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诡异的凶煞之地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4章 :诡异的凶煞之地

尽管如今是一个崇尚个性和自由的时代,但衣着装饰还是讲究原则。 男人穿得越不着调,越容易被人鄙视。这是年轻男人着装容易犯的错误: 穿有明显的品牌标签的衣服就是极大的错误。 但,曹雄给刘十八挑选的这件巴宝莉男士风衣从外面看,绝对看不到任何品牌标识。 懂行的人只能从款式上看出一些端倪,这件浅灰色的风衣,则很好的解释了什么叫内敛和奢华。 随后一老一少两个暴发户,再次进了一家时尚贵族造型店,将刘十八乱鸡毛一样的发型和面颊给好好整理了一下。 完事后还附送了男士简妆,总共花费五千八,两人的套餐价…… 另刘十八格外不爽的是,曹雄那老家伙,竟然办理了一个坑人的年卡。 年卡竟然是修理山羊胡须的,价格:三千! 全身上下被钞票武装起来的刘十八顿时象换了一个人,显得老成大气。 平凡的面容配上浅灰风衣,双手斜着插在口袋里,简洁中略带飘逸,同时又有几分说不出的灵性。 在太阳的照射下,刘十八的脸上因为昨晚睡眠不足,反而显出一种淡淡的苍白。 这种诡异的苍白,却无时不流露出一丝高贵淡雅气质,冰冷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平凡中的奢华,不得不使人感到惊叹。 此时的刘十八随意站在贵族造型店门口,曹雄则满脸含笑的站在身后。 刘十八随手掏出舍不得扔掉的许昌牌香烟,掏出一根,用刚买的登喜路打火机点上,深深吸了一口。 这,就是装逼的感觉? 真好! 紧接着刘十八微微一笑,慢慢吐出一条烟雾,心态和气质上的变化,让刘十八有些飘飘然,不由仰天长叹: “钱,真是个好东西!” 曹雄暗暗一撇嘴:没钱你就不是个东西…… 刘十八自己不知道,就他现在这幅样子,对小姑娘,或者是一些深闺少妇有多大的杀伤力…… “钱还是少了点。” 刘十八叹口气,掏出口袋里面和自己的形象完全不符的诺基亚8088。 “上官姐,你在上班吧,等下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地方你来定怎么样?” 刘十八给上官雅拨了个电话。 自己好歹也占了人家一点小便宜,吃顿好的补偿一下也是应该的。 刚好手头还有将近两万块,吃光用光,身体健康! 看着刘十八那肉疼的表情,曹雄得意洋洋的在自己精心修剪的山羊胡上轻抚一把,仿佛得道高人一般,目光深邃的说道: “十八,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会用钱的人才会赚钱嘛。” “败家的老东西,我们今后穿得光鲜,但是要躲在家里吃方便面了,你知道不知道?” 刘十八满脸狰狞。 接着,刘十八仿佛又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问题,补充了一句道: “才买了一套行头,我万一穿习惯了,没有换洗的咋办?” 曹雄将双手一背,优哉游哉的转身就走,嘴里面咕哝着: “我哪知道,先去弄碗鸡汤喝喝……” 远远的曹雄还补充了一句: “快来,老汉身上没钱!” 好一个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 ……………… 正在大快朵颐喝鸡汤的刘十八,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同一个单位,许昌第三建筑公司的领导,项目经理米定国打来的。 “刘十八,你立刻赶到西环中段,也就是老夏侯渊墓那附近的地铁工地去。 那里好像出了一点事,另外的一个测量员出差了,你过去看看。” 刘十八莫名其妙的问道: “我不是请了三天的假么?明天才上班。” “啊?你小子牛了?我没让你上班,就是让你去看看,据说是挖到了一个古墓,一句话,你去不去吧?” 本来,刘十八是打算拒绝的,但是一听说有古墓心中就一喜。 自己不是摸金校尉的后代么?既然选择的这条路,那么就应该去见识一下。 否则自己爷爷从小教授自己的那些歪门邪道岂不是没了用武之地? “十八,啥事啊?赶紧趁热喝鸡汤,凉了就没味道了,啧啧啧……” 曹雄瞥了刘十八一眼。 “哦,单位的经理让我去西环工地一趟,说是那里挖到一个古墓,让我先去看看,否则阻碍施工进度。 要不这么着,你先回家,等我忙完了再说?” 曹雄老眼一翻,大喜道: “有古墓?走走走,我们同去,说不定能发一笔财。” 嗯?发财? 对啊,要发财…… 看看自己的一身品牌男装,还差一套换洗的呢,赶紧挣钱才是正道理。 俗话说得有理,由简入奢容易,由奢入简就难了。 喝完鸡汤,两人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西环夏侯渊墓附近。 二十分钟后,一老一少两人就赶到了目的地,在工地门口被拦了下来。 “喂喂,施工重地,闲人免进。” 站在门口的一个四十来岁的安全员叫道。 刘十八愣了一下,怒道: “老周,你说啥?我是十八啊,你不让我进?” “啊?刘十八,卧槽你这是干嘛去了?穿得人摸狗样的? 鸟枪换炮了啊,这档次也高了?啧啧,都是名牌奢侈品啊,你小子是不是发财了?” 老周虽然是安全员,可那眼光可毒辣得很。 “别胡说,我这穿的都是山寨货,对了,经理让我来看看,里面出啥事了?” 刘十八笑着递给老周一根烟。 “哦,挖掘机挖到一个古墓,外面挺坚固,目前正在排水,已经通知市文物管理局的人了,他们先到了,你快进去吧。” 老周点燃香烟,看了刘十八身后的曹雄一眼。 刘十八点点头,和曹雄两人晃悠悠的跑了进去。 走了没多远,就看见数百米外的涵洞隧道上围了数百人,其中有一些工人,还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意外的,刘十八竟然还看见了昨天见面的周世达。 周世达也看见了刘十八,在看见的一刹那,他愣了一下,仔细的在刘十八身上看了一眼,又好奇的看了看曹雄。 “刘十八,还有这位老前辈,又见面了!” 周世达满面微笑,仿佛早就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不愉快。 这人城府很深,喜怒不行于色,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啊。 刘十八冷着脸点点头,曹雄则淡淡的看了周世达一眼。 叫过一个工头,刘十八问了问具体的情况。 曹雄往隧道里面看了一眼,看见几块石板露在地下水的面上,面色微微一变,转头问道: “十八,怎么说?” “隧道掘进的时候挖到了几块青石板,发觉是古墓,然后就通知了文物管理局的人。 等他们过来的时候,里面有些积水,现在等着把外面的水抽干,他们就准备派人下去清理。” 刘十八随意的答道。 曹雄闻言默不作声,独自一人围着隧道五十米的范围背着手走了两圈。 在这期间,刘十八和周世达都暗暗的看着曹雄,在那里东看看西看看,还不时的伸出手指掐算一番。 回到刘十八身边的时候,曹雄面上铁青! 看着曹雄的面色阴沉,刘十八诧异道: “老曹,咋了?” 周世达见状也隐隐的往这边暗暗走了几步…… “十八,我们离开这里,这是个凶煞之墓,是大凶大吉之地。” 曹雄悄悄的解释道。 “啊?怎么说” 刘十八闻言一惊。 曹雄白了刘十八一眼,咬着牙说道: “你爷爷就一点没教你看风水?你自己看看四周的地形地貌?不生则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