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八门聚星阵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3章 :八门聚星阵

罗战阴着脸点点头,转身快步往办公室走去,大约几分后罗战便快步跑回来,递给刘十八一根一寸长的绣花针和十几个黄豆大小的轴承钢珠。 刘十八静静的将绣花针拿在手中仔细看了看,检查有没有生锈,然后动手解开木杉正雄的衣服,露出皮包骨头的干瘪胸~膛。 “呼!” 深深吐了口气,刘十八拿出打火机将绣花针放在火苗上炙烤…… 接着,刘十八眼神一凝,拿针的右手闪电般掠出,往木杉正雄心脏附近几个穴位快速扎去。 右手扎针,左手却飞快则顺着扎针的位置将一枚枚钢珠按了上去…… 闪电般的速度让人叹为观止…… 站在边上的罗战和武世勋等人目瞪口呆,看着刘十八上下翻飞的双手,眼花缭乱的在木杉正雄身上漂移! 数十秒过去,木杉正雄胸口上出现了一个六边形的符号,每个符号的拐角都镶嵌着一颗钢珠…… “呼!” 刘十八再次吐了口气,擦一把额上汗水,看着呼吸渐渐平稳的木杉老头,微微笑了起来。 这并不是什么高深的针灸术,而是一种简单的风水阵法,刘十八五岁跟随爷爷学习风水,今天还是第一次拿来救人。 虽然有些慌乱,但毕竟还是将人给救回来了。 抬头看看周围瞠目结舌的一帮人,还有站在铁门外发愣的罗管教,刘十八轻笑了一下道: “幸不辱命,暂时没事了,只要稍稍睡一觉,休息两天就应该就会好。” 说完,刘十八将手中的绣花针递给罗战! 罗战惊讶的凝视了刘十八一眼,古怪道: “这个你留着,万一老家伙再有什么不对,你再扎他几下。” 罗战乱跳的眼皮子总算停了下来,舒了口气,转身离去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 “刘十八救人有功,暂时奖励你两条烟,然后我去给你弄些油水……” “臭小子,还不谢谢管教?” 武世勋连忙拍了刘十八一巴掌,提醒道。 “哦!谢谢管教!” 等罗战转身走远,刘十八才看看安然酣睡的木杉正雄,悄声道: “大哥,油水是什么?” 翻翻白眼,武世勋心道: 算你小子运气,扎几下就有好处了。 “油水,就是炒菜的意思,老子十几年都没吃过了,你不吃就给我吃。” 刘十八闻言露出一副惊喜的表情。 “吃啊,我也一个月没见过猪肉了,饿得不行了。” 刘十八怒目圆瞪道。 有肉吃啊,竟还有这样的好事? 在黑狱中,能吃到肉,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啪。” 肩头被人拍了一下,悴不及防下刘十八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田明建,忙道: “三哥?”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一手针灸绝活?” 听见这样的问题,所有人将耳朵竖了起来,包括武世勋也若有所思的看着刘十八。 唯有路小林面色古怪,看看刘十八,又看看木杉正雄身上的六边形符号…… 刘十八苦笑一声,侧头想想,伸手捏着鼻子胡说八道: “针灸啊?我家传的一点小本事,从来没用过,其实就会点皮毛,刚才着急,竟然忘记了。” 一听这话,武世勋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详怒道: “荒唐!你把木杉老头当小白鼠了?” “路小林,来来来,帮我卷几个喇叭,刚才罗管教不是说,还给两条香烟吗? 走走走,我们去风场上聊聊,多给我卷几个咋样?” 刘十八装着没听见武世勋的啰嗦,拉着发愣的路小林转身就走。 留下一脸黑青的武世勋和田明建相对无言,瞪着眼珠子摇头叹气。 过了一会,罗战奖励的两条烟也送了过来,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是两条大中华。 和烟一起送来的,还有十几个熟料袋子的炒菜…… 田明建双眼放光,撅着坐墩肉趴到铺板上,用手扒拉着炒菜,留着口水大笑道: “好久没有尝到外面炒菜的味道了,想不到今天还有口福! 嘿嘿!真希望木杉这老东西,每天这么病一次才好……” 刘十八顿时无言以对…… 刘十八和田明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只听身后铺板响了一下。 回头一看,原来二爷木杉正雄醒了过来,诧异的凝视着镶嵌在胸口的十几枚钢珠…… “这个?是谁弄的?” 木杉正雄严肃的指指自己身上。 田明建疑惑的看着木杉正雄,朝着刘十八一指道: “是他!” 木杉正雄闻言,双眼震惊的看看刘十八,低头沉思了一下,对田明建说道: “老三,你滴!带所有人去放风场转悠,我和刘君有些话要说,我得谢谢他的救命之恩。” 武世勋看了木杉正雄一眼,也识相的走了出去…… 见监室没人,木杉正雄拉着刘十八坐到铺板上,拿出一只香烟递给刘十八。 刘十八缓缓摇头,拿出一个自制喇叭笑道: “二爷,我现在挺喜欢抽这个,带劲!对了,您老啥事神神秘秘。” “没事!就是和你随便唠唠,小伙子,你滴,不简单,竟然懂得风水一脉中的聚灵化汽之法? 用针灸通经脉化郁气,以钢珠镇八脉,这是摸金一门中,传说能在人体上布阵的八门聚星阵?” 木杉正雄突然间问出的话,让刘十八浑身巨震,眼角闪过一丝凛冽的杀机! 最后,刘十八还是轻轻点头…… 木杉正雄左右看看,神色严肃,想了一下,轻轻将嘴巴凑到刘十八耳边道: “你救我一命,老头子很感谢,我给你提个醒,在这里不要相信任何人!记住了,我说的是任何人。” 刘十八猛抽一口喇叭,眼神闪烁,犹豫一会才从嘴角轻吐三个字: “武世勋?” 木杉正雄面带惊疑,赞许的看看刘十八,轻笑道: “小子很聪明,举一反三有悟姓!好了,你自己心里知道就好。当然了,老头子也有走眼的时候,自己多留心。” 刘十八淡淡的点点头,深深注视木杉正雄一眼,瘪瘪嘴道: “我觉得你要洗澡了,一身酸味都有味道了。” 说完,刘十八起身往放风场走去,远远补充了一句: “哎呀!进来这么久,还没见过二爷下面,长了多大的玩意,今儿个得开开眼……” 木杉正雄气得暴跳如雷,差点哮喘病又犯了…… …………………… ps:四更连发,0点冲榜,还请各位书友鼎力相助,有票的给票,没票的给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