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两个白痴、唱着白痴才唱的歌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63章:两个白痴、唱着白痴才唱的歌

背着双手,仰头静静注视扶苏的人,是整个地下宫殿众人认可的唯一首领----摸金校尉刘十八! 他,也在环夫人凝神静心收敛心神的同时,暗暗收回自己部分更诡异的探知手段! ………………………… 环夫人突然抬头直视刘十八! 她好似觉察到刘十八在暗暗关注自个儿,于是一番挣扎犹豫…… “太早……唉!” 随后,环夫人抬起纤纤玉指,缓步走到和刘十八面对面站定,叹息一声! 被环儿妖女,勘破自己的窥视举动后,躲避不及的刘十八,无奈面对诡异状态下,逼视自个的环夫人! 叹息过后,刘十八脑袋莫名其妙的颤抖了起来,这一幕令他措手不及…… 事实上,刘十八对环夫人这没年龄界限的女人,真的没啥免疫力! 他无可奈何的承受了一些什么,因为躲无可躲! ………………………… 没错!表面坚强强硬,内心善良柔软,早就踏入了而立之年的刘十八,此时心脏巨震,心神恍惚! 久久在迷糊和混沌中徘徊的刘十八,恍惚之下,几乎忘却在窥视她人的神奇一幕中“偶得之”的:古怪东西! 最后,唯有一样印记,在刘十八那颗大心脏和记忆中,留下了可怜的一点痕迹! …………………… 刘十八胆大包天,对深浅不知的环夫人,动用了他领悟之后恢复的一些十修六盗手段! 偶然探查了状态诡异的环夫人后,刘十八果断的,毫不犹豫的迅速耗费巨大代价,在自己心神某角落正崩溃忘却的印记和记忆中,强行遗留下----一个极微弱的痕迹! 到底是什么秘密?如此艰难?令环夫人守口如瓶? 环夫人所表达的一些蛛丝马迹,更证明她自身诡异和渊博、学识的不凡! 或者在刘十八的感知中,环夫人更有女人所独有的,某种对异性的痴心贪婪…… …………………… 时间,如沧海一栗般神奇的消逝! 野田城地下,深不可测的地底深渊最深处有个巨大城池,城内有座辉煌富贵的无名宫殿! 地下城的十字街中心,却有被迫从不同年代或地界,为了一个几乎相同目标或利益,机缘巧合之下,聚集到一块的人群---- 所有的人聚在一堆,对扶苏或妖娆环夫人,抱着极大的关注和兴趣,很多人目光中透出的只有两字:贪婪! 而他们,对环夫人和刘十八两人身上,在刹那间发生的事或交锋,恍然不觉! ……………………………… 古怪的抬手摸了下后脑勺,又左右摆动一下脖子,刘十八咧嘴倒抽一口凉气,发出低声惨嚎声: “古怪了特么?为啥俺脑袋右半边生疼?还有脖子---- 也特么没来由的疼得厉害!还有……呃?真的挺古怪……” 被蒙天放,索兰塔等汉子,称为头儿的刘十八,摇晃发誓凌乱的脑袋,说出段没头没脑的话。 接着刘十八罕见的露出副,被凉水骤然浸到坐墩肉的蛋疼表情! 接着,他缓缓将双手插进宽松和服短打裤裙之内,隐蔽的摸索着! 数个呼吸后,刘十八咬牙切齿,面皮颤抖,胳膊青筋直爆,动作和拉屎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 他----眼神凝固半晌,不言不语,但嘴角却悄然泛起一抹痛并快乐着般的美滋滋…… 美滋滋过后浮现的是----叹息,紧接着是----满足! 最后,刘十八的唇角,朝一个脸皮上不可能达到的角度强行扭去! 这家伙,硬生生从一副满足表情内,挤出一种深沉和凝重! 仔细看,由于角度扭曲,任何人大概只要看一眼,就明白刘十八这家伙,心底柔软处----真苦! 苦到笑不出----只剩一抹牵强的凝重…… 凝重和深沉,显然是刘十八不久前诡异清醒后,双手放进裙裤后,接着强迫扭曲脸皮营造的结果! “哦!真疼啊……” 刘十八闷哼着! 他很满意,自己展现给众人看到的这幅痛楚凝重的表情,充满自己希翼的悲愤、无奈、惊奇、惶恐、等各种小小的负面情绪! 但,也有人暗中关注着他们的头儿,竟发现刘十八,扭曲的嘴角,还掺杂了稍许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气? 喜从何来? 有心之人,扭动眼眶,眼珠微微一转,看了看好似被李二狗掐咽气的索兰塔…… 迷惘了…… 难道,索兰塔挂了,头儿很高兴? 也是!索拉塔这家伙自从来到曰本战国,就没啥大用处! 洋鬼子都有一副好吃懒做的本性,天知道在人类进化历史上,啥时候被搬砖拍了后脑勺,无意中进化出的基因元素? 恐怕,上帝回答这问题,也会面皮扭曲,惨烈到脑仁崩裂的程度…… 索兰塔补给存活靠偷,娱乐套路靠骗,洗衣睡觉靠赊,生理卫生则靠忽悠当地小短腿,很容易哼哼几下就解决完事了…… 所以,刘十八的表情中,能高兴的事儿,唯有索兰塔真的挺尸吧? 刘十八不知脑子在想啥,鬼使神差哼起一首学自华夏,二十世纪中期读书才有机会精通的学子歌: “太阳当头照,花儿对我笑…… 小鸟说----早早早! 你为什么,背着小书包?” 刘十八身后两米,凝固身形很久都一言不发的李二狗,这会却突然插嘴,闭着眼迷迷糊糊的接过刘十八口中清唱后句! 令所有人,眼珠挤爆也想不通的是,这懵懂老头,咋眨眼之间,为啥高兴了咧? 刚才,李二狗的那副害臊表情和漆黑脸皮,咋没了咧? 李二狗哼哼唧唧,好似梦游天外般,声道突然压低抬手掩嘴,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摸样,轻唱了一句道: “我去炸学校,谁也不知道……” 刘十八面泛冷笑,又接着轻唱道: “俺的小书包,就是炸药包! 拉掉引线俺就跑,轰隆一声……学校----不见了……” 翠花婶子,娇艳的面容扭曲着,她瞠目结舌,愣愣看着两最亲的白痴,唱着白痴才唱的歌…… 翠花婶,脑中天旋地转,一阵眩晕…… 她闹不明白,大家伙儿,这短短一瞬间好似中了邪一般,到底咋了? ……………………………………………… 不解释什么,刘十八熬一宿没合眼,今儿白天依旧无休,持续更新精彩纷呈的----传奇故事! 周一,用月票推荐票,来砸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