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脑域进化忆那年、秦之锐士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48章:脑域进化忆那年、秦之锐士

可怜巴巴,不知所谓的扶苏,将求助目光盯向一脸紧张的蒙天放! 蒙天放,绝对是认得扶苏的大秦故人,我特么是真的扶苏公子,如假包换! 被关久岁月的扶苏,同样有怨气四散,暗道凭啥要我闭嘴? 凭啥?这地宫难道是你家的…… 呃……就算你有一份吧!可俺没功劳也有苦劳是不?说说话唠唠嗑咋地了? 竟敢要俺闭嘴? 公子扶苏我在这黑漆漆,老鼠也没一只的鬼地方困着,憋了不知道多少年没张口唠嗑,我容易吗? 木偶般无助的扶苏,将心底的哭泣,无助和呐喊,用眼神传递给知公子,懂自己的大秦殿前中郎将:蒙天放…… 蒙天放盯着扶苏,眼眸一闪又一闪好似在犹豫,接着他的右手,缓缓往下握住腰间刀柄…… “好!蒙氏一族,果然都是忠臣良将” 扶苏见到蒙天放的举动心中大喜,果然还是大秦锐士,死忠大秦的护卫男儿,心疼公子我…… “救我!” 扶苏,嘴皮内不知险恶又轻咕两字,引得翠花手腕抖了一抖…… “慢……” 蒙天放这武夫,没让扶苏失望,低吼后果然一个前冲直奔扶苏贴身站立。 只见蒙天放抽出马刀闪电般抬手,干净利落的动作之后手腕一转方向,却直插扶苏那张喋喋不休的臭嘴,同时压低厉色道: “再哔一下试试,搅碎尔舌头?” “呜……” 下一秒,扶苏喉内呜咽几下,一双金眸连连翻动,接着直勾勾被吓晕过去…… 暗暗关注蒙天放和扶苏,紧张得浑身绷紧的李二狗夫妇,加上不远处一行人见状瞠目结舌,暗道:蒙天放这家伙,行事方针果然比文明人直接不少…… 随着李二狗和蒙天放的举动,众人都明白了此时此地的刘十八,眼前白痴般的失忆状态,对所有人来说----很重要,非常重要,事关生死! 众人默默站起来,各自拔出武器,各寻关键位置,紧张关注着黑漆漆的地底世界中的暗藏危机…… …………………………………………………… 一段又一段,几乎被遗忘的遥远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刘十八的脑域中某部位…… 刘十八仿佛又回到多年前,老家伙诈尸那天,天气黑漆漆阴沉得吓人…… 那是一段惨痛得,令刘十八不敢去回忆的场景…… 那年、那月、那天的刘家屯! 那天,乌云盖顶,电闪雷鸣,活人倒地,死人翻身! 漫山遍野响起的厮杀声,惨嚎声,临死前的悲鸣声…… 黑气落云端,游龙隐石峰…… 白日起惊雷,晴天雾飘雪,数九如严冬…… 画面骤然急转,禅石之海…… 山寨父亲刘二,在扬天怒吼和悍然赴死前呐喊着: “聚十八代气运逆天改命,转自身命格,扭一族运道……” …………………………………… 刘十八脑海中纷乱的记忆挤做一堆! 画面一转,紧接着出现的竟是欺师灭祖,临阵倒戈的茅十三…… “你们刘家人所有人都欠我一条命!今日我为尔等争得一线生机去死。 若你们活下来要照顾我儿子叶少阳。他和刘十八同岁,在茅山苦修! 告诉我儿子,他爹叶少庭是茅山第十三代传人,乃是顶天立地的男儿……” “心血唤千军,怒战禅石海,叛师门留正气,茅山尸解大法……” 后事已毕的茅十三仰天怒吼,道袍外的皮肤瞬间枯萎,沁出密布血珠,躯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 浑身弥漫死气的茅十三,一身精血化尸解大法,困病毒本体茅一,安静昂首逝去…… ……………………………… 记忆尽头,出现的是刘十八的爷爷刘一,那会他含笑交代着后事: “我刘家祖先传承到你正好十八代,号称驯龙御甲氏,族内男子精通驯龙御甲术! 爷爷凑巧学得孙大圣分金定穴传承,后结合刘家驯龙御甲术,修成摸金命格,后自创十修之首六盗一门……” 说完这段话的刘一,挥舞操控十七杆铁血大旗,协刘二,山本柳义,曹雄,重创茅一后----欣然赴死! ………………………… 最后出现在刘十八脑海中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悍不畏死的变异士兵…… 那一群士兵的为首之将,正是中郎将蒙天放! “诸大秦锐士,敢否于蒙天放一道,和这妖孽放手一搏?” “敢!” “战!死战……” “风!大风……” “中郎将大人,请率大秦最后锐士最后一搏!” “吼……” “列阵,拔剑----杀!” 蒙天放断然挥手,向前方茅一指去…… 三千活死人,发出生命中不朽怒吼,竟奇迹般从正面硬撼实力悬殊的变异体:茅一! 这批大秦战士,悲壮的自杀式进攻,仅仅为拖住茅一,短短的一瞬! 这一瞬后,谁也不知有没有奇迹发生,但他们只求一瞬足矣! 悲壮的进攻,义务反顾的举刀,劈砍,冲刺,赴死…… 最后的搏杀并不为杀敌,仅仅为凝滞茅一那一霎,便足够…… 秦剑和茅一的躯干撞击的刹那,漫天血雨碎尸散落…… 成百成百的大秦战士脸泛笑意,被茅一轻松的拍成碎尸…… 这么多人悍然赴死,仅仅为争取可能出现的一丝奇迹。 到最后接近三千人的,大秦最后军团伤亡殆尽,仅余蒙天放和四十六名重创残兵。 到最后生死关头,奇迹果真出现在一个不该出现的物种身上…… …………………………………… 刘十八自秦岭地宫,得到过一窝食人鼠!数量数十万计…… 用病毒晶体做饵,刘十八豢养许久的一群食人鼠群中,有一只弱小的瘸腿白色母老鼠! 这只老鼠,和其他变异等级分明的同伴不一样,她从来都没一丁点变异品级! 可是,她却很诡异,历次大战死去的强悍老鼠不在少数,可唯独她活了下来…… 这是只任何人都不会注意到的----瘸腿老鼠! 她很弱小,瘸着一只腿,抢肉吃对她而言难如登天,经常挨饿才是她的规则。 一瘸一拐跑在鼠群最后的可怜小家伙,最后却凭一己之力,活生生将茅一耗死了! 不,应该说是,把茅一活生生的吃死了…… 瘸腿儿的母老鼠,刘十八给她起了个可爱的名儿----猪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