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动静之间、脑仁专属的烧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30章:动静之间、脑仁专属的烧脑

城墙内里,仍旧特么黑漆漆,呼呼的阴风吹个没完没了,渗人…… 无边无际的甬道一截又一截,弯弯曲曲的扭来扭曲,也没完没了…… 整个队伍,刘十八一行人都闷着头赶路,没人有闲心说闲话,因为太不合时宜了! “咚!” 队伍前面,终于传来了久违的止步声,蒙天放那身大力不亏的脚步,一顿之后停下了。 “咋?” 刘十八怂拉着脑门,懒洋洋的哼了一声代替询问,因为漫长的寂静,也将他的满腔锐气消磨得体无完肤! “头儿!甬道当中,竖着一块碑。” 蒙天放的声音,从数十米开外幽幽传来,还带着喜感的回声: “碑----碑----碑!” “哪儿?” 刘十八果真是天生的盗墓贼,一听有家伙立马来了精神,三两下就从人缝里面挤了过去。 漆黑的甬道宽不过四米,高不过两米,两侧底边还被三层土转夯实了地角,一看就知道到了此处已经不是糊弄人的简易土木工程了。 蒙天放举着手电,照在甬道中间一块凸起数米高的物件上…… “我瞅瞅……” 挤到最前边和蒙天放并排站立,刘十八吐了口气,定睛注目仔细看去。 “啊?这是啥,狗崽儿造的玩意儿,你当爷们不识字么?造……” 刘十八仅仅看了一眼,便闭上眼,差点语无伦次的开启骂街模式。 “十八!碑上写的啥子?你看不懂就别骂街,说出来大家伙一块参详研究一下,嘎嘎……” 老司机被人堆挤在队伍中间直喘气,可他嘴里仍旧乐呵呵、笑嘻嘻。 “十八,老司机这瘪犊子这句话没错,是嘛玩意你说来听----听听呗?” 李二狗也上气不接下气的附和着。 地宫内,空气着实浑浊了一些,赶路许久大部分人都气喘吁吁,除了四十六名大秦亲卫和蒙天放之外。 “十八!不是婶子说你,不懂装懂干嘛捏?你还年轻……” 翠花婶子,估计也没挤压在一堆汉子中间赶路,浑身香汗淋漓折腾得够呛,说话带着怨气。 “我----” 刘十八擦一把汗,差点一口气哽回菊花拼出来。 他,是真的被这几个人连翻抢白,给气哭了。 “谁说劳资不认识?” 刘十八脖子一硬,嚷嚷狡辩了一句,之后用手电照着好似汉白玉雕琢的泛白石碑上铸就的碑文,从上而下,一字一句念道: “阿----房----宫” 周边,在刘十八说出这三个字之后,瞬间寂静了,几乎鸦雀无声…… 由狂躁转至极静----动静转换之间,果真静得充满了节奏。 重点----是这一幕,顺带着众人跌落山巅暴毙的过程中,和大地亲密接触的刹那,才有几率迸发出一丢丢,那种拥抱粉身碎骨之后的惊喜感! 李二狗夫妇,老司机,蒙天放等熟悉这三个字的人,黑暗中刘十八只听见他们喉头附近传来咯噔咯噔,狂吞涎水的之后的余音----哗哗声…… 其实刘十八,才是第一个被这三个字,震得晕头转向的那个人! 他几乎炸裂的小心肝,目前只有一个问题----这碑文上的三个篆体字字,特么哪个煞笔书写篆刻哒? 刘十八内心在无力嘶吼:传说中被项无脑的三尖两刃枪摧毁后,且纵火付之一炬的阿房宫,你凭啥----在这对俺瞪眼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