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瞌睡来了、有枕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24章:瞌睡来了、有枕头

“你也用这法子,把私藏的三八大盖,仿造一批出来呗?” 老司机呆痴道: “金属材料空了仓!你要劳资拿啥去造?” 老司机的这一席话,果然将刘十八震得没话说。 三个月的军队整编和武器弹药上的更新换代,几乎耗空了武田家世代积累各种矿物材料。 新占据的野田城,其实也是个花架子,除了坚固的城墙之外,本质上啥都没有……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也确实埋怨不了老司机! “报……” 此时,小院之外传来一个亲卫的禀报。 “主公!” 秦六快步走到小院门口,低声和传令的亲卫交谈了几句,又走回来叫道。 “大清早天还没亮咧,啥事?” 刘十八心情不好,有些不耐烦。 “守城池的足轻传来消息,亲卫过来请示!” 秦六抱拳应道。 “哦?什么消息?” 刘十八问道。 “昨个出阵战五城的总大将毛利胜永,派遣一队骑兵,护送回来一批物资,数量惊人……” 秦六低声在刘十八耳边描述。 “什么?” 刘十八惊喜的一咋呼,将周围的人吓了一跳,全都看了过来。 秦六左右看看,直接解释道: “出兵五城之后,虽然发现空无一人,但毛利胜永和诸领兵侍大将,经过细细查看,还是发现了一丝端倪。 远遁到空无一人的城池,能看出撤走得很匆忙,经过细细查找翻看,竟然在五个城池之内,发现极多的物资。 这些物资包括各种类的金属铸块,火药铅弹,还有各个宅院内私藏的金币,也搜出来不少。 甚至,在高远城内,还找到一个巨大的地下粮仓,目前足够远征大军充作军粮。” 刘十八听到这里,忍不住眉开眼笑道: “果然,瞌睡来了就有送枕头的!快说城外送来的是啥?” “全是各类金属材料和矿产,布匹,粮食有一部分,还有搜到的金币,依照约定送来了全部所获的七成。” 秦六斟酌一翻,谨慎的答道。 刘十八将手一挥,扭头对目瞪口呆的老司机笑道: “老司机!这下,你没话说了吧?都是你的,包括金币也全部给你。” 老司机瘪瘪嘴,满脸难受的摸样,嘀咕道: “劳资要金币干啥?” 刘十八呵呵一笑,面色却突然一变,狞笑道: “全部打赏给城内的那些辅兵,让他们给我加班加点,赶工制造武器,造三八大盖!” 老司机点点头,无奈道: “我试试!” ………………………… 惊喜,来得如此突然,可并未结束! 老司机带着满腹怨言,愤愤不平的去接受那一批骤然降临的材料和钱财。 刘十八则对李二狗夫妇,秦六,柳生宗望,高坂昌信,环夫人说道: “叫大家来,就是为的这件事,周边大名势力出现了超出我们判断的武器,眼下应该还有时间应对!” 李二狗茫然道: “那我等?” 刘十八看着李二狗,冷笑道: “老司机那,我相信还有一点存货,比如更先进的三八大盖,至少能供应五个军团的中一个军团。 二狗和翠花婶,还有索兰塔,你们辛苦一些,除了协助老司机督促辅兵加班加点赶工之外---- 还要对这七八千辅兵,进行强化军训,至少教会他们熟练上弹,瞄准,射击!” 说道这,刘十八眼一眯面带狰狞补充道: “至于辅兵的休息时间,六小时太多了,给我减少到三个小时。 这件事交给高坂昌信,去给辅兵们传达。” 柳生宗望和高坂昌信对视一眼,无奈应道: “主公!三个小时是不是太……” 刘十八手一挥,强横道: “人经过高强度劳作,累急之后会很快进入深度的睡眠。 在这种状态下,其实半个时辰就足够恢复体力和脑力,三个小时已经超出很多了!” “纳尼?” 高坂昌信实在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三个小时还嫌多了? 主公,恨不得减少到半个时辰?那还是人可存活的底线么? 刘十八见高坂昌信一脸猪哥相,无奈看着秦六问道: “金币有多少?毛利胜永运回来那些?” 秦六低声道: “仅有一车金沙!” 刘十八眼珠一鼓,呲牙道: “我问金额,额度,份量?你告诉我一车有多少?” 秦六古怪的看着刘十八,无语道: “两匹马拉车,轴陷进去很深,有一尺……” 刘十八呆住,因为真没接触过一车金沙,到底是多少,问的是份量你给我说两匹马干啥? 高坂昌信见状,忙给秦六解围,插嘴道: “主公!一车金沙若是两匹马拉,大约有五万金上下。” “五万斤?这么多?” 刘十八摸着下巴,好似有点不信。 “哎!” 还未离去的环夫人,叹息一声无奈解释道: “这个五万金,指的是五万两金子,换算到你熟悉的计量,大约等于一千公斤。 而一两金,则等于五两银子,或者五十贯曰本京钱,也等于十三贯明朝永乐钱!” 刘十八这下懂了,盘算道: “按照这算,五千金就是二十五万两白银,二百五十万贯曰本铜币。 嗯?甚至还有永乐钱,明朝的钞票在这也能用?” 环夫人应道: “绝对能用,还比京都的大钱保值。” 这下简单了,二百五十万贯的铜币…… 接着,刘十八看着高坂昌信问道: “农兵们在家务农的时候,一月或者一年,收获粮食除缴纳主公税务外,还能结余多少?” 高坂昌信呆痴着摇头道: “主公!恕臣下愚钝?” “纳尼?你看好!” 刘十八伸出两根手指一搓,又一搓,怒道: “这下懂了?” 高坂昌信犹豫一会,疑惑道: “主公问,普通领民一年收入多少大钱?” “嗦嘎!果然明白了,说!是多少?” 刘十八转怒为笑,拍了拍高坂昌信的肩胛。 高坂昌信咧嘴,犹豫之后低首应道: “不多!” 接着,高坂昌信补充道: “主公!臣先说说普通农民和武士,或常备足轻旗本的分别,可行?” “嗦嘎!快些说,啰嗦死了。” 刘十八挥挥手,无奈道。 高坂昌信整了整服侍,恭敬道: “主公!一般农兵或者辅兵伙食标准是,小米饭一碗、煮萝卜两块……完了。” 刘十八闻言,痴了……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