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1章:戏里戏外、鬼比人多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11章:戏里戏外、鬼比人多

“他们不光时时刻刻警惕其他人袭击,还在黑暗中,将这条深沟的长短和出路与否,探了个清楚明白。” 半躺着靠墙擦三八大盖的索兰塔,插嘴道: “那么多人,没吃没喝能活多久。” 刘十八和李二狗闻言,举着手电同时对索兰塔照去! “啊……上帝!你们……” 电筒映出两人的面孔泛着绿光,将索兰塔吓得惊叫出声。 “上帝啊!你们两个人这是什么表情?干嘛像看怪物一样瞪着我?” 索兰塔突然看到两张泛绿的人脸,不害怕才奇怪,惊叫是正常反应! 哪知惊叫完毕,李二狗和刘十八对视一眼,面上又泛起诡异表情,仍旧笑而不语。 “卖糕!当着上帝的面,有什么话不能明说,没必要留一半,请直接说,我肯定可以接受的……” 索兰塔没等到刘十八回应,却等到了蒙天放的回应: “索兰塔你这蛮夷玩意,是不是傻的?深沟下面侥幸没死的人,还可以天天吃肉嘛!” 索兰塔一呆,下意识接了一句: “还不错嘛,命都快没了还有肉吃!” 刘十八冷眼看着索兰塔这个二百五差点气哭了,忍不住狞笑道: “蒙天放说的吃肉,是指那些被杀死的工匠身上的肉。 人肉懂吗?有些肉儿,可能历经几个月搏杀堆积发酵,腐败不堪了……” “呕!” 索兰塔总算明白了什么是肉,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狂喷乱吐。 可没等索兰塔吐利索直起腰来,李二狗又仿佛故意一般补充道: “人肉是有燥性的!加上堆积这么久,肉上面肯定长满了肉蛆!” “呕!” 索兰塔惊恐的瞪大眼珠,伸手捂住嘴巴,一副想吐又不想吐的可怜摸样,令人捧腹! 刘十八这会也心情大好,忍不住火上浇油道: “索兰塔!啧啧啧,你是美利坚人,书读得多。肯定知道肉蛆是啥? 那都是高蛋白啊,蒙天放所说的肉,说不定是这些长于腐败人肉之上的肉蛆才对!” “啊?我一枪打死你们……” 索兰塔脆弱的小心肝终于崩溃。 “啪嗒----啪嗒----啪嗒……” 嘶嚎一声后,这家伙竟端起三八大盖,对着刘十八,李二狗和蒙天放抠了几十下扳机! …………………… 阴森的甬道中,难得一阵轻松! 良久,索兰塔终于恢复正常,板着脸一言不发,若仔细看便能发现其实这家伙的脸还是绿的…… “头儿!现在咱们就在这道堆积了无数尸骨的深沟人梯这儿,现在咋办?” 蒙天放前前后后,又将坷垃角落再次摸索了一遍,却一无所获,于是开口问道。 刘十八眼角一颤,古怪应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叫花子不走空路,咱们当然要过去开开眼界。” “对!必须跨越这深沟去瞅瞅,但是相传古时的曰本人性情阴暗,谁知道在内里装了什么阴毒机关,看看长见识……” 听到要跨越深沟,绿着脸皮的索兰塔瞬间又红光满面! 刘十八哭笑不得,顺手拍了一下李二狗的肩膀,诡异道: “至于怎么过去,就要看二狗叔了,对不?” 李二狗面色一僵,忙道: “这深沟地宫里面有啥邪门玩意,俺哪里说得清楚?靠俺肯定白瞎……” 刘十八此时的语气有些不对,好似有点阴阳怪气,接着道: “哎!要是咱们原来的那个世界,凭借咱们的本事,哪里需在意这些? 一些小玩意,要是伤到我们几个岂不是笑话? 但眼下不中,咱们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稍不注意命都没了。 要是翠花婶在就好了,她那一手林暗草惊风的弓术,放在眼下是绝对的利器……” 蒙天放闻言眼珠一鼓,不服道: “哪里手无缚鸡之力?俺的力气好像很大……” “蒙天放,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刘十八咬着牙斜眼看了蒙天放说完了这一句,便继续向前走到深沟边,朝漆黑的对面凝视着! 等到李二狗,蒙天放,索兰塔三人跟上来之后,刘十八才突然对着深沟对面放声笑道: “翠花婶子,你玩够了吧?还不把绳子扔过来?” “啥?” 李二狗满脸尴尬,犹在装傻。 “哼!二狗叔你不地道,专程和翠花婶,演的一手好双簧,专门来忽悠我是吧?你当我是傻子不成?” 刘十八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李二狗。 “造!你小子果然是人精,劳资问你咋看出来的? 俺特意让老司机给翠花,忍痛镶嵌了满一嘴白瓷牙……这都没瞒过你?” 刘十八抬起手摸着额头,摇头叹息道: “额造!我一早就说,弱智才是一个人最大的硬伤……” 李二狗瞪着刘十八,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怒道: “你敢说二狗叔是弱智?” 索兰塔也忙挤上前,好奇道: “从哪里看出来,这老东西是弱智?” “俺也想知道。” “滚……哎呀!” 蒙天放适逢其会附和一句,差点气得李二狗掉到深沟里去。 “你到底咋看出来?你不会一开始,就看出翠花婶没问题吧? 老子不信了,特意叫翠花和平时的调调大不同了咧……” 李二狗摇着脑袋,白发飘飘! “我说嘛,智商弱了!才是硬伤……就算我看不出来,难道老黑的那一嘴本事,还看不出来真假嘛?二狗叔你说傻不傻……” 刘十八憋着笑,将其中门道说完,便躲到一遍吆喝道: “翠花婶,你还等啥咧?” “嗖……” 刘十八话语刚落,便听见深沟对岸发出强劲的离弦之声。 “咯咯咯!” 对岸,果然传来了翠花婶的娇笑怒骂声: “老不死的!硬是忽悠老娘受了好大一份罪,拔满口牙齿,疼死老娘了!” 刘十八神情微动,突然问道: “翠花婶,你们搞啥都没关系,那都是为我好,我懂? 可是俺只问一件事,特么老黑跑哪去了?没和你在一块,这双簧没老黑你们咋演戏的?” “没看见!” 翠花一愣,讶然应道。 李二狗和刘十八同时问道: “真的没看见?这不能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