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暗中低吼、尸骸满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12章:暗中低吼、尸骸满地

“翠花婶,你们搞啥都没关系,那都是为我好,我懂? 可是俺只问一件事,特么老黑跑哪去了?没和你在一块,这双簧没老黑你们咋演戏的?” 听刘十八问到老黑,深沟对面的翠花遥遥回应道: “老黑就在前面探路咧,丢不了你小子的。” “呼!” 听到翠花说老黑没事,刘十八才最终吐了一口气,皱了半晌的眉头才渐渐舒缓下来。 “走!过去开开眼,看看小曰本埋人的门道,和咱们老祖宗有啥不同。” 接着,刘十八将手一挥,扯着甬道上翠花射过来的箭绳,一马当先跃了过去。 蒙天放紧跟其后,索兰塔第三个跨越深沟,最后只有李二狗还没过来。 见李二狗还在深沟对面磨蹭,翠花忍不住骂道: “你还墨迹个啥?” 刘十八闻言,也扭过头好奇的看去…… 深沟对面,传来李二狗阴森的声音: “俺琢磨着,是不是要在这沟边边,留点啥?” “不用了!不管前面有没有出路,咱们等下也必须得返回。 否则别离,环夫人和老司机咋整?总不能扔下不管吧?咱们一起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就得一起离开这。 另外,我还交代过守卫老槐树的亲卫和柳生宗望,假如野田城有什么大变故,让忍者头目出浦盛清进到地宫给我报信。” 假如你在深沟边留下什么陷阱,别人没坑着,反而把报信的出浦给坑到沟底,岂不是作孽……” 刘十八斟酌得失,直接否定李二狗这个不靠谱的坑主意。 等李二狗从沟对面滑了过来,刘十八这一行五个首先踏入地宫的人,总算真正聚拢到一起。 重点是这五个人间,再也没有更多的猜疑或隔阂,这点对刘十八来说,才是最大的收获…… …………………… “快走吧!不管探查到了什么,一两天之内我们都必须返回野田城,否则怕有大变。” 等刘十八四人跨越深沟,翠花婶便直截了当的督促了一句。 “没错!咱们得抓紧。” 刘十八赞同翠花的意见。 “翠花,你在担心啥子?俺就不信尼子经久和那帮武田老臣这么坑爹? 带着老司机精心打造的三千门三八大盖和三千家臣军,还守不住巴掌大一个野田城?别忘记,对守城方来说,城池越小越有利……” 李二狗闻言,直接拿大头针扎泡泡,把自己婆姨的一番话否决。 “二狗叔!” 刘十八拍拍李二狗的肩膀,凝重道: “你忘了柳生宗望说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德川家康是谁? 在咱们以前那个世界,康德便是京都警备司令,对现代化战争的发展史,不会比咱们更陌生。” “呵呵!” 李二狗冷笑一声道: “十八!你还说漏了一个人吧?你那个妻舅宁海东咧? 听说他就是眼下称霸曰本那个织田信长……” “对此!” 刘十八扭头看向李二狗,补充道: “我持保留意见,因为我没有亲眼看见这一幕,以讹传讹的东西,经不起琢磨! 还是快走吧……其他的,到时候再说……” 大好心情,被李二狗一番出人意料的话题给 浇灭了…… …………………… 五人一时无话,由最前面和最后面的两个人打开手电照明,一行人闷着脑袋沿漆黑的甬道磕磕碰碰的前进。 “这地方,果然有些古怪!” 赶路的时候,李二狗抽空嘀咕了一句,刘十八闻言一惊,抬头举目四望。 甬道当下,比刚进来的时候,要逐渐宽敞一些,可整个空间仿佛是一个大冰柜一般,阴气逼人。 而白蒙阴气之来源,则是沿路倒毙的累累尸骨! 原来除了那深沟吞噬了几万工匠之外,这后面的甬道也不含糊,将没有坠落深沟的幸存者,全部困死在漆黑的甬道之内。 刘十八一行五个手电全部打开,边前行边四面查看,众人忍不住心惊肉跳,甬道中的累累白骨,数量果真惊人…… “劳资一开始还说曰本人口不多,估计工匠也就三五万毛边,这往后一看,岂止岂止啊……” 李二狗豁着牙齿,骂人都有些嘴漏风。 “俺!讲实话也头一次看到……” 蒙天放低着脑袋,感觉脑子有些不好使了。 在前世为人的时候,蒙天放当兵本质上也算是杀人如麻的将军,就算这样也被眼前残暴杀戮的尸骨堆震惊了。 要知道,从尸骨上残留的服饰残骸分辨,这些都是刨土的泥娃娃,都是一些手无寸铁的农民,简单点理解:都是最低等的普通生物…… 不管这野田城地宫到底是谁秘密建造的,徐福也好,嬴政也好,或者其他什么人,怎么下得去手? 甬道地面和两侧摸起来非常不平整,刘十八一行人阴着脸走来坑坑洼洼,好似挖掘得极其匆忙…… 重点是,这条通道有逐渐下行的感觉,且空气中湿气越来越重。 忍着作呕的感觉,刘十八一行五人摸黑行走了数个时辰后,终于一步踏出甬道,眼前一片宽阔,手电筒竟然照不到边际…… “吼!” 众人正不知东南西北,更不知往哪里迈步的档口,只听黑暗中,遥遥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 “嗷呜……” 低吼声,连绵不绝,在地底巨大的空间来回激荡,令人心神颤动。 “这是什么玩意在叫唤?” 索兰塔惊惧的侧耳聆听,三八大盖直接上膛,然后低声问道。 “俺哪知道……” 蒙天放捏紧手中武器,摇摇头。 刘十八板着脸,侧头盯着索兰塔手上的那把精致保养改装的三八大盖,幽幽道: “我警告你,把扣着扳机的那只手给我拿开一点,要是走了火打到自己人,俺就把你一个人留在这……” “啊----不要!” 索兰塔惊呼,接着苦笑不得解释道: “头儿!枪的弹匣里一颗子弹都没得,弹夹捏在手里,还没来得及拍上去。” “嗯?” 刘十八定精一看,特么还真的没上弹匣,不由赞道: “索兰塔,这次要表扬你懂得轻重了!在这地底世界,热武器不见得管用,还不如蒙天放腰间的马刀和手里那把马槊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