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今天、我是将军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0章 :今天、我是将军

见监室内所有人服软,刘十八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于是缓缓走到高高的铺板中间站好,眼睛在监室每个人身上扫过去。 大家都明白,从今天开始305监室,真的变天了。 这里的霸主,就是这个看起来略显瘦弱的年轻人,几人相互看了一下,默默叹息一声。 这时,猥琐男路小林志得意满,从刘十八身后一下窜出来,厉声吼道: “干什么,傻坐着干什么?这么不懂事,赶紧都下铺板,在通道站成一排,看不出来?大爷要训话吗?赶紧的……” 这下,将刘十八弄得愣了一下,难道以前就是这样的规矩? 号子里,权利交替的时候,大爷要这么高高在上,训话 铺板的高度约有一米,刘十八站在上面确实比下面的人,要高出一大截。 这样的感觉很好,大权在握的滋味,以前刘十八未享受过。 没想到,在黑狱中通过拳头,竟然能掌控九个强悍重犯的生死,这种感觉很美妙,很刺激。 有一刹那,刘十八都忘记了自己是进来干啥的。 转头微笑的刹那,刘十八还是看到了武世勋眼中的阴毒和愤恨…… 监室里其他的几个人,听见路小林的声音,没有什么反抗,乖乖下到铺板,在通道里按照自己的位置站好。 那鼻毛四人自然站在最后,在他们前面就站着武世勋。 田明建和木杉老头,站在最前面靠近铁门的地方,位置不变。 号子里,就有号子的规矩,你再有权势再厉害,在这儿,就得守号子里的规矩,所谓盘龙卧虎就是这么个道理。 说实话,刘十八还是头一次在这么多狠人面前训话,有些小不自在,面上浮现一丝尴尬,但没一会便神态自若,清清嗓子含笑道: “各位前辈。” 刚开头,刘十八就发现田明建站在下面挤眉弄眼做手势,不由古怪道: “咋了?” “你小子现在是大爷,不能称呼我们为前辈,你只能称呼兄弟们,恩!就是这个意思。” 田明建咧嘴一笑,那笑容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说完的时候,武世勋则狠狠侧头瞪了田明建一眼,他也装没看见一般。 刘十八额头浮现一丝黑线,刚开口就闹了个笑话,不过好在,最近他的脸皮比较厚,毫不在意继续笑道: “嗯!那好,各位老兄弟,怎么这么别扭呢?既然大家抬举我做了大爷,那我也要定个规矩。 大家听好,在这个号子里我说一不二,否则别怪我断你手脚,相信我能做得到。 反正都是无期中的无期,也不差再多加几条罪名。 你们不是常说,从奴隶到将军?今天,我就是那个将军。” 顿了一下,刘十八不自然的走动几步,接着道: “在305里,从今天开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肉大家一起吃,有喇叭大家一起吹。 还有,将军楼帮前面三个大爷擦菊花的规矩,要改一下,自己擦行么?” 刘十八前面的几句还算靠谱,但最后的一句话,直接将号子里的几人震得瞠目结舌,随即爆发出了一阵哄笑。 “好……”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是啊!有肉吃,有喇叭抽,谁还管谁当大爷? 有奶就是娘! 在号子这苦地方,你只要给我肉吃,给我烟抽,你反过来当我爸爸都行。 正在刘十八享受这春风得意,二爷木杉老头一句冷话传过来,将刘十八惊得一头冷汗: “将军?皇帝不差饿兵,你说得挺好,我问你一句话,你有钱么?” 刘十八闻言微微一笑! 众人一听,是啊?没钱穷得瑟个啥? “钱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来解决就是了。” 刘十八淡淡说了一句。 他记得次元空间的背包里面,还有五万现金,让祝英台去弄点吃的喝的抽的,肯定没问题…… 不过,刘十八看见木杉老头的眼神,就有一股揍他的冲动。 不过却发现田明建的神态有些奇怪,朝木杉老头不停努嘴,难道老家伙有钱? “解散吧,大家各自守规矩就好。” 说罢刘十八来到木杉正雄身边坐下,田明建也顺势走了过来。 “老头,我身上还有六千块钱,难道不够开销?” 听见刘十八的话,木杉老头翻个白眼,正准备开口就被田明建在边上打断道: “一包烟就要100块,平时一盆肉也就够几个人吃。 你现在要搞什么富贵同享,起码一顿肉得三盆,一盆肉多少钱你知道不?” “多少钱我看一盆子最多五斤肉吧?一百块?” 刘十八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老大,一百块只能喝汤,一盆子肉是五百块,三盆就是一千五百块。 恩!就是这个价,按照你说的,明天就要吃红烧肉,加上一人一包香烟,立马两千五百块就没了。 也就是说你身上的六千大洋,能吃几天?” 田明建的话,让刘十八不由皱起眉头,他没有想到号子里物价高得离谱了。 自己次元空间的背包里,倒是有五万现金,找个机会拿出来用用,也管不了几天…… 说道这,田明建脸上竟有一丝犹豫,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刘十八有些奇怪,不由问道: “还有啥一块说出来,憋得慌。” 田明建脸上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让刘十八有些心中发毛。 一个体态彪悍的老汉子,露出这笑容,让人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是这样,其实俺们还有一点忘记说了,黑狱里面每个监仓不是有五个监室吗? 其实监仓和监仓,监室和监室之间也有竞争。” 刘十八不由奇道: “竞争什么?关在黑狱里有啥好争的?” 说道这,边上翻白眼的木杉正雄,竟然也露出了一丝猥琐。 刘十八怒道: “你说,怎么回事?” 木杉老头的笑容还是那么猥琐,轻声笑道: “四个监仓,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其实监室里面的在押犯是可以出去放风的。 也就是说可以到外面的地窟中活动一下腿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出去的时候由大量的士兵看押。” 刘十八不由越发疑惑,古怪道: “出去怎么了?难道里面的空气和外面不一样?” ……………… ps:明早7点更新一章,晚上7点一章!此外,感谢打赏天书的读者,或有遗漏: “奋斗,淡定哥,蓝调,从头来过,501大仙,你不懂依然,孙文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