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8章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众人的惊骇,众人的表情,都被刘十八暗暗看在眼中,不由含笑点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不会死揪着不放手。 刘十八转头看看面露惊容,惊疑不定的武世勋,淡淡一笑。 “鼻毛,别站着,把你拿手的功夫全部亮出来,我等了好久。” 刘十八的话,令鼻毛恼羞成怒,却犹豫着不敢出手。 鼻毛恼怒的回头,看着身后面露惊恐樊和平和赞雄周东胜,厉声吼道: “你们几个是死人?俺们没退路,咱并肩子上,我就不信他是三头六臂? 今天不把他拿下,咱几个老家伙,今后难道有好曰子过不成?” 鼻毛身后的樊和平,赞雄,周东胜几人相互对视一眼,狰狞着点点头。 接着,这犹豫不决的三人,联合右手受伤的鼻毛一起,嚎叫着往刘十八扑来。 这些被黑狱关神经的老头子们,眼中没有别的颜色,只有疯狂和贪婪。 这时,站在铁门边望风的猥琐男路小林,诡异的说道: “罗战出了办公室,往这边来了。” 刘十八闻言眉头一皱,心中有了打算: “速战速决!” 紧接着,刘十八心神一动,从次元空间内瞬间将曹雄的那两根银针转移到双手,反身往冲来的四人扑去…… “唰唰唰!” 眼花缭乱一阵对撞,伴随几声惊呼,只见刘十八两只手臂仿佛穿花蝴蝶一般上下飞舞,快速在四人的耳根处扎了一下。 接着,这四个桀骜不驯的老家伙就软软倒在铺板上。 刘十八的整个动作,看起来如行云流水,没一丝凝滞。 整个交手过程不超过两秒! 这时,罗战才刚刚走到304监室的门口。 随手拿过一张毯子往四人身上一盖,刘十八冷冷对着监室里所有人诡笑道: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其余的人,该干嘛干嘛去吧。” 听见刘十八的话,所有人面露痴呆,随即就各自散开,内部再不合,也不能在管教士兵面前丢人。 众人坐的坐下,下棋的继续下棋,看报纸的继续看报纸,聊天的聊天,仿佛没事人一般。 除了武世勋站在铁门边脸色发青之外。 站在铺板上,刘十八手指一转,两根银针消失不见,转身看着铁门外,刚好迎上罗战疑惑的双眼。 “刚才怎么了?那么大声音,我在办公室都听见了!” 罗战面带不满,疑惑的看看监室里,见铺板中间有几人在呼呼大睡,其余各玩各的,没什么异常。 唯一异常的,是武世勋脸色苍白。 “武世勋,刚才出了什么事” 罗战瞪着武世勋问道。 武世勋看看罗战,犹豫着怎么解释? 此时,站在铺板上的刘十八接口道: “罗管教,从今儿起,305的头档大爷就是我,有什么事问我就可以了。” “什么?” 罗战闻言大吃一惊,满脸不可置信。 这种进来没几天就上位的强人,他不是没见过! 但是,那都是什么人? 那都是雄霸一方,如武世勋一般的狠角色。 这小子算什么?一个山里娃子,还是新犯子? 怎么可能上位? 罗战的思维有些混乱…… 但,号子里的事,就得号子里自己解决,这点谁也无法改变。 谁当大爷都一样,这就是江湖。 但,这个刘十八明显不在罗战的考虑范围之内,按照罗战的想法,武世勋调动监号后,应该是枪神田明建接头档大爷的位置。 田明建的威猛狠辣,不亚于武世勋,他才是最佳的人选…… 现在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 这小子,竟然奇迹般上位,难道扮猪吃老虎? 这小子的卷宗自己看过,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山里人,不合逻辑啊? 罗战严肃的看看刘十八,又转头看看武世勋,又凝视了监室里所有人一眼,他仿佛明白了什么,点点头对刘十八冷冷道: “好!我知道了,记住今后不要死人,否则我不好交差你们也不好过。 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我要的就两个字:安定!” 听见罗战的脚步渐渐走远,刘十八才暗暗吐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侥幸。 慢慢回过身,只见号子里几个老家伙都站在将军楼那,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己。 微微考虑一下,刘十八挺了下腰杆,双目在每个人的脸上缓缓看过去。 最后,在武世勋和田明建身上,凝视的时间最长…… “本来,我不想争什么,只想平平安安混过去就算了,但是……” 说到这,刘十八微微顿了一下,看着武世勋继续含笑道: “武大爷信任我,将305头档大爷的位置交给我,我这个人虽老实,但也不想被人愚弄。 我不是傻瓜,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是不是?现在我再最后问一句话,还有谁不服气?现在站出来,咱们今天一并解决。” 这话出口,整个号子里的犯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想做那出头鸟。 但却又有些不甘,让这个新犯子做大爷的位置实在肉疼,今后的香烟大喇叭和吃的东西怎么办? 难道还要求着这小东西叫爷爷? 但,他们这帮老东西又能怎么样? 很明显,刘十八是个会家子,没看见鼻毛他们四个人一起上,被瞬间放倒了? 要是自个儿上去,只怕塞牙缝都不够! 何况,还有那田明建在边上虎视眈眈。 这才真的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所有人想到这,不由面露古怪,看向了武世勋! 要是武世勋敢带着他们拼一把,说不定还有机会。 那武世勋几十年前在外面,也是叱咤一方的豪杰,不会这么忍气吞声吧? 武世勋尴尬的站在铁门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脸色惨白,额头微微见汗。 他实在没想到,刘十八还有这胆量和能力,这下阴沟里翻船了。 不光如此,自己事没有办成且不说,这牢还得继续坐下去,那个和自己谈给自己自由的人,恐怕还不会留下自己这个活口? 武世勋不愧是个江湖人,眼神一转,当即妥协道: “好!老头我没看错人,十八老底真有魄力,老哥我服气。 今后,号子里所有人,肯定唯你马首是瞻……” “那些,是今后的事,不过我想提醒诸位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 今儿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都清楚,我也不想和你玩虚的。 我现在就问武前辈你一句话:照规矩,江湖无老少,你是不是要叫我一声大爷?” 刘十八狞笑一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