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6章:笑意当尿意潇洒、明白人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96章:笑意当尿意潇洒、明白人

“杀……” “砰砰砰……” “轰轰轰!” 不愧是闹中取静,野田城墙上惨烈的厮杀惨嚎声,不停从城墙墙角处震荡传来。 却还是无法撼动几十名柳生家的年轻忍者,硬生生营造出这种意境----或说:奇妙的静! ……………… 老槐树下,仅剩的白发老武士,仍抱剑虚靠树干,好似打盹从没停下! 破败庙宇附近,倒塌半壁山崖的上下,半人高的枯败杂草丛中,静静伏趴着二十个一字排开,身着红铠的大秦亲卫。 这些亲卫眼珠儿----好似也张开不闭? 细细一看,却道是----真看直了眼! 那帮隔他们没多远的柳生家的年轻忍者,仅仅用鼓眼珠不落眼皮,这么个几乎赞成逆天的小动作. 便成功给这些穿越时间线后,数年来一直罕有敌手,且傲气冲天的大秦死士亲卫们,正儿八经的上了宝贵的一课! 人外有人天外天! 谁敢说普通寻常人,做不出神仙也得泪奔的逆天创举? 重点是,这帮忍者是九州倭人,不是罕见的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群…… 二十名潜伏内圈的武田亲卫中,有一名和秦六威望差不离,叫秦三的副将,低首凝重对身侧几名死士道: “我等奉命坚守入口,不能随主公下墓!但俺觉得,很有必要把刚才看到情形----说给主公知晓!” “善!” 秦三身周的几名亲卫,同声附和。 可怎么将消息,送进去呢? 秦三扭头,遥遥注视着一整天没歇气,仍杀声震天的城墙,嘀咕道: “主公临行前交代,有个叫出浦盛清的忍者,负责进出传递消息?人呢,为何还不来……” ……………………………… 话分两头…… 刘十八一步踏出,穿过老槐树的那颗树疙瘩,随着李二狗和蒙天放之后,到达一个暗无天日,漆黑漆黑空旷地底空间…… 一脚进入,刘十八便习惯性的用出技巧,一个小翻身轻巧落在地上。 “呼!” 起身后,刘十八暗暗吐口气,眼前完全一片蒙蒙黑,啥都看不到。 “二狗叔!翠花婶,你们可在?” “蒙天放?” “索兰塔你个鳖孙,在哪呢?” “老黑?老黑……” 脚步微微挪动两下,刘十八还是没忍住憋,低声叫了两声。 “十八!俺在你脚下挺尸咧,你别踩着俺……” 谁知叫声未落,一声带极大回声的响动,直接在刘十八脚边炸响,将他惊出一身白毛冷汗。 “头儿!” 随后,蒙天放的声音,也在五六米外响起。 “卖糕的上帝啊!我都睡了一觉,你才来!” 身后响起的,是索兰塔不着调的上帝之音, “这树洞下面,你们先进来,有什么讲究没?” 刘十八心中一动,闷着脑袋问了一句。 “没!什么都不知,也看不见……” 蒙天放在看不到的地方,低声回应。 “用燧石点个火把,很难?这也要等俺来?膈不得俺那几个打火机,是不?” 刘十八咬牙切齿诅咒了一句。 “哼!” 索兰塔哆哆嗦嗦的摸过来,一把拽住刘十八的袖子,胆战心惊道: “上帝!求你千万不要拿打火机……否则咱们直接见上帝去!” “嗯?” 刘十八这才警觉回神,忙张大嘴深深呼吸两口,咀嚼了几下,才迟疑不定的问道: “这是啥味儿----怪好闻的?” “嘿嘿嘿……好闻吧?小时候汽车尾气没少抽的孩子,都这么说!” 李二狗阴阴一笑,漆黑之下看不到他是啥表情! 但刘十八却深深知道,二狗叔的心里,此时不好受! 刚才下到树洞下的地宫内,刘十八叫了一圈,所有人都回应了,唯独最先下来探路的翠花婶,没声儿! 当然,更早下来,几乎一天一夜的老黑,更不知所踪! “二狗叔……” 刘十八低声唤了一声。 “十八!那手势俺懂,你无需多说!” 黑暗中,李二狗的声音,却好似平静下来。 “你们说什么?” 索兰塔果真是好奇宝宝,一念不合就张嘴,完全不管你心里,有伤没伤! “没啥……” 刘十八想了想,最后突出两字。 “十八!劳资相信你不会无地放矢,对吧?” 李二狗的声音,幽幽响起。 刘十八身形一僵,心底暗暗一惊,口中却叹道: “二狗叔是否感觉,还有稍许的:一日夫妻----百日恩?” “…………” 李二狗闷头没吱声。 可他不说话,刘十八反而心中一亮,把握住了关键,伸出脖子直接问道: “二狗叔,你给俺老实说!和翠花婶,有多久没和翠花婶……那个?” 李二狗看不见面上啥表情,却听他怒道: “哪个,那个啥你那?你小子明着给叔问来……狗日瘪犊子……鬼大了!” 刘十八心一紧,咬牙一字一句道: “那啥?多久没见,白肉汹涌波起伏,茅草洼深浪翻云咋?” “呼……” 仿佛戳到痛脚,只听见李二狗的喘气声,却没听见回应! 索兰塔,特么又成了好奇宝宝,挤到两人中间,两眼一抹黑,他也不忘拍马屁大赞: “华夏文化真有意境!卖糕的上帝,估计也听不懂吧? 对了头儿,给我解释下ok,这两句描写的什么意思?” “你……额造你!” 刘十八没忍住,骂了一句。 李二狗却仿佛通透了,直接对索兰塔没好气应道: “没啥意思!十八问老头子,和我家翠花老婆子,多久没啪一泡造孩活计了……” “丝丝……” 索兰塔方向,传来倒抽凉气的声音,接着却听见他哭丧的叹息声: “卖糕的?二狗老头儿还干得动?不信!上帝啊,请怜悯一下你的信徒索兰塔吧! 我都忘记了,自己也是个男人了……” 刘十八,听着索兰塔和李二狗的对话,实在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摇了几下头! 最后,刘十八无奈还是硬起心肠,直奔主题朝李二狗低吼一声怒道: “二狗叔!你倒是快说!多久没啪了?” “很久……” 李二狗膈应了半晌,却应出两字模棱两可,,最后破天荒,竟开口对刘十八问道: “十八!你----还有以前路小林给你卷那种喇叭?大喇叭不?俺如今,真的想来一口……” 刘十八和索兰塔闻言,直接对着面儿摸索着握住对方的手,两人都憋着一股气,不禁背靠背对着黑漆漆的地穴,开始用各自的尿酸,浇灌着愤怒的黑土洞…… 他两人听到李二狗最后那句神来之笔”来一口”,无奈之下只得把憋在心里的无边笑意,当做无边的尿意给潇洒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