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7章:爆箭灵宝弓、地宫十字街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47章:爆箭灵宝弓、地宫十字街

“等我?你……为什么会等我?” 听了扶苏这句描述,刘十八脸上表情不光有震惊,还有迷惑不解,这完全没道理! 两个相隔接近两千年的人,怎么可能有交集?这是在开玩笑么? “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刘十八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 “哈哈哈哈哈!关系?当然有关系了……” 扶苏听到这,突然仰天大笑,笑声中充满悲凉,充满无奈,充满决然。 站在刘十八身后的李二狗,突然凑到刘十八身前,附耳道: “十八!俺建议你问问清楚比较好,比如你的身世之谜……” “我的----身世?” 刘十八闻言一愣,立即恍然大悟,转头看向扶苏问道: “你不妨说说,我洗耳恭听,咋样?” “好!” 扶苏满意的点点头,轻笑道: “你所知晓故事,一定认为公子扶苏我作为长子,父皇对我是否寄托太多希望?” 刘十八点头应道: “公子是大秦帝国的第一顺位接班人,将来的皇帝,怎么会没有期望呢? 始皇帝,更希望公子你和他一样坚强刚毅,做一个铁腕冷酷的统治者。” “呵呵!” 扶苏耐人寻味的看着刘十八一笑,突然话锋一转道: “实际上在父皇眼力,我扶苏柔弱得象个大姑娘一般无用。 尤其是父皇坑杀儒生的时候,我居然上奏:天下初定,黔首未集,乱杀无辜,引天下不定。 谁知父皇看了我的奏折当场便大怒,怒斥我小儿之见。 硬说这些浮夸儒生,才是大秦不安定的最大因素。反问我,你不觉得活埋儒生后,世界清静了许多么?” 听到这,刘十八没来由福临心至般,竟笑眯眯的附和道: “嘿嘿!的确清净许多,俺倒是很赞成你爹的做法,在当时七国七心境况下,这或许才是最长安久治的策略……” “你果然……” 扶苏闻言哽咽支吾,一时竟无言已对。 “果然?” 刘十八恰巧听到这一句咕哝,猛抬头盯着人形木偶般的扶苏,追问道: “你把话说完,你说的果然是什么意思?” “稍安勿躁!等吾慢慢道来可好?” 扶苏的语气始终平淡,不急不躁,仿佛几千年地底黑暗的磨砺,消去了其所有脾性。 “哼!?” 刘十八心中莫名紧张,下意识的闷哼一声。 内心深处,刘十八却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你越想知道某些秘密,越要当做无所谓。 眼珠一转,刘十八吐口气随意对扶苏道: “我们到达此地不容易,也有好几天没休息,站着也累,如此你道你的,我没兴趣听。 大秦帝国的历史,我很小就熟读于胸,再听你描述一遍也没任何意义,公子你干脆闭嘴,不道也罢……” “呃……?” 正待滔滔不绝,抒发胸中所想的扶苏,闻言不由得语声一滞,呆在当下。 “妙……” 站在刘十八身后的一行人,不由同时暗赞一声好手段。 这位自称扶苏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天知道是什么路子?停下这里听他胡说八道,还不如抓紧时间休息一番,实惠点多好! 刘十八扭头对自己一行人挥挥手道: “来来来!咱们就在这十字街就地休息一番。” 刘十八一行听到头儿如此吩咐,当下泄了一口气,纷纷找空地或坐或躺,打算好好养精蓄锐一番,不眠不休两天地底惊魂,众人真累坏了。 “戒备!” 一直站在扶苏面前,静静聆听刘十八和扶苏二人交谈的蒙天放,快速举起拳头,凝重道出一声戒备。 所有人都坐下休息,唯有蒙天放所率的四十六名大秦亲卫没歇气,六人继续护卫别离,其余四十人谨慎分作四路快速散开,在十字路口各转角处轻轻蹲下歇息,顺便拔刀警戒。 “啧啧!” 见刘十八不理睬自己,人形怪物般的扶苏自感无趣,不由关注到四十六名护卫身上。 一看那训练有素的警戒姿态,扶苏忍不住嘴中发出啧啧赞叹道: “苍天有眼,竟让吾再次见到,威震七国枭雄的大秦锐士……哈哈哈哈哈!” 靠着面黑漆漆土墙,正在喝水小歇的刘十八,闻言一愣,眉头皱了皱,抬头看向黑暗中扶苏正死盯自个儿金光闪闪的一对眸子。 他能干感受到,扶苏金色双眸中,蕴含的得意洋洋之意…… 没错!故作姿态的刘十八,的确没法淡定下去了……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蒙天放所率的这四十六名大秦死士和他自己,仅仅是护卫咸阳宫,护卫秦始皇外围安全的普通殿前侍卫。 可从没想过,他们就是在大秦帝国的历史传说中,或曾存在过的军种传奇:天下第一强兵----大秦锐士! 曾经的一幕幕离奇记忆,清晰而快速的划过刘十八有些混乱的脑海---- 那是……来自华夏国的一连串,甜蜜而痛楚的记忆! 发生在罗布泊核爆试验场的,那场几乎不为人知的巅峰对决,激战----禅石之海! ……………………………… 刘十八,呆呆走到如人形木偶般的扶苏面前,双眸无神,面容呆滞,仰首看向黑暗虚无之处,一言不发…… “小家伙,你想干什么?” 扶苏惊讶疑惑道。 李二狗和堂客翠花对视一眼,脸上泛起大喜之意,这一幕他们很熟---- 这是刘十八独有的一种自我修复,也可理解为一种潜力激活模式? “噤声!否则老娘一箭射爆你脑壳……” “闭嘴!否则老头子活劈了你……” 李二狗和翠花,这对平时看来病歪歪的老夫妇,此时竟突然爆出惊人速度,同时一个箭步抢到刘十八左右护卫着。 他们一个递箭,一个拉弓,配合得恰到好处!灵宝弓上搭着的羽箭,泛起的丝丝寒芒,却令扶苏发出惊恐呜呜声: “吾----呜!” 扶苏是人,当然感受到,美艳翠花那支羽箭上传来的无边杀意,仿佛只要自己再次张嘴,那美妇就会直接松手,一箭扎进自个儿喉咙。 李二狗夫妇浑身杀意弥漫,其中隐含杀意,毫无保留的展现给眼皮眨呀眨的扶苏了解! 仿佛下一秒,扶苏只敢开口,就只“死”字等着你了。 无穷杀机,在地底十字街毫无征兆的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