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0章:看走眼、他人踪迹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20章:看走眼、他人踪迹

聚集在小院里的刘十八一行人,哪个不是人精? 以前,就算谁穷得叮当响,连猪肉也没得吃,可至少看过猪跑路吧? 这帮人都是有故事的人,还不是一般的故事,都是精彩的故事。谁敢说自己不是老江湖? 除长期混迹三教九流的人之外,不是老骗子,就是老狙击。 再么就是摸金倒斗嫡系传人,甚至连不死不活的妖婆和士兵都有----老了老了却没法死! 死!其实没那么可怕,可能还是一种解脱! 不死!实际上也令人向往期待…… 人生之可怕,莫过于想死没法死,想活的却----必须死…… 比如环夫人,蒙天放和那四十名大秦士兵,就属于最后一类没法死的人…… 他们甚至都搞不明白,自己到底还是不是自己? 到底是脑子在支配自个儿的身体,还是细胞中拥有更庞大信息流的病毒在主导眼下的躯体? 秦六和那些个亲卫们长久以来,都玩的冷兵器,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爱上枪这种武器的。 瞪着那根木棍样的铁炮,亲卫们顿时没兴趣了,直接转身绕着小院内墙晃悠起来。 用巡逻来打发时间,在他们看来兴许感觉更好一些! 老司机、李二狗夫妇,加上索兰塔四人,见到这把不该出现的长枪,不由目瞪口呆…… “这枪好,已经很接近咱们来的那个年代了,据说这种秘鲁铳都是收藏品。” 李二狗摸摸下巴, “上帝!这,秘鲁铳吗?我怎么感觉不像?” 李二狗刚说完,索兰塔便皱眉带着疑惑的表情,弯腰伸手去拿…… 没等索兰塔将枪拿到手,便被李二狗顺手一捞截胡,将长枪拿在手中噼里啪啦拉着枪机摆弄起来。 “米斯特二狗,先给我看看。” 索兰塔面色有点不高兴,暗道自己都快拿到手了,你还伸手捞一把? 这不是故意恶心人么? 李二狗眉开眼笑,顺口笑道: “不给!等俺玩不要了在赏你,你枪法好,拿着土铳都能打出狙击枪的效果,要这干啥子。” “哼!” 索兰塔气得脸盘子差点扭到一坨了,伸手就朝李二狗手中抢去…… “给我!我先拿的。” “俺不给,咋地吧?明明是俺先拿到手的。” 老司机却鼓着眼珠,死死的盯着李二狗手中的长枪,眸中露出不可思议…… 刘十八怒极而笑,讥讽道: “抢什么枪?赶着去投胎不成?” 翠花则和环夫人一道站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两个男人扯做一团,一言不发。 …………………… 看了半晌老司机汤臣才缓缓扭头,看着柳生宗望,低声道: “这铁炮,从哪来的?” 柳生宗望侧头看着老司机,嘴皮子蠕动片刻,叹了一口气才咬牙应道: “吾嫡长子柳生静云,奉命前往诸城池查探消息不料出了意外被伏击,他挣扎着逃回来,将这铁炮送到吾手上……” “嗯?被伏击?是野田城周边的那五个城池?” 老司机露出意思不可置信,追问道。 柳生宗望摇头道: “不!是更远的萨摩地区,周边的五城早已空无一人,恍如鬼城……” 老司机听到这,哗的一下挺直腰杆,急急道: “是偶然认错了人被伏击,还是特意为之?” “柳生家遵照主公指示,派十三名中忍,分别前往五城外各区大名的主城,暗中查探动静。 没想到的是,逃回聚集点汇合的人,十不存一!” 柳生宗望说到这,眸中闪出冷冷的目光。 “哎!” 老司机听到这,霎时一呆,瞬间明白柳生宗望的心情很不好! 面上显出一丝迷惑和焦急,老司机这才接着一声叹息,对柳生宗望安慰道: “节哀吧!人活占指标,死了占地皮,原本福祸相依,伸头和缩头一刀,比较起来其实都难,正所谓,早死早托生!” “噗!” 柳生宗望开始还以为,老司机说的是啥好话。 可他,听着听着便觉得这话有点不对味啊? 愤怒之下不由一口老血又喷出来,淋老司机个满脸大红花…… “纳尼?你的话……” 柳生宗望指着老司机,嘴角颤抖。 老司机这下也刚回过神,感觉话说得却是有点不应景,于是忙解释道: “有感而发,没有针对谁,柳生宗望大人别误会。” 刘十八听到动静,便回头埋怨道: “开口之前,你好好想想这话得罪人不?” 老司机点头不止,赔笑道: “是的是的!的确欠考虑说错了,等下我想个应景好词,重新帮柳生大人,写副挽联。” 柳生宗望看看汤臣,又看看刘十八,怒喝一声: “八嘎!欺人太甚。” 刘十八和老司机同时一呆,这家伙准受了刺激,理解理解! 可没成想,柳生宗望狞笑接道: “吾儿静云,还没死透咧!” 这一句,直接将刘十八和老司机震晕了,不是自己说十不存一伤亡殆尽么? 殆尽不就是死绝的意思? 可再回头一想,刘十八和汤臣却觉着柳生宗望说得对! 其实这仅是个美丽的误会,因为曰本的很多动词名词什么的,都代代相传,大约来自于隋唐时代。 柳生宗望嘴里的十不存一,可能是真的十个里面就活了一人,而他派遣出去的人,却是十三个。 刘十八叹息道: “存活的那个上忍,其实就是柳生宗望的嫡子吧?能在这枪下逃走,不得不说命真大!” 说完,刘十八补充道: “其实,这把枪不叫秘鲁铳,而是……” 刘十八话刚说一半,李二狗和索兰塔拉拉扯扯的走过来! 李二狗边走边说: “是把好枪不假,别说打死忍者,用它能轻易打断人类头骨。 对大名们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东西,几百米外就能把你崩了。” 老司机,却直接将李二狗手上的步枪拿过来,仔细拆卸起来,嘴巴不停咕哝着…… 仅仅过几分钟,那把枪便变成了一堆零件,到这地步老司机才空暇着,扭头哭笑不得的肯定道: “都看走眼了,这特么那里是秘鲁铳?” “啥?不是……” 李二狗咧嘴。 “我看也不像。” 索兰塔附和道。 刘十八接过话题,接着道: “这玩意其实有个另外名字,我们都熟悉…… “汉阳造!” 三个字,将所有人直接搞成了雕塑…… ……………………………… 中午的时候,更新第二章!现在刘十八,去送两个孩子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