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历史剧变的根源、工业之母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85章:历史剧变的根源、工业之母

“什么事,赶紧说?” 听老司机说有事没说,刘十八心中一紧,冷色厉声问道。 老司机面带尴尬,犹豫走到刘十八身边,附耳道: “在你决定下地宫入口之前,我一念之差给那位守备野田城武将尼子经久,留下几件闲暇时做的小玩意……” 刘十八心中一动,暗道交底好戏终于来了,他所言的小玩意,恐怕才是老司机硬实力的表现吧? “哦?什么样的小玩意,令你这么紧张?” 刘十八轻轻一笑,满面狐疑道。 边说刘十八边侧头看着老司机,心头浮起一丝莫名紧张! “咳咳!” 老司机又干咳一声,苦笑道 “也没啥,我手贱留下了几挺仿造的加特林,水冷式重机枪。 做工挺毛糙的,但绝对坚固耐造……除此之外,还配备了几万发,勉强标配的大口径弹药……” “额造你家狗大爷……” 刘十八瞠目结舌,咬牙切齿怒骂道: “难怪没啥动静,野田城有了你留下的加特林,肯定固若金汤。 以眼下的原始冷兵器,是不可能攻破城高墙厚的野田城的。” “那是!” 听到这,老司机乐滋滋捋了一把小胡须儿,貌似还有些得意洋洋。 刘十八心有所想,皱眉斜眼看着老司机无言以对…… 李二狗却插嘴道: “假如毛利胜勇再带着那些装备精良的三八步卒,突然从外围出现反突击,击溃织田信长的联军甚至都有极大可能吧?” 老司机和刘十八,同时看向说话的李二狗。 “二狗叔,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刘十八也好似想到了什么,但还是耐着性子继续问了一句。 李二狗清清嗓子,正准备说,没成想却被翠花抢过话头解释道: “二狗的意思是说,万一毛利胜永击溃织田信长,那么依靠老司机这些远超当时世界科技的军火,历史进程将真的改变。 想想原先那个时空的第二次大战,曰本人是怎么对付华夏人的,你觉得咱们华夏,以前受曰本人的欺辱和悲惨还少吗?” 老司机得意洋洋的表情,瞬间凝固…… 刘十八侧头盯着老司机,凝重道: “翠花婶刚说的,其实也就是我正打算对你说的话……” 老司机摇摇脑壳,含笑道: “那些加特林做工粗糙,高强度的战争,用两次就会报废成废铁,不会有后顾之忧的。” 众人身后的祝环儿,冷笑接过话头道: “你都能靠着记忆仿造,人家有几个报废的实物做参照,照猫画虎一般套用,难道仿造不出来?” 的确,这是个问题,老司机微微皱眉…… “不对!” 刘十八心中一冷,抬头盯着老司机脱口道: “汤臣老狗,那些加特林中的精密部件,你难道用手工锻造的? 记得你为了仿造三八大盖,曾经说过造了一台粗糙的小型机床……” “是----是有一台!” 老司机的视线,有些涣散,应得也有些勉强。 “混账?” 刘十八怒骂一声,补充道: “说得没错,光有几台加特林肯定没法仿造,但有机床的话,那么一切都有可能。” 索兰塔在最后笑道: “卖膏!我这下相信,第二次世界大战,曰本要击败美利坚了. 机床代表什么,它就是重工业的原始起点,工业之母……” 刘十八看看说话的索兰塔,扭头面对老司机问道: “我问你,那台简易机床呢?你可曾销毁?” 老司机此时,也认识到此事后果之严重,已经远超自己预估,面色凝重道: “用什么销毁?你认为用菜刀或武士刀,能将机床劈碎么?” 刘十八眯眼道: “用菜刀?痴人说梦么!机床最小的也有两三米那么大,销毁不容易,唯有掩藏! 我猜猜看,你肯定将它就地掩埋了,对不对?并且你一人折腾不动这大家伙,你还找当地百姓,帮忙了是吧?” 老司机点点头应道: “是!你说得没错,那玩意是生铁铸的模,很沉重,我招募了五六个身强体壮,木讷老实的曰本青年,挖坑就地埋了。” 刘十八呼了口气,冷笑道: “还算勉强!假如因为这东西改变了历史进程,你就是华夏最大的罪人。” 翠花缓缓走上前,一把揪住老司机的耳朵,厉声道: “还没完呢,那帮你掩埋的人呢?你如何处理的?” 老司机面色一凝,摇头道: “没处理!但我一人给了几片金叶子的封口费,那些人胆小怕事,得了重金估计会销声匿迹远走他乡的。” 刘十八无奈道: “对最高掌权者而言,自己的地盘我做主,哪来的秘密可言? 销声匿迹更是个笑话,难道忘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句话么? 假如毛利胜永带兵抓紧战机,一举击溃织田联军,返回野田城觐见武田家督的时候,那些武将肯定会明白胜利关键,是守城利器加特林水冷式机枪。 而最后,武田家的武将幕僚们,又找不到我们,那么对武田家而言,就再也没有任何掣肘了,曰本的历史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剧变……” “那咋办?” 老司机苦着脸,无奈看向刘十八。 刘十八抬手拍拍老司机的肩膀,安慰道: “其实!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象,最坏的打算罢了。 说不定一切如你所愿,那些百姓拿了钱,销声匿迹享福去了,今后再也找不到呢?” 正说话商量对策之时,站在刘十八身后的上杉景虎和柳生静云这两位被遗忘的仆从,却好似听懂了主人刘十八和下属之间的对话含义,最后暗暗对视了一眼…… ………………………… 现在,就算后悔也晚了…… 刘十八转过身,看着蓬莱仙阁,又看看阴气沉沉的后院,沉声道: “现在返回地面销毁机床已经不现实了,因为一来一去至少需要四天时间,说不定机遇和气运改变了呢。” 李二狗和老司机异口同声道: “那咋办?” 翠花拍拍两人胳膊,娇笑道: “你们别急!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听十八咋说,咱们咋做就行了……费脑多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