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地藏王、鬼哭藤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46章:地藏王、鬼哭藤

“轰!” 野田城的城头,明显比其他四座箭塔高出不少的南门瓮城箭塔…… 此刻,箭塔四周仿佛乍起白日惊雷,到处喷着宛如红霞,却触手不可及的物质…… 老黑被老司机,用简单激将法忽悠,突然显现出一丝恐怖绝伦的气势。 其实一开始,倾听老司机诉说“斜月三星洞”典故的刘十八,就知道这一切,终究没法回避。 该来的,终究要来! 老黑漫天喷吐的那股红色物质,绝对没法遮蔽,将野天城所有人哄过去那是不可能的,刘十八还是要尽最大的努力。 “蒙天放,叫上几个弟兄,随我一起将老黑挪腾到箭塔里,否则方圆五十里就能看见野田城有变。” 刘十八凝重的看着满天的红色,又转头死死盯着蜷缩在地面,进入诡异状态下的老黑。 “主公还是稍事休息,这种事我等亲卫来做即可。” 蒙天放摇摇头,没打算让刘十八动手。 “嗯?” 刘十八闻言摇摇头,补充道: “不慌!看看老黑的体表温度,大概有多少?” “好!” 蒙天放立即回身,将手一挥。 四十六名大秦死士,此时已经全部聚集,听见蒙天放召唤,当即就跑上来三五个,小心翼翼的围在老黑身边。 “退后,让本将来!” 死死盯着地面扭曲的老黑,蒙天放立即阻止了其他亲卫靠近。 “嘶!” 蒙天放的右手,缓缓触碰在老黑泛红的皮毛上,却听见一声皮肉烧焦的吱吱声。 让人惊呆的一幕出现了,老黑体表的温度,竟然将蒙天放这活死人的右手一根手指,烧糊了…… “主公!速速退后。” 蒙天放捂着右手冒烟的手指,呲牙咧嘴回头拉着刘十八就往后跑。 跑路,果然是一种可以感染人的疾病,见蒙天放拉着刘十八跑路,一圈人看都不看掉头就跑。 跑了没多远,刘十八便清醒过来,往后看了一眼便一把岔开蒙天放的手腕,瞪着眼问道: “等等等等,天放我问你?你拉着我跑啥子?” “是啊!俺们跑啥?” 李二狗夫妇也停下来看着蒙天放。 蒙天放面部哭丧扭曲,咧嘴惨嚎道: “主公!俺被老黑烧德好疼啊……” “纳尼?” 刘十八脑子一晕,疼?你拉着我难道就不疼了? “俺!俺就想拉着主公,去找环夫人给属下看看手指。” 蒙天放哭丧着脸,终于说到了重点。 “嘶嘶!” 刘十八耳垂一抖,眼角不动声色的往声响处看去,一眼便惊呆了: “天放,你这手指,咋还在冒烟?” “主公都不知道,俺更不知道,只知道很疼,比挨一刀更疼……” “嗯?还有这事?” 听见刘十八和蒙天放交谈,李二狗夫妇也看了过来,不由同时称奇。 正说着,便听见后面老司机和索兰塔二人,拉拉扯扯如亲兄弟一般跟了过来。 可索兰塔的声音明显不兄弟,因为他在发怒: “烂尾楼!卖膏的求求你,给我换一根质量好一点的枪管。 枪已经够烂了,最坑人是枪管,我刚发现,要是使用我自制的子弹,竟然只能打一枪,就炸膛了……” 老司机面色扭曲,呵斥道: “你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战国知道吗?曰本的战国时候,到哪给你找枪管去,你知足吧……” 话说完,两人也刚好走到刘十八身边,恰巧看见他遥遥看着在箭塔前地面翻滚的老黑,面露痛苦…… 老黑!是刘十八为数不多,且相依为命的伙伴! 更难得的是,老黑是爷爷留下唯一念想,要是无缘无故的就这么死了,刘十八肯定,一声有人日子不好过。 “嗯?” 刘十八遥遥注视老黑,几次想冲上去,都被李二狗夫妇拉了回来。 下一刻,刘十八的关注转移了目标,跑到了老司机身上。假如不是他这一嗓子,老黑至于吗? “烂尾楼?你来,来啊老子问你,可为嘛要刺激老黑?” 刘十八手挖一抖,顺势一把揪住老司机愕下的一缕山羊胡。 老司机为躲避索兰塔大棍的纠缠,恰恰也跑到刘十八身边听见他问自己。 见前后都躲不掉被堵住,老司机心一横,干脆脖子一硬,也顺势左顾右盼,眼波流转的叫骂起来: “你手上的是眼前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燧发枪,你个狗日的,非要----要往枪膛里塞七点六毫米的狙击枪子弹,没死都算你运气。” 这边骂完了,老司机正好接着刘十八的质问,冷笑回应道: “你不打算回到咱们来的那个世界?真打算在这呆一辈子?” “和老黑有什么关系?我就不信老黑是什么谛听……” 刘十八往前一步,逼迫老司机无处落脚靠在墙壁上,两人几乎面对面亲个嘴。 “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算。大家伙说了才算,对不?” 老司机说完一笑,扭头对李二狗和翠花一笑问道: “你们说,老黑是不是谛听?” 李二狗夫妇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会便应道: “老黑的身份,八九不离十!应该正是那位谛听强者” 刘十八哭笑不得的指着自己道: “那老子是谁?” 这一句,才是狠话! 李二狗夫妇,老司机,蒙天放,环夫人,加上一些亲卫,都冲着刘十八,直直看来…… 索兰塔这贱货,嘴炮正浓的档口,竟不找老司机要枪管,竟然很正经的看着刘十八道: “华夏的书籍和野史,我索兰塔也看得比较多,其中有一个传说中的强横人物,叫做:地藏王……” 周边氛围,瞬间冷下来,众人都看着索兰塔! 刘十八黑着脸,不言不语! 博古通今的他,怎么不知道地藏王是谁呢?只不过不愿相信这个事实罢了。 自己要是什么地藏王的话,那么自己,岂不是也是变异人的一员? 当初在禅石之海,刘十八杀菩提,茅坑茅草茅十三等一干人马,可是下了绝对黑手! “呵呵呵!” “啪!” 凝固的气氛,被刘十八轻笑声打破,接着刘十八飞起一脚,淬不及防的印在老司机脸上,仿佛盖了一个大公章。 “老司机,你来----哎?别跑!” 刘十八咬着牙追三五米做做样子,便转身了。 可城墙上的人,等刘十八回过头的时候,竟走得一个不剩…… “地藏王?是什么鬼。” 守着仿佛在燃烧中打瞌睡的老黑,刘十八咀嚼着这三个字,在城墙坐着守老黑一宿…… …………………………………… 静养了2天,真抱歉!左脚五指骨折,这罪过实在苦不堪言,疼到没法注意力集中了。惭愧!这个是真事,没虚言。望大家暂时给点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