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索命英灵殿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59章 :索命英灵殿

“呜呜呜……” “呜呜呜……” “呜呜……” 三声惨烈至极的号角声,在漆黑深邃的刘家屯中幽幽回荡…… 寂静的刘家屯顿时喧闹起来,家家户户熟练而镇定的紧张备战! 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突如其来的袭击! 三声号角! 代表刘家屯有强敌来犯,全屯生死存亡,同生共死…… 这号角,是刘家屯人,世世代代从小就耳熟能详的祖训…… 屋后,转出曹雄萧瑟的身影,浑浊老眼中,露出一丝不舍…… “师兄……” 曹雄哽咽了一声! 李来富转头,微微一笑道: “师弟,你必须活着辅助小主,你是五品相师,能帮助小主认清这世界上的险恶人心。 告诉小主为我们报仇,这次来犯之敌,肯定是来自曰本的山本柳义。 他现任曰本军部中将,同时也是曰本国的议会议员之一,还担任着东亚财团的社长。” 曹雄黯然点头,默默看了李来富一眼,低声道: “屯子里的妇孺?” 李来富沉默不语,良久才笑道: “这就是命,索命门三岁小儿,也当和曰本人血拼到底,这是华夏人的气节。 但是,我也自私了一回,将我怀了骨血的老媳妇和孙女送走了。” 曹雄眼眸一闪,古怪道: “师傅的坟?” 李来富狰狞一笑道: “天机,不可泄露!” 曹雄慎重的对着李来富行了一礼,擦了擦泪水,快速转身离去…… 见曹雄离开,屯里的青壮,老弱妇孺渐渐围了过来! 李来富环视众人,将手中黑色大旗仰天一抖,厉声喝道: “杀倭寇,至死方休!” 副村长王二梆子双眼血红,随着李来富,义愤填膺的一声大吼: “杀,死战到底!” “战,战,战!” “战,战……” “杀!” 悲壮凄凉的怒吼,在刘家屯高空回荡…… 潜行在山道上,密密麻麻黑衣人中领头一人,听见令人惊恐的狼嚎,紧接着又听见排山倒海的怒吼,再不隐藏身形,高声狞笑着用曰语下令道: “八嘎!偷袭失败,给我强攻刘家屯,一个不留,务必找到曹操的古墓所在!” “哈伊!” 黑衣人身后,数千的黑衣忍者同声应道! 无边夜色中,猛的泛起无数刀光剑影,蜂拥着涌向几乎不设防的刘家屯山道…… ……………… 刘家屯遭受强敌袭击的同时…… 秦岭的深山丛林中,约有数千名精悍的国际雇佣兵,穿着防红外热感应作战服,穿行在山涧峡谷中,渐渐的靠近核桃沟地域…… 而在离秦岭核桃沟约三百公里外,一万两千米的正高空,有一架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空客a380客机,正在缓缓朝韩国方向飞行。 此时,若是有什么夜视射电望远镜,朝高空的空客a380看去的话,会发现在这架空客a380的腹部还有花样。 紧贴着空客a380腹部,象搭积木一般,竖着叠起数十架银灰色隐形轰炸机,静悄悄的飞行…… 如果从空客a380的上方往下看,只能看见一架空客。 假如,白天从侧面看,用肉眼就能看见数十架飞机隐藏在空客a380的肚皮下,做着高难度的叠罗汉飞行。 可惜,此刻却是深夜…… 这些银灰色的飞机,是曰本最先进的隐形战略轰炸机,从未展示在世人眼前,都是隐藏在地下工事中秘密研制的。 每一架轰炸机的机腹,都挂着一枚美利坚波音公司生产的gbu-57a,大型精确制导钻地炸弹。 gbu-57长六米,重六吨,战斗部携带的爆炸物为一万七百公斤。 这种令人畏惧的钻地炸弹,设计的钻地深度大于低当量的核钻地炸弹。 炸弹还自身携带精确导航仪,计算机,助力燃料箱,能摧毁任何深层地下设施,并且收集重要数据。 轰炸机编队中的长机上,飞行员打开通话仪,用英语下令道: “设定统一坐标参数,一个小时后到达指定目标。 01号率先投弹,三秒后02号机投弹,依次类推到10号,精准着弹点误差不能超过三米。” “01收到!” “02收到!” “…………” ……………… 深夜,曰本北海道,小樽市,海军中将山本柳义,静静的站在客厅内凝视着窗外夜色。 伊藤盛景恭敬的站在山本柳义后方三米处。 “开始了?” 山本柳义没有回头,淡淡的问道。 “哈伊!” 伊藤盛景的腰弯得更下,看了一下手表,补充道: “刘家屯偷袭失败,已经开始强攻。对秦岭核桃沟的攻击,将在半个小时后展开。 清楚掉地面的驻守部队后,潜伏在三里外的雇佣兵会全速赶去消灭残余的华夏秘密驻军。 空客a320上,同时投下八百精锐伞兵,携带先进激光仪器,对秦岭地窟最后未损毁的闸门,进行快速破解。” 说道这里,伊藤盛景迟疑了一下,古怪道: “社长,难道真的不会牵扯到我们大曰本帝国身上? 还有那些参与偷袭的雇佣兵和士兵,怎么退回来?” 山本柳义双眼一冷,淡淡看了伊藤盛景一眼,含笑道: “我都安排好了,不该你问的事情,不要过多去关心,懂吗?” 伊藤盛景看着山本柳义阴寒的双眸,浑身一凉,脊背上瞬间沁出冷汗,不由自主双脚并拢,弯腰恭敬道: “哈……” ……………… 华夏京都,宁卫国独自一人,静静的端坐在书房内…… 书桌上放着一把青铜剑,这把剑是宁卫国敲诈自己儿子宁海东强行索要过来的。 儿子是个大老粗,你说说,你要这古物件做啥?还不如孝敬老子。 想到这里宁卫国不禁眉开眼笑,得意洋洋! 但是转念,宁卫国又想到了那个沉甸甸的虎尊大印,那可是司马仲达的印鉴啊,举世罕见的重宝…… 眨眼间,自己还没捂热乎,就被自家那个更老的老东西给借走了。 理由和自己找儿子敲诈一样…… 想到这里,宁卫国的心情瞬间不好了。 摩挲着手上的古朴青铜剑,宁卫国又想到了那个叫刘十八的臭小子。 你说你,没事来京都某个差事,陪着敏儿不好么? 宁家还怕多了你一个上门女婿? 他吗的…… 臭小子拎不清…… 这时,书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应该是每天晚上十二点的例行汇报。 “报告司令员……” 宁卫国的面色渐渐威严起来,格外沉着,但是听着听着,这份沉着,瞬间被扔到十万八千里外。 宁卫国眼神凌厉,面容冷峻,格外吓人…… ……………… ps:感谢诸位默默的,长久的支持!天书唯有奋笔疾书用来报答! 10月31号晚上24点,我们不见不散!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有了您的参与,才会更精彩…… 以下是今天凌晨0点,打赏冲榜的读者,感谢: “情非得以、黄金强档xin,茫茫人海、酒醉ぃ夜未阑、过去、大小姐,蔽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