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7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此起彼伏的叫价声不断响起,站在人群中,刘十八双手抱肘冷冷的看着这滑稽的一幕。 “五千,我看这次谁跟我抢?” “五千你喊得出口?六千!” “好了好了,俺一次都没出来透气过,这次怎么也争一把,不罗嗦,七千!” 短短时间,出监室呼吸一口空气的价格,飙升到七千大洋,让刘十八有些意外。 他没有想到,这黑狱里的各个监室的大爷都这么有钱? 看来这黑狱,也不是传说中的那么严实,否则这些现金是怎么进来的? 这时,面上有一道刀疤的老头眉毛一扬,昂着脖子吼道: “一万,我看谁还和我争?” 这话一出口,还真就没人哼气! 刘十八不由得有点奇怪,照说黑狱的人都天不怕地不怕,怎么就被这老头弄得没声音了? 其中有古怪…… 刘十八纳闷问身边穿破棉袄的老汉道: “他是谁?那么嚣张。” 老汉奇怪的看着刘十八古怪道: “小白脸你是哪根葱?以往没见你出来过。” 刘十八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冷笑道: “我是305的头档大爷。” 老者闻言嘿嘿一笑,拍拍破棉袄的荷包,看着刘十八皮笑肉不笑道: “这老家伙还真翻天了,他叫康伟,这里的士兵看见他都要叫大哥,因为他的弟~弟是京都某警卫师的高官。 虽说被关在这里,说白了是走过场,过几个月就会出去,听说他在外面坏了一个十八岁姑娘的清白。 那小姑娘是个烈女,当即从酒店十楼跳了下来,死了! 这还不算完,人家爹娘找上门去,这老东西还穷凶极恶开车撞死人家爹娘,灭人家满门,这家伙是个坏种,此刻躲到这里避风来了……” 听到这,刘十八眼眸中闪过一丝紫光,这不就是个人渣? 靠着自己兄弟的庇护为所欲为,鱼肉百姓? 深深吸了一口气,刘十八低声问道: “但他还是被关进来,不是么?” 穿破棉袄的老头冷笑一声道: “狗屁,他是住在号子里,但他吃的喝的,却是从外面送来的,抽的是大中华,哪里象坐牢? 那姑娘家还有些亲戚,闹得凶没办法,先让他进来黑狱避风头。 听说,他的律师已经搞定一切,让那小姑娘的亲属承认自家丫头是做小的,然后服毒过量而自杀。 只要这样说,这家人就可以得到一百万赔偿,乡下人哪见过这么多钱? 加上还有一些道上强势人物,成天在他家附近转悠,哪里能不乖乖就范,你说是呗?” 刘十八原本就是很纯洁的大好青年,虽然变了一下,本质却还纯洁,听见这让人惊怒的缘由,哪里能冷静,不由怒道: “难道,就没有王法?” “嘿嘿!小子你是不是糊涂了?王法盯什么人?有钱有势的,可不在乎王法约束。 在他那种人看来,王法还抵不上他兄弟一句话管用,说起来咱们是江湖人罪大恶极,却没祸害过老百姓,他这种人连俺们都不如……” 穿破棉袄的老头,此时的表情也愤愤不平。 正在刘十八低声交谈的时候,站在屋顶上的军官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万,还有没有比一万更多的?” 刘十八一愣,说着说着竟忘记投标竞价,回去木杉老头和田明建还不骂死自己? 刘十八脑子一热,高声笑道: “有,我出一万五千!” 刘十八的声音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不光各个监仓的大爷诧异的盯着他,就连不远处的几个管教士兵,也瞪大眼睛看着这边。 他们好久没看见有谁敢和康老头叫板,两个月前和他叫板的犯子,已经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 康伟闻言一愣,面上的刀疤抖了一下,回头用阴冷的目光盯着刘十八狞笑道: “臭小子是谁?不知道你娘怎么把你从那破洞里给挣出来?生下了这么个不长眼的破玩意?” 刘十八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狰狞,淡淡瞟了康伟一眼,很平淡的问道; “老东西你有娘么?” 康伟一愣,下意识答道: “老子当然有。” 刘十八强忍心中的狂怒和杀气,轻笑一声道: “那不就得了,我出来的地方跟你娘一样,除非你不是你娘生的,难道是野种?” 周围所有的头档大爷,加上不远处的几个管教,听见刘十八的话,不由哄堂大笑。 康伟面上青红一阵,恼羞成怒抬手一巴掌扇了过来…… 在他看来,自己受了奇耻大辱,从小到大从未被人这么愚弄,竟然被一个毛都没长齐全的小子调侃,叔叔可忍,婶婶忍不得…… “啪!” 一声脆响响起,众人瞠目结舌,看着掉了两颗门牙,口中喷血染红胡子的康伟。 在场的所有人,没看清楚刘十八怎么出手,就见他手一扬,康伟就成猪哥了。 看着站在那没事一般的刘十八,再看看躺在地上哭嚎不止的康伟,众人一头白毛冷汗。 这算啥? 你小子打了这家伙,今后还有活路? 想到这,众人不由惋惜的看看这个叫刘十八的白净小子! 只见他那张平凡的脸上,挂着一丝无所谓,嘴角微微上扬,显示出刘十八极为高兴。 刘十八此时,慢慢接过祝英台递过来的手绢,细心的擦拭手背! 而刚才,就是这只手,将那康伟给抽得半边脸肿了…… 不光如此,此时这乡巴佬,还从皱巴巴的大裤袋里掏出一支超大喇叭给点上,美滋滋的吸了一口。 “呼,抽人的感觉……好爽!” 远处,罗战也瞬间瞠目结舌,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管教士兵大吼怒道: “罗战,这小子是谁?你把他放出来是吧?要是康师长怪罪下来,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罗战眼光一冷,鄙夷道: “我放谁出来,是老子的事,三号监仓我罗战说了算,那老东西早就该被教训,我忍了好久。 在外面祸害小姑娘灭人满门,进来了还装大爷?打了就打了,咋了?” 四十许的管教士兵,愤怒的盯着罗战说不出话,只能狠狠丢下一句话: “罗战你等着,你看康伟的弟弟怎么教训你。” 罗战悠悠然点上一支烟,冷笑道: “劳资早就不想干,大不了脱了这身皮回家卖菜种地,咋了,你咬我?” ……………… ps:看爽利,瞅舒坦的兄弟们,票呢?赏呢?无限动力就有无限可能,兄弟们顶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