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这个世界、需要变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98章:这个世界、需要变数

此情此景,一眼看去仿佛就在昨日…… 龙柱还是那根龙柱,一样那么高大、那么粗…… 广场也还是那广场…… 遍地阴阳尸的尸骸,仍旧堆积得密密麻麻,惨不忍睹…… 不同的----仅仅是人罢了…… 眼前的这队人马,除开刘十八和翠花是当日经历过此间生死一线的人之外,其余却都换了新面孔…… 可这会,宫殿内隐隐传来的声音,还是让刘十八头皮发麻,脊背泛凉! 宫殿内的确有木质楼梯,几千年的玩意,腐朽不堪也不假,可若是没有重物践踏,绝对不会发出木板断裂的声音…… 他记得,在这间宫殿二楼,曾屠过一只尸魅! 有古怪---- 难道,还有第二只当日没有被发现的尸魅? “十八,你想到啥了?” 正在刘十八百思不得其解的档口,身侧的翠花婶也皱着眉头,低声问道。 “嗯?” 刘十八抬手抠抠脑门,疑惑的看一眼翠花,心头不由一亮,下意识的反问道: “我想的是老司机和索兰塔那两坑货能否安全跟上来! 对了,我看婶子你倒是皱着眉头,是不是想到什么蹊跷?” 翠花谨慎看看左右,见没人注意,于是低声应道: “俺也听到那宫殿里面传来木板断裂的声音,原本以为是咱们那日杀掉的那种尸魅,可再一琢磨,又感觉哪里不对……” 的确有点不对…… 这一点和刘十八想到一块去了! 为印证心中所想,刘十八却装出一副迷惑表情,傻乎乎道: “我犯迷糊咧!翠花婶,你想到啥就直接说,别藏着掖着……” “俺感觉,那声音只有活人才能弄出来……” 斟酌一番后,翠花带着一副古怪的表情,如此解释道。 “嗯!婶子和俺想到一块去了!” 刘十八压低声音,叩首附和一声。 可声音再低,也抵不过有些人耳尖,其他人到没在意,时刻关注自家婆姨的李二狗冷不丁的插嘴道: “猫啊狗啊,或者其他的什么活物不行?非得是活人才行?俺不信……” 刘十八闻言和翠花对视一眼,相对苦笑…… 李二狗,是没来过八龙抬棺这鬼地方,一般活物哪有本事,从地表穿行到这? 可假若是人,那么一路行来千辛万苦,本事也不小…… “头儿,咱们怎么弄?” 蒙天放的声音传来。 “稍安勿躁……” 刘十八转过身,不光对蒙天放,同时也对身后所有人挥挥手,然后补充道: “这地方很诡异,我不能保证前面的路很通畅,说不定是死路,也说不定是活路。 很有可能咱们进了眼前宫殿,就不再出来,所以必须等人齐……不能扔下老司机和索兰塔不管不顾!” “轰!” “砰砰砰……” “哒哒哒……” 说话间,石柱下唱反调般,枪声却骤然密集起来! 听枪声,有巴雷特,有三八大盖,还有土铳,而一连贯的声,则是马可沁水冷式重机枪…… “老司机,这都是你充大头、当能人,显摆之后做的好事?到头来害了咱自己吧……” 刘十八咬牙切齿,骂了一句。 骂完之后,刘十八的眼角无意中看到了柳生静云,想起先前的怀疑,不由心中一动…… “柳生静云!” 刘十八叫道。 “哈?” 站在队伍最后的柳生静云,闻言一愣,接着急忙应道。 和颜悦色的,刘十八拍拍柳生静云的肩膀,微笑道: “嗯!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 “哈……” 柳生静云闻言,立刻拜服在地。 “有两个选择,第一是随我去一个未知的地方,生死难料。 第二,则是留在你很熟悉,即是生你养你的此地,你肯定能活得很滋润,怎么选?” 刘十八盯着柳生静云,淡淡的问道。 柳生静云眼眸一缩,接着缓缓的低头,静默不语! 刘十八盯着柳生静云的眼睛,瞬间知晓了他这会内心惊疑不定,思绪纷杂…… 何去何从?这是一个很难的抉择! 所有人,都看着刘十八柳生静云的对话,他们心里有些明白了---- 刘十八,根本一直都没对上杉景虎和柳生静云两人,有丝毫信任! 此时,刘十八提出这个刁钻的问题,也从侧面等于直接告诉柳生静云:我知道你,也从没信过你说的话…… 柳生静云沉默良久,面上闪过复杂和挣扎,接着眼中掠过一丝狠色,咬牙艰难应道: “主公!吾选择----选择----留在家乡!” 刘十八再次拍了拍柳生静云的肩膀,笑眯眯道: “你选择了自己的本心,这很好!放你回去如你所愿,但这之前,你要为我做最后一件事!” “主公请吩咐!” 柳生静云眸中闪过一丝光芒,点头道。 刘十八脸上笑容一敛,厉色道: “返回石柱下面,将下面殿后的两个人,给我叫上来! 他们上来之后,你把石柱给炸了,然后你就自由了……海阔天空任你飞!” 这次,柳生静云没什么惊疑不定,而是很沉稳,很坚决的应道: “哈!属下一定将主公交代的事办好!” 刘十八随手对蒙天放招招手道: “把老司机为你们做的木柄手雷,拿七八个出来连在一起交给他,教他如何使用!” 蒙天放阴着脸,默默的照刘十八的吩咐做了,将一捆木柄手榴弹捆好连线后,交给柳生静云…… “这手雷放在一楼主要承重的石梯中间的缝隙里面!把人叫上来之后,把弦一拉就行,之后你跑远一些!去吧……” 说道这,刘十八嘴角一翘,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又补充道: “另外,给德川家康、明智光秀,还有天皇大人,带句话:勿忘本能寺!” 这,是刘十八对柳生静云交代的最后一句话。 “哈!请,交给我吧!” 柳生静云凝视刘十八几个呼吸,点点头转身,毅然朝石柱下冲去。 “明知这小子有问题,为嘛还放走他?” 李二狗眯着眼,轻声问道。 “呵呵……” 刘十八笑笑,回头看看同样不解的其他人,随意解释道: “我只不过给他们留下点惊喜,更留下了一些变数!” “变数?” 李二狗和翠花,闻言对视后,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