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4章:梨花带雨、泪中带脓、浓中带血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34章:梨花带雨、泪中带脓、浓中带血

谛听之耳,六盗之心! 六盗谛听…… 天下十修之首六盗,竟然还有另外一个名号:谛听? 用这个名词冠名十修六盗,刘十八还是第一次听说! 但谛听这个词,熟读华夏典籍的刘十八,却并不陌生…… “为什么恰巧叫谛听呢?” 刘十八眉头微微扭曲,仿佛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在华夏国代代传承的远古神话典籍中,对“谛听”有诸多具有创意的描述。 可能一般人,仅知道现实中的一种动物叫四不像,而在华夏野史中,还相传有一只更神秘的“九不像”怪兽。 这玩意据说:角似鹿,头似驼,嘴似驴,眼似龟,耳似牛,鳞似鱼,须似虾,腹似蛇,足似鹰,除古称有“九不像”外,还有一个佛门称呼----“谛听!” 在华夏神话中,地藏王菩萨的神兽坐骑,恰好也叫作----“谛听”! 而史诗典籍中的“谛听”,若伏于地下,则会通晓古时的四大部洲及山川社稷,洞天福地之。 简单的说,“谛听”是一只可鉴别人品善恶,监察贤能大良和愚钝之辈的牛笔神兽…… 但,“谛听”只是文人墨客们,闲暇社稷出来的野史神话,用来逗趣解闷,或变相的巩固封建统治所用。 这玩意和爷爷,或者说十修中的六盗,有什么狗屁关系? “桀桀桀!” 李二狗见刘十八面带不解,竟发出渗人怪笑,直直瞪着他。 “二狗叔?你笑啥?” 刘十八面色泛黑,白李二狗一眼。 “笑你,不会贯通!是不是感觉神话野史和你刘家没半点毛关系?” 李二狗笑着问道。 “那也不至于,据我所经历和了解,这谛听,倒和我刘家真有一点牵扯不断的干系。” 刘十八摇摇头,直接否认李二狗胡乱揣测。 李二狗眼珠一亮,满脸带着喜张口便问: “来来来!把你融汇贯通的条款,说来二狗叔见识一下?” “噗!” 刘十八忍不住对着地转吐口唾沫,怒道: “二狗叔,你别消遣我行不行?谛听的典故,在华夏谁不知道? 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西游记中的那个谛听,在真假美猴王中立了大功,鉴别出那个假货的真身,原是六耳猕猴……” “桀桀桀……” 刚好说道这,李二狗便眯着眼,再次怪笑起来。 “嗯?六耳猕猴?六耳……” 刘十八说到这,再听见李二狗的怪笑,顿时脑中如火烧云一般沸腾起来。 禅石之海? 禅石之海,和自封漫天神佛的变异人之间,爆发惨烈大战的经历仿佛就在昨天,还历历在目…… 孙悟空、孙铁树,其座下有四大克隆金刚本体,史称四大猴王---- 第一为灵明猴王,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 第二为赤尻马猴,晓阴阳,会人事,善出入,避死延生。 第三为通臂猿猴,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 第四就是----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四个克隆变异体,被那啥如来,称为不入十类之种,不达两间之名。 十类是啥?分别为五虫之蠃虫、麟虫、毛虫、羽虫、昆虫。 五仙中之,天仙、地仙、神仙、人仙、鬼仙。 被孙铁树,用自己的细胞克隆出的四个克隆本体,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生物。 这其中,为保护孙铁树的真实身份,而伪装他的通臂猿猴----在禅石之海,力战菩提老祖,最后同归于尽! 其余两只神猴,也分别陨落! 可最后禅石之海一战落幕之后,却有一只猴王侥幸存活,降服之后混进了刘十八一行前往幽冥塔,他便是:六耳猕猴! “为什么这么巧合,又是六耳?” 刘十八猛的瞪大眼珠,扭头看向李二狗,满脸惊恐。 “十八?把你猜测到的,说来二狗叔听?” 李二狗叹息一声,拍了拍刘十八的肩膀。 “咯咯咯咯……” 刘十八面带凝重双手没来由的颤抖,牙关上下磕碰,发出嘶嘶颤栗声…… “来!说出来吧?你现在醒悟了,其实对已经发生过的事,没什么大用。” 李二狗背着手,沉着的盯着刘十八面上的表情。 “我----” 刘十八哽咽一声,颤抖道: “原本,乍一听六盗谛听四个字,我没觉得啥异样,可是后来突然联想到六耳猕猴的野史典故。 我,便突然想起这个在西游记中,并不被人所注意的小插曲。 真假猴王的鉴别,六耳猕猴和地藏王的坐骑“谛听”,是一对生死冤家,没错吧?” “没错!” 李二狗眼皮一抖,微微点头道: “没错!” “可是!可假如谛听六盗的虚妄说法,也有其来处,岂不是自相矛盾? 六耳猕猴,怎么可能降服于我,六盗谛听的刘家?天敌啊……” 刘十八目瞪口呆,显然也被自己扯淡的推论,惊呆了。 李二狗,静静的看着刘十八,既不说话也不回避…… “二狗叔?这----” 刘十八无助的看着李二狗。 “你不要问俺,因为具体因果我也不知,不过你爷爷---- 禅石之海一战后,你爷爷在暴风战舰上临死的最后一晚,赠给我一枚锦囊……” 李二狗斟酌半天,最后犹豫一会,从怀中掏出一枚黑青色的布帛锦囊。 “又是----锦囊?” 刘十八瞠目结舌,死死盯着那锦囊无言以对…… “锦囊还没扔绝种?老不死的偷窥狂----刘一大爷?----您,到底有完没完?” 最后,刘十八蹲在地上,撕心裂肺破口大骂。 “额----造?” 谁知,刘十八撕心裂肺还没哽咽完咧,李二狗也往地上一蹲,和刘十八并排锤胸顿足,破口大骂: “给俺锦囊之时,你爷爷说:只要听到十八乖孙开口骂俺:老不死的偷窥狂!你就把锦囊当真给他看,反之就掖一辈子。” 刘十八闻言抬头仰面,其面色极端不善。 乍看下,只觉此时刘十八梨花带雨,泪中带脓,浓中带血,血中带涕…… 简单解释:哭笑不得! “你爷交代的!你看不看随你!” 李二狗面色扭曲,无奈之下,只得将手上黑青锦囊,仍在刘十八面前砖地上。 ---------------------------- 后面,还有一章! 下一章末尾,刘十八给大家推荐三支必大涨的股票,跟不跟看大家胆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