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九具诡异的黑尸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6章 :九具诡异的黑尸

看着十几个拿着铁锹洋镐准备顺着工程梯往下爬的农民工,陈凡清沉声大喊一声: “都给我上来,这个古墓我们不能动手,这个是国家的东西,你们要是碰坏了咋办?你们赔得起?” “队长?这可是外快啊,一万五啊?” 一个农民工疑惑道。 “一万五算个鸟?都给我到那边去搬砖,般一块我给五块钱,每个人给我搬三百块。” 陈凡清不屑的笑道。 众民工一听,眼睛同时一亮,算起来比挖坑实在啊?还不用惹得一身泥。 一块砖五块钱?十块就是五十块钱,一百块就是五百块?三百块就是一千五百块钱? 不得不说,农民工的领悟天份极高,微微算账就明白了哪个挣钱。 随着十几个农民工嬉笑着离开,站在涵洞隧道口的几个衣着考究的家伙,脸色顿时就变了。 “喂喂,你们这些乡下人怎么这样?我们说好的,下去将淤泥和渣渣清理干净,给你们一万五千块辛苦费。” 站在副局长身后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家伙当即叫了起来。 “你们这工地还想不想干了?找死呢?一群乡巴佬……” 其他的几个家伙也面色不善的威胁道。 陈凡清听着这话,本来就心中就芥蒂,面色一变,转头冷笑道: “这地铁工程,你们能说停工就停工?我今儿个还不信了。” 说完,陈凡清将手一挥,大声道: “兄弟们,给我走,搬砖去!这些文物挖起来也没咱们什么事,那涵洞里面还是有一定危险的。 说起来大家都是有老婆孩子的,没必要为了这千多块去冒险。” “是的,陈头说得对!” “还是陈头体恤兄弟们,你说咋样就咋样,咱不干这个。” “没错,万一弄坏了,还叫俺们赔偿咋办?” “你小子没见识,万一什么东西不见了,还要抓你去蹲号子你信不信?” 一帮农民工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通,头也不回的扔下几把铁锹跟着陈凡清掉头走了。 留下十几个站在涵洞上面色铁青文物管理局的家伙在那里干瞪眼。 他们都是文化人,都是有身份的人,都穿得人模狗样衣衫革履,怎么能脱了皮鞋,撸起裤管,卷起袖子下去挖泥巴? 这时,那个大腹便便的白发老头,阴沉的看了刘十八和曹雄一眼。 刚才刘十八将陈凡清拉到一边咬耳朵,这些人都看见了。 见状不由得将一股子闷气撒在两人身上。 “那个小子,你是干什么的?要你多管闲事?” 白发老头面泛怒色,瞪着刘十八问道。 “我是这个工地的测量员,咋了?我感觉涵洞里面的土石有些不稳,所以不建议下去冒险。” 刘十八随意答道。 “我看你不想要这份工作了是不是?” 白发老头阴沉着脸,诧异的看看刘十八一身土豪装。 一个小小的测量员,怎么穿着这么奢侈?随便算算得有好几十万吧? 还有他身后得那个老头,看起来红光满面,气势不凡,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这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周世达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出来打了个圆场。 “算了算了,一点小事,何必伤和气?刘十八,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市文物管理局的赵局长,在市里面文化界影响还是很大的。” 周世达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局长不局长的和我有屁的关系?要说工作,我还真不想干了,你要是帮我炒了鱿鱼,我还得谢谢您呐。” 刘十八是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性子,说话没留什么余地。 “周世达,你认识?” 赵局长好像和周世达关系不错,加上这面前的两位衣着考究,也让他看不出深浅,他也不好发作。 “嗯!认识认识,是个朋友。” 周世达微笑解释道。 刘十八听见这话面色古怪回头笑道: “谁他么和你是朋友,你捡了我穿过的破~鞋,咱就是这种一起扛过枪的朋友?” “没错没错,就是这种扛枪的朋友!” 周世达丝毫不怒,仍然笑嘻嘻。 “好了好了,里面的淤泥也不多,你们几个辛苦一下吧,下去清理一下,打开墓室外围。” 赵局长阴狠的瞪了刘十八一眼,挥手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听着这话,赵局长身后的几个工作人员无奈,只能脱了西装,卷起裤筒,赤脚拿着铁锹,摇摇晃晃的爬了下去。 下去了大约有六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好像是科长,这些人下去之前,无不咬牙切齿看了刘十八一眼。 一帮人哼哼唧唧,费了老大的力气终于将涵洞附近清理开来,露出了一块断裂的青石板,和它后面的一个灰白色大门。 由于涵洞较高,里面还有照明设备,视线很好,站在涵洞上面的人也能很清楚的看见里面。 墓室的大门大概是花岗岩之类的石料打制,虽然年代久远,却不难打开。 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墓室甬道的大门终于缓缓被撬杠撬开…… “咦?甬道里面有九具尸骨。” “这些尸骨还保存得很完整。” “奇怪,这些尸骨的嘴巴里面都插着什么东西?从没见过啊。” 涵洞里面,传来一阵惊讶的声音。 “把碘钨灯照过去,给我看看。” 赵局长好奇的说道。 随着灯光照明,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墓室甬道里面整齐躺着的九具尸骨,尸骨的颜色泛着一种令人惊异的黑色。 甬道里面很干燥,并没有被地下水腐蚀,看来密封还是很不错的,远远的还能看见主墓室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石制棺椁。 照说在这样干燥的环境下,尸骨不应该呈现出这样一种黑色,而应该是白色的才对。 这种黑色却很诡异,好像是中毒死亡之后再殉葬的。 比如,砒霜中毒的人,骨头就会呈现这样的黑色。 站在刘十八身边,曹雄眉头紧皱,瞪着甬道里面的九具尸骨久久不语。 这时,同样和刘十八站在一起的周世达,看着曹雄笑问道: “老先生怎么看?” 曹雄淡淡的看了周世达一眼,微微摇了摇头道: “老汉是看相的,不是搞文物的,看不懂!” 周世达点点头,奇怪的说道: “这样的尸骨,我也第一次见到,你说每一个死人的嘴巴里面怎么会插着一个和喇叭一样,两尺多长的东西。 喇叭大口在嘴巴外面,后端的小口也有小孩拳头粗细,明显直接插到胃部,这有什么作用? 难道在往肚子里面灌什么东西?比如毒药,这些人骨头都是黑色,应该是被毒死的……” 而此时,刘十八却面现惊恐之色,他想起爷爷小时候和他讲过的一些令人心惊胆战的故事。 “不,那些人不是被毒死的,而是活活闷死的,这些人在古时候,叫做:人盂。” 刘十八面色苍白,轻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