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大变伊始、大军压境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49章:大变伊始、大军压境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自己若说是传说中的地藏王,肯定是在做梦!但……” 刘十八头也不回,顺势蹲下一把抱起小黑狗,指着它道: “但是它呢?老黑呢?他又算是什么……” 边说,刘十八一边看向老司机笑道: “你说老黑是谛听!我也以为无稽之谈,可是昨晚老黑的变化却让我有点将信将疑。 就算老黑不是谛听,也必然有联系,对吧?否则由大变小,没那么邪乎。” “嘿嘿!” 老司机抬眼嘿嘿冷笑,皱眉斟酌了一会才应道: “说真的,我也不确定!但凡事总抱着不可能也不对。 不妨抱着可能的想法试一试,说不定有戏呢,比如现在老黑的变化,就很符合谛听九变化龙的传说……” 李二狗又插嘴道: “至少有一点血脉渊源,否则你爷爷也不会千辛万苦的弄来这么一条黑狗。 眼巴巴的养大,就为了给你小时候拉完了屎***用……” 刘十八闻言额上浮现三条黑线,板着脸道: “胡说……” 李二狗也不争辩,指着小黑狗道: “是不是胡说,我们说了不算,你问它……” “呜呜呜……” 仿佛在印证李二狗的说辞,刘十八怀里的小黑狗剧烈的挣扎起来,发出呜呜的哼哼声。 ……………… 一行人边走边谈,还没走到城主府,迎面便看见尼子经久飞快跑来! “主公!马场信房大人在城主府等候多时了,有急事禀报。” 尼子经久,任职野田城副守备,除开蒙天放兵权最大之外,第二实权人物应该就是他了。 “哦?很紧急?” 刘十八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尼子经久。 “是!据说是要紧军务,昨晚在北门附近抓到一名忍者。 奇怪的是这名忍者并不属于任何势力,且已经受到重创,奄奄一息……” 尼子经久恭敬的禀报道。 “快去看看!” 刘十八手一挥,对身后的老司机和李二狗夫妇道: “老司机立刻回辅兵营将打造好的新式三八大盖,列装进城的三千援军。 二狗叔和翠花婶,立刻带着老黑,找到环夫人回到别离身边。” 最后,刘十八看着吊儿郎当的索兰塔,严肃道: “去城墙箭塔,巡视!恐怕有大变。” “好的头儿!” 索兰塔点点头,他认得清轻重缓急,听见刘十八吩咐掉头便跑。 老司机疑惑的看着刘十八问道: “就凭一个受伤的忍者,没必要那么紧张吧?” 刘十八狞笑道: “那个忍者,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我派遣出去的柳生宗望和出浦盛清其中一人,果然----有大变发生。” 李二狗和翠花闻言,对视一眼后应道: “事不宜迟!我们夫妇先去准备。” 刘十八点点头,顺手将老黑后颈处的皮毛拎着递给李二狗,交代道: “老黑也交给你,保护好别离和老黑……” 顿了一顿,最后刘十八补充道: “还有环夫人!” 李二狗夫妇和老司机,快速的离去…… 刘十八这才随尼子经久,一步踏进了城主府。 走到正厅,一眼便看见一身红色华服,却显得容貌憔悴的马场信房,在大厅中来回转圈…… 地面正中,放着一张淌血草席,上面躺着一人,赫然是刘十八秘密派遣打探消息的忍者头目----出浦盛清! 马场信房见刘十八进来,忙拜见道: “主公!此人是真田家原家臣出浦盛清大人,后来被主公安排为特务守备。 今日一大早,守备北门的足轻便发现了出浦盛清大人躺在北门杂草中,满身血污,身受重伤……” “出浦盛清?” 刘十八凝重点头,轻声叫了一声。 草席上的出浦盛清,却一动不动,仿佛死去多时…… “他?” 刘十八心一紧,立刻蹲下捏住出浦盛清的手腕,一搭之下发现还有微弱的脉动,不由松了口气。 马场信房见状,立刻补充道: “刚才医官给出浦大人止过血,喝了一点汤药之后,他便昏睡过去了。” “嗯!好好照顾他,信房大人,他有没有说什么?” 刘十八眉头一皱,看着马场信房问道。 “有!” 马场信房点点头,压低声音应道: “之前!出浦大人留下一段话,说是在德川家康的营地内探听到一个重要消息。” “哦?什么消息?” 刘十八心头一跳,一股不祥悄然浮起。 “尽起织田大军,全力合战野田城!前往德川家,给家康下达军令的人,是织田信长的嫡系属下猴子,木下藤吉郎。” 马场信房恭敬的禀报着,面色相当紧张。 “丰臣秀吉么?” 刘十八嘴中咕哝一句,抬头疑惑道: “就留下这个消息?” “不,还有一句!属下听不太明白……” 马场信房摇摇头,古怪应道: “出浦大人昏迷之前,还说无意间,听到德川家康自言自语说一些感叹的话。” 刘十八眼珠一眯,好奇道: “嗯?家康说什么了?” 马场信房挠了挠花白月代头上的头皮,咬牙道: “那家康躲在无人的地方,自言自语道:近年来,吾家康获得了不少成功。 登录成功、下载成功、付款成功,和武田家在野田城一战后,吾终于明白,自己最大的不足是什么,那便是----余额不足!” “纳尼?余额----不足?” 刘十八瞠目结舌的看着马场信房,感到无言以对,没法解释。 登录成功、下载成功、付款成功这三个名词,是另一个世界二十世纪才有的词汇! 眼下的战国曰本,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词语出现…… 不过!刘十八肯定了一点:通天教主在狙击鸿钧之前,叮嘱自己一定要杀了德川家康,是正确的。 这家伙背后,和刘十八一样,有不可告人的神秘目地。 “报!” 心思百转之间,大厅门口传来尼子经久的声音。 “嗯,进来说!” 见刘十八恍如梦游,马场信房只得对尼子经久点头回应,让他先进大厅候着。 “信房大人我没事!听着呢!尼子经久你说吧,有什么事?” 刘十八挥挥手,神情恢复自如。 “主公!刚收到前方总大将毛利胜永大人传来紧急军报。 武田家占据的周边五城,二俣,滨松,古宫,吉田,长条,在相距几十到数百里不等范围内,相继出现大量来历不明的军队,暗中有围城的趋势!” 尼子经久神态凝重,一字一句的如实禀报。 该来的,还是来了…… “呼!” 刘十八吐出一口气,面上泛起狞笑,咬牙道: “传家主令!武田领,全军备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