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章:老槐树丫上、竖起的汗毛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91章:老槐树丫上、竖起的汗毛

刘十八来回度着步子,面上浮起焦虑之色! 他停下脚摸着下巴,叹息道: “这点,其实一开始我也有感觉,在两渊把德川家康打残了,有织田和德川的同盟关系来看,中间不该隔半年。 眨眼几个月,我们也没见一个足轻来讨伐武田家,这本身就有点不可思议。。 一等到毛利胜勇带着数万军队出阵,各路大军才迅速集结,一举包围野田城!” 李二狗插嘴道: “奇怪!织田信长的实力和号召力,最少能组织十五万足轻讨伐你。 难道,还害怕一万人守孤城?至于等小半年,等你筑城,造武器,编练新军,然后把你养肥了,壮实了才来和你打?” 刘十八猛的抬起头,仿佛抓到了什么重点,可是一眨眼喘口气的功夫,好像又忘了! “轰轰轰!” “喝喝哈……” “嘿嘿嚯……” “平平平……砰砰砰!” 遥远的野田城瓮城方向,终于传来了震天号声,士兵们提气的惨嚎声,铁炮队组成排子枪,的杂乱射击声…… 刘十八久久凝视着野田城方向,眼角眯了一会突然扭头道: “秦六立即回去!保护好环夫人和别离。” “哈!” 秦六不舍的看了看大槐树,转头飞奔而去。 刘十八又转头看着不远处,呆坐养神的柳生宗严令道: “宗严大人,此次我和本田二狗,丰田翠花,索兰塔,蒙天放四人去野田城地穴一探,希望你就守在老槐树这,不要离开半步!” 柳生宗严闻言一愣,眸中浮起一丝感慨和复杂的神色,但身子却立即跪拜在地,大喝回应道: “哈!属下誓死不离老槐树半步,静候主公折返! 另,吾所属的柳生家族,还有三十名年轻的中忍,本次也被吾召唤而来,眼下全在城内,不知能否招来和属下共同驻守?” 刘十八眼珠一眯,淡淡道: “信得过么?” 柳生宗严又一次缓缓拜服,几乎将白须飘飘的脑袋埋进土里,低声用只有刘十八一人听见的声调应道: “主公不是凡人!当然更不是吾等九州人,中年时吾也走南闯北,求助剑道破镜之道。 所以,吾曾协长子去隔海相望的明国游历,侥幸懂一些明国话……” 刘十八背着双手,凝视柳生老头,放在背后的两只手却,没来由暗暗一紧…… 柳生宗严的话,不见得多小声,李二狗夫妇侥幸也听到一些,不由大惊失色,拔刀便围了过来,面带杀机! 柳生宗严后背一颤,却吐了口气道: “主公要吾闭嘴,只需要下令即可!吾必定会以当着主公的面,剖腹尽忠为荣!” “柳生宗严的命,都是主公所赐,某不敢忘却!主公若要封口,拿去便是了…… 吾今生亏欠主公一条命!但求主公善待柳生家那些年轻的中忍。” 柳生宗严的语气平静下来。 “呵呵呵!宗严大人想多了……” 刘十八哈哈一笑,用眼色示意李二狗夫妇不要动武! 而他自己,却严肃道: “我在这留下了二十名亲卫,联合你的三十人,共同守护好老槐树方圆百米。 我只有一个要求,除非你们全死光了,只要有一口气,谁也不许后退半步,不能放一个人进出。 同时,你还要等候,同为上级忍者的出浦盛清,将他传回的战况和消息,送到我手上……” “哈!” 柳生宗严慎重的回应,脑袋叩首不止! 刘十八果断转身,边走边道: “二狗,翠花,索兰塔,再加一个蒙天放,我们立即进地宫一探。” 说着说着,刘十八眼珠突然一鼓,顿住脚步大惊道: “我突然想到,宁海东和德川那一行人,为什么等这么久才来找我们了。” “总不会为武田家的金矿吧?” 李二狗满脸鄙夷之色。 刘十八咬牙摇头,诡异狞笑道: “不!我刚想到一个有趣的可能性!你们说这织田也好,德川也罢,还有那其他大名土豪们。 凭啥迟不来早不来,为啥掐着地宫入口被找到,他们就来了?” 翠花张大嘴,指着刘十八,又回手捂嘴道: “你说?难道他们最终目标,也是野田城地宫?” “不会吧?有这么巧合得事。” 刘十八点头不语,飞快一个箭步蹦上老槐树,焦急道: “快!我们要快一点。要是下面有生路还好说,要是没其他幺蛾子,说不定就是死路一条了,被人前后一堵,那算绝路了!” 索兰塔,李二狗,翠花,蒙天放等人闻言,立即小跑到小槐树下先后攀登而上。 落到树丫上的时候,李二狗忍不住问道: “十八!你说这地宫里,有啥子玩意呢是谁呢?” 正蹲下低头,着手破除老槐树上一虚妄幻境的刘十八,手部动作一僵,一字一句狞笑道: “依我预测,八九不离十肯定嬴家人,比如嬴政,扶苏,胡亥之类……” “有完没完?秦始皇嬴政的坟堆子,十八你挖了多少个? 没三个也有两个吧?难道这又是一个,老娘不信邪……” 翠花吃了几节人形太岁,加上李二狗这老不休近来天天滋润着,本越活越年轻。 可这嘴一瘪,翠花的脸皮儿扭曲扭曲着扭之下,还是显出一丝,让刘十八顿觉恍惚的错觉来…… 翠花的表情,这会咧嘴笑咪咪哒,比划比划绝对能塞进一个大粪勺。 可这一幕,也让刘十八汗毛直竖,下意识的回忆起少年时的刘家屯…… 那会刘十八还在读二本咧!他就记得徐娘半老的翠花婶,喜穿肥厚藏棉裤,大红袄,看着喜庆! 可翠花婶,平日少言寡语话不多,皆因她不喜开口! 哪怕,被公爹李来福,胡扯淡污蔑她和自己师傅,也就是刘十八的爷爷有那么一腿,她也憋着不辩解。 哪怕棉裤扯掉半截得拎着跑,几缕黑毛迎风飘荡,她也在所不惜,就是瘪嘴咋地…… 其中冤孽说来简单,皆因翠花婶平日嘴不敢太张大,一言一笑这么一张嘴,就是满口大黑牙…… 李二狗,此时也接着自家婆姨翠花话头,诡笑道: “再说了,失踪的黑大个秦大,也就是别离他亲爹,不一早就承认自己就是那个不死不活的嬴政? 哪还特么的吃多了,把祖坟修建到这儿来?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