅女娃娃?个狗曰的东西。” 宁卫国无端挨了一脚,脸色黑得象锅底一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不好和老东西翻脸,只能闷头憋着…… 憋着…… 这尼玛憋得难受啊…… 狗曰的,岂不是你连自己也骂了? 老狗老糊涂了…… 作战室内的年轻士兵们,见状相顾对视,扭曲着脸,竟无言以对…… 这一对活宝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