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隐藏大凶、凶到造妹都不解恨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54章:隐藏大凶、凶到造妹都不解恨

“呼……” 见众人,包括眼下的主公刘十八,都满怀期待的瞪着自己,蒙天放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吐了一口长气后,便开口娓娓道来: “大秦锐士胜魏武卒是肯定的,可号称以一敌十有些夸大了。 当时七国中的兵家,对七国步卒有这样一番比较,齐兵之技击不敌魏氏武卒,而魏氏武卒则不敌我大秦锐士。 步卒中以魏国武卒最为精锐,天下呼之魏武卒,骑战则以赵国胡刀骑士和齐国技击骑士并称两大七国精锐。 但我大秦相国商鞅大人变法多年后,俺们大秦编练的新军,则在秦国收复河西的大战中横空出世,被天下兵家名士,异口惊呼无敌锐士。” 刘十八听着听着皱眉插嘴道: “无敌?我估计肯定不是单兵战斗力无敌吧?人力不可逆天,除非全是中那病毒的死士。 所以我猜测,秦兵令人惊叹的,应是小范围战术配合吧?” 蒙天放赞叹的点点头道: “主公慧眼!秦军最小战术单位为伍,由五名士兵组成,十伍成一屯,有五十兵组成。 两屯归一将,由百兵组成,五将拜一主,由五百兵组成,号称五百主,两主奉一大将,统千兵。” 刘十八和李二狗同时赞道: “好精细的划分,和现代兵种差不多了。” 蒙天放点点头继续描述道: “战时,伍、屯、将、主、大将在战术配合上使用旗语让默契最大化。 在默契基础上,则强化最小伍的作用,以大秦兵卒的一伍为例,其守时五卒互相保护进退有据,攻时如遇人数优势则强势围歼。 尤其在混战时,伍部兵卒间始终保持紧密协作,如此一来更难以轻易击破,而这仅仅是大秦普通兵卒的常规作战方式。” 刘十八眼眸一闪,追问道: “大秦锐士又称之为铁鹰锐士,难道在此基础上另有挑选?对了,不知这锐士是何人所创?” 这个问题没等蒙天放开口,关注这边的环夫人却突然开口,娇声应道: “由大秦上将军司马错所创,铁鹰锐士不仅剑术超凡,且马战步战样样精通。” 刘十八和李二狗对视一眼,同时点头。蒙天放则惊讶的转过身对环夫人拱手道: “夫人好记性,更有大智慧……” 这句话其实很随意,所有人都没怎么在意,可唯独刘十八却在乎了,只因为蒙天放口中那句: “夫人好记性?” 记性代表什么?代表记忆,更代表蒙天放这家伙,认识环夫人? 而他却从来没有在刘十八跟前提过这码事,刘十八能肯定自己没耳背,或健忘了! 将疑惑埋在心底,刘十八含笑对蒙天放道: “叹为观止!你继续说……” 蒙天放恭敬道: “是!夫人说得没错,大秦锐士正是司马错将军所立,其部也叫铁鹰锐士,选拔更为苛刻,尤其是体魄这一关,便不知难倒多少大秦男儿。 主公你可知魏国名将吴起,当年是如何训练魏武卒?加入武卒的基本条件是什么?” 刘十八缓缓摇头道: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 “呵呵,主公听我道来。” 蒙天放呵呵一笑,手脚并用的比划道: “步卒,必须在手执长矛一杆,附长箭二十枚铁胎硬弓一张,且携三天军粮,在连续疾行百里的前提上,止步便能投入激战,才能称之为魏国武卒。” 刘十八惊讶道: “这和现代的特种兵,有得一拼啊!” “嗯!很可怕的样子。” 李二狗也点头附和。 翠花这会好似兴趣也不小,追问道: “听你说大秦的兵更强魏武卒十倍左右,这有点不可思议?” “的确!司马错将军异于常人,他----把士兵当畜生般训练,成天说什么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他不知从哪得到魏武卒挑选规则,直接在此基础上画笔一挥,给秦兵增添了全身秦甲,一柄阔身长剑,精铁匕首一只加牛皮盾牌一扇,同样要急行百里不歇气立即投入恶战方可。” 蒙天放边说,眼中还露出一副恐惧表情,时而叹息,时而欣喜…… 刘十八搓舌道: “一副全身甲得多重?还有秦剑和盾牌,铁胎弓?怕有七八十斤吧?再加上魏武卒的行头,难以想象。” 李二狗嘿嘿冷笑道: “十八!按蒙天放前面加后面所说的行头,少于现代计量法的一百五十斤,你直接扇二狗叔的脸,那些家什全是纯青铜铸造的,沉得很哦……” “惊叹!” 刘十八脑袋死命的摇来摇去道: “要是有一百五十斤的行军负重,现代特种兵在体能上,跟他们比就是渣渣。” “嘿嘿!” 蒙天放却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摇头摆尾的笑道: “主公别慌,且听属下说完喽!前面属下描述的时候说过,这些仅仅是基础。 以上种种,仅仅是加入大秦锐士的基本准入资格罢了…… 通过基础选拔,方能进入后面更严格的步军战、骑军战等花样百出的较试选拔内容,还有各种神出鬼没的结阵临战的阵战考核。” 刘十八和李二狗,瞪大眼珠面露骇然之色,无言以对…… “魏武卒的分量,还加上这个,那个,其他的种种……” 李二狗憋着嘴掰着手指盘算良久之后,才开口骂道: “把人当畜生一样折磨,这司马错果然是个非人类。” 刘十八阴着脸皮斟酌着李二狗的说法,最后在李二狗的描述基础上补充道: “畜生,两个字!绝对不足以形容司马错这个没心肝的人形物种。 能这样选出来的大秦锐士,估计也和那司马错差不多了……” 蒙天放仿佛在回忆什么,露出一副沉重的表情接着道: “大秦全境之兵,铁鹰锐士仅一千六百余人……” 刘十八瞪大眼珠道: “一千六百人?全在秦岭地下,最后都死在禅石之海?” 蒙天放听到刘十八这么说,于是没应话,却看向刘十八身后扶苏方向…… 果然,数个呼吸后刘十八身后传来一连串好似铁锅一冷一热之后崩碎的声音,紧接着传来扶苏冷冷的声音: “不!本公子这,还有一千名我大秦锐士陪葬……” 刘十八闻言,脊梁骨上皮表下凝聚良久的冷汗,刷一下涌了出来…… 大凶啊!此地绝对的凶到造你妹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