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梳妆打扮真小人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50章 :梳妆打扮真小人

见时间不早,刘十八想了一下,站到铺板中间满脸古怪道: “明天,是大家伙的好曰子,305监室也在黑狱出了名。 但,有一件事大家别忘喽,今晚所有人都必须好好洗个澡。 然后明天一早,将号子里最好的衣服都拿出来穿上,没有好衣服的相互挪动一下,总不能掉了我们号子的脸面。 你们这帮老东西出去见老姑娘,总得精精神神才是,要是明天女号的老太婆们瞧不上你,活该自己倒霉……” 听见刘十八口吐莲花的胡说八道,所有人都想起来这事,将军楼的水龙头,顿时被几人围住。 没一会,传出让人牙酸的议论声: “大爷,你的家伙真大……” “二爷,您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没割?” “滚开……你再说?” “鼻毛,那么大的块头,怎么那玩意像个小鳝鱼,真是……” “滚你吗的逼,你再说劳资揍你,小怎么了?没听说过短小精悍么?草……” “……” 听着满号子不能入耳的污言秽语,不知为什么,刘十八心中,竟隐隐感到一丝舒畅。 虽然黑狱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却有一份真姓情…… 好人就是好人,不好的就不好,打赢的也不仗势欺人,输的也不会自暴自弃。 小人就是小人,就是真小人;伪君子就是伪君子,明明白白写在自己脸上,好比木渔舟那老东西一样。 想到这,刘十八不由暗暗咕哝: “我到底是什么人?要是给我选择的话,倒宁愿选择做一个真小人,也不做伪君子。” ……………… 夜晚总是过得比白天快,往天起床的铃声响半天,号子里的人都不愿起,但今天却是个例外。 铃没响,一帮眉开眼笑,格外精神的老头,就一个个自觉起床,将铺盖整理得井井有条。 接着一个个按次序洗漱,完事后,几个老爷们坐在铺板上不忍直视的梳妆打扮起来。 其认真的程度,让闭眼假寐的刘十八感到心惊肉跳…… 在黑狱里,带铁的玩意都会被收缴,除了一个指甲钳之外。 刘十八清楚的记得,号子里很有几双价值不菲的皮鞋,皮鞋里的铁衬都被卸掉,看起来皮鞋和布鞋没啥两样。 由于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所以这帮老东西,都想把自己弄得像人一些,什么行头都会装备在身上,看起来古怪至极。 但基本上,大部分人仍蓬头垢面…… 至于胡子,那帮老爷们有自己的办法,他们用废掉的牙刷去掉牙刷头。 然后,用打火机将牙刷柄从中间烧软,对折之后,将两个对折的头子在地面上打磨平整。 这样,就成了一个简易的小夹子。 这小夹子没别的用处,拔胡子却十分好用! 两个人你帮我拔胡子,我过会再帮你拔,拔得鲜血直流,大约十几分钟,就能将脸上的胡须弄干净。 要是仔细一些,比剃须刀弄得都干净,连毛囊都被连根拔起,至少三天内绝对长不出来, 唯一让刘十八看得心惊肉跳的是,那夹子夹住胡须往外扯的时候,鲜血哗哗的,疼啊! 但那帮老爷们却乐此不疲,兴高采烈的将自己下巴修理得无比的光洁滑净。 让刘十八更无语的是那鼻毛,连蛋蛋上的毛也扯了个一干二净。 这下别说鼻毛自个,连刘十八等几个在边上观摩学习的人,都觉得蛋蛋很疼,嘴里不停冒酸水,不忍直视…… 谁要问他,鼻毛会理直气壮告诉你: “咱这是负责任,讲卫生懂吗?黑漆漆,毛茸茸,多容易长细菌。 女号的老娘们觉得哥们白净,说不定给咱吹一吹,那可带劲,十几年啊,咱可憋成童子机了……” “一帮老流~氓……” ……………… 305监室一帮老爷们,狼吞虎咽吃完没有一点油星的早饭,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当然,这些老王八也不是干坐着,还在相互整理仪表。 刘十八咧着嘴抽大喇叭,好笑的看着这一切,心中恶趣味的想道: 一个个都蓬头垢面,还讲什么形象?和讨饭的没啥区别! 还是自己比较耐看一点,虽然看起来普通,好歹进来不久,头发齐整,还有个人形…… 正在刘十八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声音不合适宜的响起; “大爷,来帮我瞅瞅,领子这是不是皱的?还有头发怎么样?整齐不整齐……” 刘十八嘴角抽筋,瞪着木杉老头一张笑得合不拢的菊花脸,格外严肃的点点头,凝重道: “不错,老家伙很精神,领子很好,头发也很好…… 就是年纪大了一些,不过没关系,说不定女号里面的老娘们,就好这一口呢?” 木杉老头忍不住干咳一声,指着刘十八怒道: “你滴,小子知道什么?姜是老的辣,你懂吗?懂吗……” 刘十八笑得合不拢嘴,身边又传来田明建的弱弱声音: “老大,你帮我看看,看看这身新衣服,是不是英俊潇洒多了?” 转头一看,刘十八和木杉老头都呆住了。 田明建身上竟穿了一件小号的红色紧身t恤。 t恤穿在田明建庞大的身躯上却小了几号,怎么看怎么别扭。 一个小丑穿了一件小号衣服,滑稽! 刘十八闭眼无语,转头看向门外,强忍住笑意道: “不错,你现在的样子,俊得没法描述了……” 几人闹哄哄的时候,走廊上终于传来熟悉的脚步,一听就是两人,其中一个是罗战,还有一个估计就是那驻守黑狱的下面监区的连长罗超。 说实话,刘十八哪里经过这些古怪的事,紧张得手心微微发汗。 这些老家伙,竟然能在黑狱尝到老女人的滋味?怎么想就怎么怪异。 罗战和孟超走到305门口的时候,监室犯子自觉都站到了门口,按照各自的位置排起一长条。 武世勋的脸色有些阴沉,但也同样透着忍不住的兴奋。 给谁关长了也受不了,武世勋也没有想到还能在死之前,出去风~流一回。 305监室的在押犯,默默的跟随在罗战和孟超身后,往外面走去,没一个人说话。 但难掩每个人脸上的喜色,路过其他监室的时候,不断有相邻监室的大爷打趣笑闹道: “305的兄弟,加油干啊,别两分钟就趴下了,也帮哥几个干一干,哈哈哈……” “对,回来我们要听故事的……” 耳朵里听着不断飞来的怪腔怪调,刘十八苦笑一声,默默跟随在罗战身后往外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