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6章:千门幻术、漆黑墙体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16章:千门幻术、漆黑墙体

“穷山恶水出刁民,尸骨万千育邪灵……” 刘十八随意的一句话出口,众人齐齐色变! 李二狗,翠花和翠花还算淡定,毕竟看得多了,心态也不一样! 可蒙天放和索兰塔却心底打鼓,暗道:先前深沟内,叠放无数层的骸骨还不算恐怖么? 照头儿的意思,一个坟墓之内,要填满多少人命,才算得上尸骨万千? 重点是,万千的尸骨必须要达到培育出邪灵的地步…… 李二狗回头看看面色泛青的索兰塔和蒙天放,古怪的笑道: “蒙天放,索兰塔,你们稍稍心境平复一些吧!十八既然能说到点子上,即表明他肯定能化解其中因果。” “说到点子上?不知这个点子指的是?” 索兰塔吞下一口唾沫,眼珠儿鼓起问道。 “嘿嘿嘿!” 李二狗闻言看了看面不改色的刘十八,扭头阴笑道: “穷山恶水出刁民,尸骨万千育邪灵……你们可明白这句话其中的含义?” “不懂!” 蒙天放和索兰塔同时摇头。 “此地!乃是传说中万中无一的:养尸之地!” 李二狗抬起手,在手掌中画着圈圈,一个圈画完整后,突然蹦出一句接着解释道。 “卖膏……” 索兰塔眼珠泛白。 “养……养尸?” 蒙天放面色一遍,咀嚼着“养尸”两字。 “没错!” 站在最前面的刘十八,扭头看了看众人,点了点头肯定道: “还记得秦岭地底的地宫不?秦始皇将十万工匠葬在尸骨坑内,结果尸变被生态活活打断,养出一群绿眼珠的食尸老鼠。 此地的怨气和尸气如此浓郁,那么出现养尸之地,便没什么好奇怪的! 走吧!咱们进这无边之城的内部,去看个究竟,瞧瞧这千百年来,到底是谁在捣鬼。” “问题是,咱们从哪儿进去呢?难道把这城墙挖个洞?” 蒙天放伸手,在黑漆漆的墙砖上东摸摸西敲敲,始终感觉不靠谱。 墙砖,好似比想象中,坚硬许多…… “咯咯咯!” 队伍的最后面,传来翠花那妖死人的娇笑声,接着传来翠花的声音道: “十八既然说进去瞧瞧,那么肯定是找到入口了……” “屁话!俺刚才一直看着头儿咧,他就在俺身边一动没动,哪儿找入口……” 蒙天放满脸不信,反驳道。 “不!十八肯定找到入口了……” 李二狗也随着自家婆姨的话口附和道。 “哪儿?” 索兰塔眯着眼左看右看,他也不信,站在原地不动就知道咋进这几乎无边无际的地底城墙? “嘿嘿,我的确找到了入口!” 刘十八回身,拍拍蒙天放和索兰塔的肩膀,挤挤眼珠,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头儿!别笑行不行?在通天塔遭黑中了剧毒,现在摸样实在惨不忍睹,笑起来枯树皮小老头似的,特别笑起来渗得慌……” 蒙天放默默脑门,嘀咕道。 “额造你妹子,敢不敢说点好听的?去去去,蒙天放打头阵。 用你的马槊,朝刚才挤出鬼火那个地儿,给死命的抡起棍子抽……” 刘十八气得面皮扭曲,一巴掌拍在蒙天放后脑勺上。 “啊?” 蒙天放被拍得一愣一愣的,还是没弄懂。 李二狗摇头,推了蒙天放一把道: “蒙天放,赶紧的!老头子陪你一道,去看看泛出鬼火的城墙,有何古怪之处。” 刘十八站在蒙天放和李二狗身后,凝重解释道: “城墙既然号称无边无际,眼力所见又被围成了绝地,那么这鬼火突然出现,就格外的不同寻常。 说白了就是城砖堆砌的接缝处,有了巨大的缝隙,才让内部弥漫的怨气有了可乘之机,透过这缝隙钻了出来。 恰巧碰见我们一行,或者是老黑经过此地,皮毛或衣袍移动带出静电,由此才点燃了这股鬼火,被我们瞧见了……” “俺懂了!” 蒙天放皱眉听着刘十八在身后解释,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 “轰!” “轰!” 快步走到游荡的绿色鬼火下方,蒙天放和李二狗相互协作,借力使力后,先后两三次腾空而起…… “轰……” 跃到离地五六米的黑色城墙,鬼火出现的附近细细观察…… 奇怪的是,蒙天放并未发现黑色的城墙上,有什么破绽,仍旧一抹平滑! 鬼火出现附近的城转,仍旧黑漆漆,齐整整,就是一面普通的黑色城墙,没瞧见什么豁口之类。 蒙天放跃在半空突然咧嘴,对下方仰头观察的刘十八,气喘吁吁抱怨道: “头儿!俺这次跳起身的时候,也感觉到了浓浓的死气,好似就在附近。 可俺,这会都崩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却狗毛都没瞧见一丝,更别说什么巨大的裂缝了……” “哦?奇怪了,天放!你……你先下来歇口气,再接着蹦跶……” 刘十八闻言摸摸后脑勺子,有些不可思议。 “俺的娘!还要蹦跶?” 蒙天放和李二狗相互搀扶着,一家伙跌坐在地,相视无言哭笑不得。 “不应该啊!若是连蒙天放都感应就在这,那么就在这没错了……” 刘十八自言自语,仰着头瞪着飘来飘去的鬼火。 “十八!别忘了十修中的千门----幻境!” 站在最警戒的翠花,眼眸一闪,突然出声提醒刘十八。 “没错!幻觉?” 刘十八面色一冷,露出一股恍然大悟的表情。 “蒙天放!起来,朝那个地方给我用马槊来一家伙……” 刘十八用手,朝上方墙壁手指一丈方圆的一处方位大吼一声。 “哈!” 蒙天放闻言突然一步跃起,提声怒吼道: “煞笔!吃俺一槊……” “轰!” “造……” 蒙天放双目圆睁,横扫过去的马槊,竟然击了一个空。 可,还没等他脏话骂出,便连人带槊一同歪进墙体之内,没了踪迹…… 刘十八瞠目结舌道: “好厉害的幻阵,竟然让外界无法感受到一丝丝的尸气外泄。” “造!蒙天放都没影了……这尼玛,这是战国时代的土曰本,应该拥有的手法嘛?” 李二狗也摇头晃脑,疑惑问道。 “有个屁!赶紧都蹦跶进去,晚了蒙天放就真特么没影了……” 刘十八气急败坏,三步两步赶紧跃起,紧跟着冲进漆黑墙体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