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真相大白、蒙恬是你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50章:真相大白、蒙恬是你

“这是嘛玩意?” 蒙天放蹲在一言不发的扶苏面前,上上下下摆弄许久,最后才无可奈何的站起来对刘十八解释道: “主公!这壳子太厚实了,竟然是青铜为料浇灌的两面模子合铸而成。咱们眼下的手段和武器,根本没法弄开,用蛮力也撬不开……” “弄不开?” 刘十八瞠目结舌,然后看着浑身泛青光,一脸可怜的扶苏,面色一横心狠道: “弄不开咱们也尽了力,既如此只有让他自生自灭罢了。 这家伙活得也够久了,就算仍在这里不管估计也难死,就这样吧! 让大家休息一会之后,我们再去城中宫殿看看有没有什么惊喜。” “啊?诺……” 蒙天放闻言一呆,挠了挠头皮后无奈招了招手对秦六几人道: “撤吧!实在弄不开也没办法,人力有限。” “诺!” 秦六那一队的亲卫闻言,相互看看面面相觑应后便缓缓退开。 “不要……” 见所有人放弃将自己从铁瓮中解救,扶苏终于崩溃了,惊恐万状的对刘十八瞪眼大叫道: “父皇说过!只要等到一个人,他一定会救我出去! 父皇说过的,你们要相信我,刘十八----你就是我的救星……” 刘十八面无表情两手摊开,露出一副无奈表情,带着深表同情的口吻缓缓道: “别说救星没用,就算我是你爷爷也白搭!你也看到了,咱们手中的钢刀实在没法弄开这么厚实的青铜人翁。” “不!我不信,不信!父皇不会骗我,他说过只要碰到你,能就放我出去……” 扶苏全身能动的地方只有一个----眼珠儿!所以他边对着刘十八咆哮,边努力的眨巴着眼珠子。 “呃……” 刘十八语塞,沉默的凝视着扶苏这一身的青铜“装备”。 还别说!除开禁锢人之外,这一套仅露眼球的牛叉装备,真像威风凛凛的青铜战士,当然前提是你能动弹才行。 扶苏的这副悲惨小媳妇摸样,令人感觉又可怜又可嫌,又好气又好笑…… 不远团团坐的一圈人,看起来有说有笑,其实暗地眼角余光,都关注着刘十八这边的动静…… 看到扶苏的那一脸哭丧坑爹表情,李二狗和老司机不由默契的对视一眼,低头交流感受道: “依我看,肯定在坑爹!” “嗯!同感。” “十八肯定早就有了应对的法子,绝对能弄开那玩意,否则就不会让蒙天放瞎忙乎。” “是啊!我也是看到这里迷惑了,你说刘十八这几年鬼精鬼精的,咋会搞吃力不讨好的赔本买卖……” “完了!扶苏这个号称大秦的翩翩儒雅公子,今儿要栽了……” “嗯!同感,八九不离十!” 老司机和李二狗,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就是声道有些大…… 翠花冷眼听着自家老头个另一个老头没遮拦的胡扯,冷笑道: “乍一看你们的动作,还真以为好心肠呢?呸……还给老娘用手掌掩耳朵看似说悄悄话…… 两个没正经的老东西,哪有悄悄话,说得那么大声,故意说给扶苏听是吧……” “咋?说不得……” 老司机眼皮翻翻,嘀咕嘀咕。 “嗯!翠花说得对……” 李二狗,则缩缩脖子无言以对。 在二狗的心里,老婆说啥都对,他有理也变得没理。 “对?对尼玛逼……” 老司机气得一巴掌拍在缩脖的李二狗肩上,大声道: “你老婆喊你去吃粑粑了,快点……” “嗯嗯!就去……” 李二狗刚一家伙应对翠花习惯了,没防着老司机使坏招,捉弄人,闻言顺口应道。 “来来来!老道给你屙一坨粑粑,二狗碗来……” 老司机听到这一下乐坏,哈哈大笑。 李二狗和翠花同时回过味,怒不可遏的一左一右拉扯老司机抬手就揍! 这一幕偶尔的笑料,可把休息一帮人给逗得乐不可支,笑个不停! 但,翠花的那番话果然没说错,扶苏果然将老司机和李二狗的对答听得老清楚,转眸便盯着刘十八怒吼: “快点放公子我出去,知道你有法子,是不是?” “真的没法子!” 刘十八面无表情,托着小下巴,竟做出一副深沉摸样,好似自己也受到伤害,背了很大一坨冤枉…… 刘十八说完,掉头就走,没一丝一毫停步的意思! “别!不要走……” “你,你不能这样?” “求求你,别扔我在这里。”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扶苏硬没一会,最后终于软了口气。 “哦?” 刘十八背对着扶苏,其实满脸的眉开眼笑,乐滋滋,闻言哦了一声。 但是,刘十八停脚的姿势太折磨人了,他迟疑着好似要转身,又好似想走…… “行了行了!本公子甘拜下风,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吧,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何?” 金色双眸,艰难的闭合又睁开,睁开又闭眼,最后,扶苏不得不用服软叹道。 “一言既出?” 刘十八头也不回问了一句。 扶苏满嘴苦涩,颤抖应道: “驷马难追……” 刘十八立刻转身大步到扶苏面前,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左手快速伸到扶苏脸前仅两寸,右手则指着其中一人,笑眯眯问道: “看这人,你可认得?” 扶苏眼神呆滞,僵硬应道: “认得!” “是谁?” 刘十八笑盈盈道。 “秦国大将军----蒙恬!” 扶苏看着看着一怔,双眸突爆夺目之色,一字一句咬牙回答道。 “嗯?” 刘十八身形一颤,面色苍白,扭头狠狠看向两米外,低首四顾的蒙天放! “蒙天放……” 仿佛感应到了刘十八此时的怒火,没等刘十八继续开口,他很直接推金山倒玉柱面对刘十八跪下,哭丧着道: “主公!属下知错哒……” “呜……呃?” 刘十八顿觉,如一拳打在棉花上般难受,差点再次气得语塞! 刘十八满脸阴沉忽然背手转身,遥看不远处掩藏在黑暗中的那座中心宫殿,沉默不语! 蒙天放一动不动跪在地上,惊惧注视刘十八萧瑟的孤寂背影…… 良久,刘十八头也不回轻声道: “蒙天放亲口再答我一遍,他,秦大----叫啥?” 蒙天放闻言犹豫了不到一个呼吸,最后叹息道: “禀主公!他乃家父,秦国大将军,蒙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