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鲜衣怒马震九州,恰逢巾帼战须眉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79章:鲜衣怒马震九州,恰逢巾帼战须眉

“环夫人,将代表家督和诸位一同迎敌!” 马场信房和尼子经久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听见刘十八安排,这两个顽固不化的武家重臣,差点疯了。 从没见过主公自己不见踪影,却派遣一个女人陪着军队参与守城之战。 “主公不可!你怎么可以将夫人留下,她无法激励诸将士,更无法坚定众臣的必死之决心……” 马场信房鼓着眼珠惊叫,满脸的怒火。 刘十八眼珠一鼓,咬牙切齿道: “劳资!不,本家督慎重的说一遍,环夫人仅仅是她的名讳,然而并不是本家督夫人----你们滴,明白?” “不明白……” 尼子经久和马场信房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应道。 “好!不明白就不明白,你们只要明白一点就行,环夫人绝对能激励众将士气,增加诸位的守城决心。” 刘十八摇摇头,感觉和代沟太大的人类,简直没法继续沟通。 “主公……这?” 马场信房抖着下颚几缕胡须,还待再说,却被尼子经久拉扯住了袖口。 “纳尼?” 马场信房有些恼火,你特么不帮着劝解主公改变心意也罢,还拉爷们袖口作甚? “信房大人,请看门口。” 尼子经久轻声在马场信房耳边嘀咕道。 “嗯?” 马场信房回头一看,却看见门板似的蒙天放身后,立着一位俏生生,美丽非凡的白衣女子,正含笑叩首…… “额……” 马场信房感到血压仿佛有些升高,呼吸有些急促,浑身充满了活力和展示自身强大的念头。 “呼……” 平复了一下呼吸,马场信房再定睛一看,竟然正是环夫人。 “信房大人,尼子经久二位大人,奴家随了主公的心意,决意守城,为主公分忧就是了。” 环夫人笑盈盈的看着两位武田家的重臣,唇齿轻吐。 “见过夫人!” 马场信房和尼子经久,仿佛是丢了魂,鬼使神差的同时转身,对环夫人深深一稽。 “咯咯咯……” “不敢!奴只是主公身边一个侍女,如何敢当二位大人重礼。” 环夫人满脸笑眯眯,风轻云淡解释自己的尴尬身份,边说边白了刘十八一眼…… “额!” 刘十八咬着牙,轻轻闭合眼睑,静默不语。 这一眼落在所有人眼中----风情万种! “嘶!” 众人心底,齐刷刷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呼呼呼……” “臣!立即执行主公之安排,先行一步。” 尼子经久低着头剧烈喘息,不敢抬头去多看一眼这个美艳不可方物,浑身充满魅惑的女子。 “老臣,老臣!也先告辞去信繁大人处应对粮草事宜。” 马场信房人老成精,但也为自己的失态而感到惊讶。 ……………… 看着马场信房和尼子经久两人走出评定大厅,环夫人这才转头看向刘十八。 不同的是,此时环夫人竟换了一副脸皮,脸挂寒霜。 “为何丢下我?” 环夫人银牙死死咬着,盯着刘十八。 “没有丢下你,不止你在,还有老司机!蒙天放随我带二十人去地宫。 他会留下二十六名大秦死士,护卫你和汤臣周全,此二十六人由你亲手掌管,用在危难之处……” 刘十八皱眉,但还是将话说道清楚。 “我不管……” 环夫人嘟嘴,满脸表达的只有两个字:无赖…… 刘十八一时间语塞,不知道如何和她解说。 “夫人!” 这时,蒙天放却大步走上来,抱拳叫了一声后,却补充道: “若是夫人执意要和主公一道下地宫,那么城破之时,便是我等坠十八地狱之时。” 刘十八眼珠眯起,暗暗对蒙天放竖起大拇指,从心底赞道: “对着这妖精,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真英雄也,或者真太监也……” 蒙天放无端身形一僵,身形侧对刘十八,带着一副古怪扭曲的表情,咬牙道: “头儿!臣----不是太监。” “啊?” 刘十八大惊失色,抬手指着蒙天放合不拢嘴。 环夫人也美目连闪,盯着蒙天放露出诧异之色…… “哗哗哗!” 正此时,大厅门口传来脚步,李二狗夫妇联袂走了进来,正巧看见这一幕。 “十八,你这是咋了?” 李二狗好奇一问。 “呼!” 刘十八吐了口气,不可置信的指着蒙天放道: “这小子,竟然能探知我心里的想法,太可怕了! 我刚想着他不是英雄就是太监,他便知道我心底的想法。” “什么?” 李二狗和翠花,同时一呆,扭头看向蒙天放。 蒙天放抠了抠脑门,呐呐道: “我不是故意的。” 刘十八咬牙道: “嗯!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 “额……不!也不是有意。” 蒙天放额上冒汗,面部憋得酱紫,不知如何回答。 “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个问题很简单” 环夫人却突然抛出一句应道。 刘十八,李二狗夫妇,蒙天放同时看向笑意盈盈的环夫人。 “他……” 环夫人抬起纤纤玉指,遥指蒙天放轻笑道: “体内潜伏两千年的病毒基因,在禅石之海遇到你被激活了。 眼下么,应该是病毒适应了寄居环境,随着寄居体赋予的压力之后发生某种变异,最后演变成最适应寄居体生存的特殊能力。 而这种能力,病毒自身没什么作用,所以其中大部分变异的蛋白质酶酸,就灌注到寄居体上,蒙天放才因此----走了大运!” “这运气!没谁了吧?” 李二狗呲牙咧嘴,和翠花对视一眼。 刘十八惊喜之余,又有些疑虑,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扭头看向环夫人似笑非笑道: “而你知道这些?是不是因为你自个儿的那种奶妈品质,也是来自于病毒变异?” 环夫人微微一笑,也带着深意反问: “何必问我,你说是不是?” “呵呵呵……” 刘十八凝视着环夫人,环夫人也瞪着刘十八,两人对峙几个呼吸之后,才同时发出心神领会的笑声。 几分钟后,刘十八才将手一挥道: “到大槐树集合,叫索兰塔快一些。” 刘十八带着蒙天放,李二狗夫妇向天守阁外行去! 走了几步,刘十八停下脚,扭头看向亭亭俏立天守阁门前的环夫人,叮嘱道: “今次,仅仅进去打前站,找老黑罢了!别离不带着,随你在一起! 在我回来之前,别让我莫名担忧,更别让城池陷落……” “是!” 环夫人收敛笑意,凝重的看着刘十八,娇声喝道: “人在城在,城破人亡!” 刘十八本来说完就走,闻言却脚步一顿,头也不回大笑叹道: “鲜衣怒马震九州,恰逢巾帼战须眉……” ………………………………………………………… 2018,亲爱的读者新年好! 他好我好您也好…… 整个2018年,我们都要好好的! 刘十八----留住2018,爱你要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