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章:男女交往常分手,一拍两散样样清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84章:男女交往常分手,一拍两散样样清

老司机这件,能和碰瓷相媲美的大事业,便是有了一个不可能的分身,分身有另一个尊贵身份,一个不朽传奇人物:通天教主! 刘十八眯眼暗暗揣摩,汤臣这家伙还是有一些狗屎运! 老司机的人生,也如同开挂般,就好比他正蹲坑拉屎没纸时,黑漆漆的茅坑下面突然伸出一只挥舞草纸的手臂,顺手帮你一抹而净! 虽然有惊喜,但好歹少了一道工序,老司机这家伙,不是走狗屎运是啥? 天知道,他在哪沾染的仙气,好事被他摊上了,想咽气都有难度! 刘十八想着想着便有些愤愤不平! 尤其想到自己,倒了八辈子血霉的青少年时代,要多坑爹才会走路被花盆爆头? “呼……造!” 喘一口粗气,刘十八嘴里崩出个脏字,这才感到心情平衡了一些。 一个脏字换来一个好心情,舒缓舒缓也不错! 可一扭头,刘十八又看到老司机的那副似曾相识的嘴脸,不由心中猛的一动,不对…… 这家伙,凭啥摇身一变,玩了一把通天教主的活计? 还有比这更大的事业?更大的运气? 难道是他的老娘赵丽珠,遗传给他的一点运道? 可赵丽珠,不也是一个驴子拉屎外面光的草包娘么? 身世悲惨的赵丽珠,恐怕叹一声倒霉娘希匹,都不够形容,何来的运气? 刘十八眼皮又怂到了一块,眯眼打量着莫名其妙的老司机。 没错!那股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在老司机的脸上,能依稀看到他妈,赵丽珠的影子! 可赵丽珠遗传给老司机的运气,又从哪里来的? 另一个时空,自己和赵丽珠拜拜分手的时候,刘家屯后面那根电线杆子? 就是爷爷描述的,那根长年累月插在祖坟上的镇气钉,已经拔了出来! 最重要的,那天爷爷诈死,自己得到摸金校尉的传承,有了转运三年的机会! 可悲人生,由此转运而变得阳光明媚起来…… 回到许昌之后的那段时间,自己和赵丽珠才分手,当然免不了生离死别一般的抵死缠绵! 你死我活的通宵扑腾,按照华夏人的习俗,叫做----分手炮! 刘十八额上冷汗,哗哗的淌! 他清晰的回忆着,就在分手前夕,赵丽珠撅着肥硕坐墩背对自己,将一只破拖鞋放在耳边,对自己惨嚎:亲爱的,请向我开炮…… 而自己将裤衩一撸到底,一柱擎天的同时扬枪对赵丽珠那块茅草洼据点,一捅到底---- 那晚,悲愤反攻自留地的刘十八,抖动的同时,还趴在赵丽珠背后,朗声奋进高唱过一曲: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啪啪声…… 路漫漫,雾茫茫,男女交往常分手,一拍两散两样清……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战友!这是最后一炮,彼此多保重!” 刘十八终于想到了精彩和关键的地方! 他的狗屎运道,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刘十八和他娘赵丽珠的最后分手炮,遗留下的后遗症! 男女之间的小情绪,难道他爹汤灿,不知道? 赵丽珠死后,在景观沟老鸭嘴,默默抚养老司机成人的汤臣,天知道给他说过什么? 眯着的眼珠突然瞪大,盯着老司机,说出段莫名其妙的话: “原来,自作孽不可活!老司机,你……草!额造你娘一百灰,也不得嫌……” 难怪!通天教主一直疯狗般追着自己不放,原因在这里? 老司机的爹,和刘十八有仇……大仇! “狗杂碎!劳资特么自找的……” 可如今这情形,刘十八还能对老司机咋滴吧?最后,他只有叹气骂自己一句狠的! 可心头一转念,刘十八又想道----特么当初死在通天教主不眠不休的追杀下,那些有情有义的人不冤么? 原来,罪魁祸首,肯可能是自己! “啪啪啪……” 刘十八愁得牙痒痒还感觉自个儿不解恨,干脆抬手左右开弓,自己给自个反手甩了五六个清脆的大嘴巴子! “呼呼……” 吐一口长气,这下浑身舒坦了,刘十八感受到了舒服! 老司机,瞪着一双老眼,凝视着神经病一般的刘十八…… 而其他人,则瞠目结舌的看着刘十八,无言以对,心中同时想到: “头儿莫不是急疯了?否则干嘛扇自己大嘴巴?” “嗯?放心,劳资很正常,没神经……” 刘十八看着众人吃苍蝇般的表情,无奈解释了一句! 接着,刘十八双眸一闪,不可察觉的看向早就对自己,或别离死心眼的蒙天放等四十六名大秦死士,又看向祝环儿,木杉扶苏等人! “我真的没事!” 目光凝聚的同时,刘十八又给众人补充了一句,外加满脸的----笑眯眯! 笑眯眯看向老司机,刘十八突然问道: “对于另一个你,也就是你那个分身通天教主,你怎么看?” “不知道!” 老司机直接两手一摊,应得好干脆! “不知道?不可能。” 李二狗咬咬牙,阴测测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的满脸一副无辜状态的老司机。 “没错!另一个我是另一个,和我没半毛钱关系。 更何况我们经历的是两种人生,所以是两类人格!他是他我是我,对通天教主的一切,我毫不知情……” 见刘十八满脸不信,老司机咧咧嘴,又仔细解释一遍。 这下!刘十八彻底服了…… 果然是老江湖,死猪不怕开水烫! 老司机,死不承认和通天教主有任何瓜葛,没根没据的,你又能奈我何? “算了,我就随口一问!” 无奈下,刘十八挥挥手,表示此事暂且作罢! 接着,刘十八一双眼珠看向黑咕隆咚,众人来到此地的那条路! 他心底暗中纳闷,地面上此事发生了什么事?为啥没动静,也没任何消息? “咳咳咳……” “咳咳咳……” 刘十八身后,传来连贯的剧烈咳嗽声。 刘十八回头看,咳嗽的是老司机,捂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你,有话说?” 刘十八古怪问道。 老司机抠抠脑门,又用袖子擦了一把额上的汗珠,面带尴尬对刘十八小声咕哝道: “咳咳!看你频频回首看身后那条路径,好像在等什么消息,老头子这才想起,有件事忘了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