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环夫人的妖孽情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87章:环夫人的妖孽情怀

野田城后山断崖,破败寺庙附近的老槐树下,站着一堆人,人虽多却寂静无声! 细细一看,有蒙天放在内大秦死士二十人,李二狗和翠花夫妇两人,索兰塔一人,最里面贴着老槐树站的,便是刘十八。 这时,正好野田城内平地起惊雷,白昼响鬼哭的时辰! 环夫人两声鬼哭狼嚎,不光吓到城墙内外的人,也吓到了老槐树附近集结的刘十八一行人…… ………… 李二狗眨巴着眼珠儿,瞪着刘十八疑惑道: “人都齐活了,十八你还在等啥?快些进去,咱们也好快些出来。” “不慌!我在等两个人。” 刘十八淡淡一笑,凝视着城内通往后山的一条小路。 翠花闻言面色一紧,忍不住也问道: “不会是等环夫人和老司机吧?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咱们画个大馅饼,自个儿扯呼了?” “呃?” 刘十八面色一僵,咧嘴哭笑不得的对翠花解释道: “翠花婶,你在想啥呢?咱们就进去找找老黑,指不定一会就出来了。 再说了,我们要是不留下几个人来镇住场面,武田家的足轻们,怕不立即投诚缴械了,还打个屁……” 翠花满面不服,争辩道: “那你留下谁不行?要把环夫人和老司机留下?他们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还要照顾别离。” “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呵呵,翠华婶你恐怕看走眼了吧? 应该反过来说,在座的人不管留谁,都不见得守住大规模围攻之下的野田城!可唯独留下环夫人,却有这可能使城池安然无恙。” 刘十八带着自信,对李二狗夫妇解释道。 李二狗夫妇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还挤眉弄眼相视一笑,翠花摇头古怪道: “这话鬼才信,那娘们除了搔首弄姿还会啥?估计这几个月她没把你伺候舒坦喽,你这会公报私仇,送人家去陪砍解恨是不?” 刘十八懒得解释,挥挥手道: “翠花婶你都说鬼才信,那你不妨挨个问问咱们在座的这么些个人,有几个信我,有几个信你的。” 翠花面色一僵,怒道: “老娘还真不信,问就问!” “问……” 刘十八头也不回将手一挥,凝视城内通往此地的小路。 见状,翠花扭头瞪着李二狗,嘀咕道: “自家老不死的,就不问了,肯定和俺一条裤子!” 接着,翠花便看向距自己一行最近的蒙天放,开口问道: “天放!你是个实诚人,说句公道话,你信不信,有了环夫人和老司机坐镇,能守住野田城?” 蒙天放面皮扭曲,眨巴几下眼珠,淡淡道: “俺----信!” “什么?” 翠花闻言一呆,满脸不可思议屁颠屁颠,跑到下一个亲卫身前站定,仰头问道: “有环夫人坐镇野田城,能保城池不失,信不?” 那亲卫面色木然,点头道: “俺也信!” 翠花差点疯了,面色扭曲道: “是不是因为刘十八是你们主公,你们故意讨好他?” 那亲卫面色仍旧木然,摇头道: “俺们从不讨好主公,只为主公赴死!” 翠花闻言词穷,蹒跚走到下一个亲卫面前,还没开口,便听那亲卫直接说道: “换了其他人守野田城,俺都不信,可若是环夫人守城,俺信九成九……” 翠花眼神凝固…… 蹒跚着走到下一个…… 又是下一个…… 又下一个…… 最后一个…… 从蒙天放一直问道最后一个亲卫结束,一连二十个人,没有一个人说不信环夫人守不住野田城…… 然后,翠花目光呆痴来到吊儿郎当,细细擦拭着三八大盖的索兰塔面前,机械般开口道: “洋鬼咋,你信不?” 索兰塔茫然抬头注视着翠花,翻着白眼疑惑道: “碗?” 翠花嘴角颤抖,憋了半晌的怒火瞬间被引爆,抄起身后背包内一个大瓷碗,仰头朝索兰塔罩过去骂道: “这个碗儿,够大不?额造你奶奶……” “蓬……” 曰仿宋代技术烧制的大瓷碗和美利坚脑壳,来了一个跨时空的亲密接触!好在没破损,留下一个大苞而已! 索兰塔视线凝固,抬手将脑壳上的破瓷片抹到地上,翻着白眼嘀咕道: “卖糕的!我说不知道,是因为你是女士,所以我想给个面子,让你知难而退。 谁知比回答你能守住,我信更倒霉!还反倒挨了你一下,这才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翠花黑着脸,再一看特么没人了,只剩下自己那丑得没人要得老头子李二狗! 李二狗笑眯眯道: “媳妇!你来了?来来,来问俺呗……” 翠花没好气,怒甩李二狗一个飞脚狗吃屎,大怒道: “你好顺着老婆的意思,回答俺不信是不是?丢人不……” 李二狗满面委屈,擦着没几颗牙的嘴皮恼怒道: “劳资迁就你,回答俺不信,难道还有错?” 翠花一本正经的点头道: “有错!因为刚才给你一脚那会儿,老娘自己都信了环夫人那妖精,绝对能守住野田城! 你这会反倒来唱反调,岂不是恶心老娘,滚……” 李二狗这下真的呆住了,瞠目结舌道: “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了?那你这老娘们,到底,是信还是不信?” 刘十八实在听不下去了,回身拍拍李二狗的肩膀道: “不管你信不信,回答得对不对,你都得挨打!这都不懂……” “凭啥?” 李二狗脖子一硬,满面老皮扭结到一坨,就表达出两个字:不服! “她面子拉不下,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撒气,你这会还去膈应她做鸟? 她不找你当台阶出出气,找谁,你说是不是?” 这解释算通透仁厚,明事理的人都懂,李二狗脖子一缩,哭丧着脸暗道声: “晦气!” 刘十八哭笑不得,扭头减李二狗夫妇两人都黑着脸,无奈笑道: “其实!若是换了我站在翠花的地步,我特么也不信啊,可我知道蒙天放他们信。 为啥?因为他们曾经和环夫人在一块战斗过,深深知道这女人,是有多么的与众不同……” “哪儿不同?难道叉开大腿的幅度,比一般女人角度更大一点?” 翠花今儿个好像吃了火药般,每一句都带着顶缸的味道。 ……………………………… 0点之后,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