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进墓者,必死!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5章 :进墓者,必死!

刘十八闻言大惊,连忙抬头往四周看去,只见隧道数里外西边的魏都公园,内有一座数百米高的小山和这边遥遥相望。 转头东面就是夏侯渊的墓地遗址,同样地势极高。 一西一东? 刘十八极力回忆爷爷小时候灌输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知识,接着面色一变,自言自语道: “难道是双龙托珠的格局?这是大吉之兆啊?” 曹雄闻言暗暗点了点头,轻笑一声: “你看仔细了,双龙托珠是南北向,要是西东向风水被破的话,那就不是了,却是一个双煞局,双鬼煞主,一吉一凶。” 听到这里,刘十八的冷汗哗的流了下来。 “墓还没开,应该没事吧?” 刘十八紧张的问道。 “不,墓局已破,你看涵洞水中的青石板,那都是古时候的镇龙石,现在完全被挖成了两段,大吉之兆已破……” 曹雄面露阴沉,轻声说道。 “那么,会发生什么?” 刘十八凝重问道。 “会死人,所以我们要离开这里,免得有所牵连。 更重要的是,老汉我对风水术一知半解,只能看个大概。不过我掐指算了一下,你看见围在涵洞上面的那几个穿西装的人没有?” 曹雄随手指点了一下。 “看见了,据说是文物管理局的一个局长和几个领导,还有几个考古工作人员。” 刘十八抬头看了一眼说道。 “只要他们下墓室,那几个考古工作人员,都要死,一个都逃不脱。 还有那边的几个农民工,等下肯定会要他们先下去清淤打开墓室,走在前面的几个也危险。 因为他们这十几个人的面上,都隐隐透出一丝死气,特别是几个农民工的印堂,黑得发紫,估计是最先死的。” 曹雄的解释让刘十八心惊胆战。 转头,刘十八看向了围在涵洞隧道边看热闹的十几个农民工和施工员,他们恍然不知厄运到来,还在那里为一笔意外的外快,而喜笑颜开。 因为发现和保护古墓,文物管理局会给他们发一些小小奖金,估计万儿八千。 到时候,这些离乡打工的人,每人都能分个大几百,那么家里的孩子一个学期的学费就有了。 农村人的想法特别实在淳朴,他们没有想过墓地里面有没有危险?也没有想过里面的随便一件东西,可能都价值连城? 而那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到时候还在不在国内的博物馆,都是个极大的问号。 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有句话说得没错,考古的家伙,就是合法的盗墓贼。 价值一般的上交国家,价值连城的则暗中隐藏下来,通过秘密渠道转到国外的拍卖场,牟取暴利。 而一些不知情的老百姓,还在为这些合法的盗墓贼摇旗呐喊,为他们的重大发现而欢呼,这是何等的悲哀? 要说这些都是假的,刘十八才不信,否则的话,那鼎丰珠宝古玩公司的老板周世达在这里做什么? 按照规矩,他是没资格进来的,是谁带他进来的? 肯定是那帮子道貌岸然的文物管理局的家伙,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个为首的大腹便便,满脸虚伪和善的白发老家伙。 “老曹,是不是只要不下到涵洞里面就没事?我们在边上看看热闹没问题吧?” 刘十八轻声问道。 “老汉也说不准,但只要不下去,应该不会有性命之虞。” 曹雄皱眉再次看看四周。 刘十八闻言,暗暗点头,其实他的心中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平时都在一起工作,那些农民工,还有施工员,还有那个大个子的包工头都是一些好人。 闲暇的时候,刘十八也没少和他们打诨骂街,甚至称兄道弟大碗喝酒。 他们,都是一些淳朴憨厚的人…… 刘十八不想看着这样无辜善良的人去送死…… 想到这里,刘十八有了决定,回头看了曹雄一眼,然后快步向涵洞走了过去。 “陈队长,陈大哥。” 刘十八笑嘻嘻的在看热闹的包工头陈大耳朵的肩上拍了一下。 包工头姓陈叫陈凡清,是个憨厚的山里人,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五,身材魁梧,是一个讲义气的好汉! 陈大耳朵闻言笑咪咪的回头看着刘十八笑道 “十八兄弟,你怎么才来?你说这稀奇不稀奇,挖涵洞竟然还挖出了一个古墓,我做包工头,还是头一遭碰见这事。 文物管理局的那个副局刚说了,让我的人帮着下去清理一下外围淤泥和碎石,给发一万五奖金。 我打算,让几个家里生活困难的兄弟下去一趟,挣点外快。” 陈大耳朵毫无心机,爽朗笑道。 他还在为手下的几个民工而高兴? 真是个淳朴善良的包工头…… 刘十八眼眸一转,隐晦的看了看不远处死死盯着自己的周世达,轻声在陈凡清耳边道: “陈大耳朵,换个地方说话。” 陈凡清闻言一愣,他个子虽大,但人却不傻,依言随着刘十八走到涵洞不远处。 “陈哥,那涵洞不能下,会死人的,让你的人不要挣这个买命钱。” 刘十八急促简短道。 “为啥?” 陈凡清呆痴的问道。 按照陈凡清的理解,在工地上什么样的重型机械没有? 在这附近又没有高层建筑,那涵洞也就数十米深浅,怎么会死人? “具体的,我也和你解释不清,你看见和我一起来的那个老头没有?他是个相师,还懂一些风水。 那老头是我爷爷的朋友,是我的长辈,他不会骗我。 老头说了,这个古墓里面有大凶之兆,下去的人有血光之灾,进去……必死!” 刘十八眯着眼,凝重解释着。 正在这时,涵洞方向传来一阵欢呼,有一个农民工高声叫道: “陈队,水干了,俺们下去清淤吧?” 于此同时,工地上却无中生有,诡异的卷起一阵妖风,在场的人同时打了一个冷噤,空中云彩却隐隐暗了一下。 “这风,好冷,吹得刺骨啊。” “今天该多穿一点的,不是晴天么?怎么起风了?” “难道要下雨了,天都暗了?” “十八兄弟,老哥我信你。” 陈凡清眼神闪了一下,深深看了刘十八一眼,转头往涵洞跑去。 刘十八深深叹了一口气,原本还以为要大费唇舌,没想到这么容易? 再转头一想,陈凡清是山里人,本来就讲迷信,拜鬼神,能够说通他,在情理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