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木杉老头的变故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2章 :木杉老头的变故

初春时节,虽然还略显阴冷,但是在黑狱的监室,相反的比外面,反而还温暖一些。 但是地窟中,仍然显得死气沉沉,阴气过重…… 刘十八慵懒的靠在监室放风场墙根下,微微闭着双眼,听着几个老东西在身边吹嘘以往的“光荣”事迹。 这段曰子,刘十八耳濡目染也学到不少新鲜的玩意,有些手段出自下九流,但不得不说,绝对实用。 有时,刘十八甚至有些恶趣味,要是自己刘家的盗墓绝技,再加上这些人的专业,会产生什么效果? 一个人总是渺小的,只有一个专业的团队才是强大的! 可惜的是,这些老东西,实在太老,最年轻的反而是路小林和武世勋,但也有了五十多岁。 这一个月,刘十八最大收获是明白了一件事: “这些人做的一些活,都很干净,但是最后仍然出了问题,栽倒在销~赃或者同伙出卖上。” 这就证明一点,江湖上人心叵测,每个人都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世界上有讲义气够朋友的人,但绝对不多…… “二爷,二爷你咋了?” 刘十八胡思乱想的时候,监室内传来一声惊呼! 放风场上几个人快速涌进监室,看着倒在铺板上面色发紫,喘不过气来的木杉正雄发愣。 刘十八面色一变,看看焦急的武世勋和田明建,好奇道: “怎么了三哥,二爷怎么了?” 田明建双目圆睁,憋了半天,憋了三个字: “不知道!” 武世勋回头看看刘十八,面色阴沉道: “老头子昨晚受了风寒,哮喘的老毛病犯了,现在正是管教士兵吃饭的时间,找人都找不着。” “有药吗?” 刘十八眨眨眼,不解道。 “黑狱中,不允许有药品存在,所以……” 武世勋面色铁青,站起来冲到铁门边怒吼道: “报告罗管教,有人病了,要死人了……” 整个三号监仓,被武世勋一声怒吼震得快速安静下来。 三号监仓所有的监室,此时都默契的沉默下来,整个监仓甬道中,除了武世勋怒吼回荡,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 过了一会,最靠近办公室的301和302监室有几人也传递着吼起来: “三号监仓报告,305有人要死了!” 刘十八前面几个监室的怒吼,心中不由微微一叹,心道: 这些人还没有麻木到底,在同样宝贵的生命面前,哪怕十恶不赦的人,也会伸出一丝援手。 叫声大约持续三五分钟,木杉正雄的面色渐渐难看,双目圆睁,嘴张吸气,但仍于事无补。 这时,罗管教从监仓外面快步跑过来,眉毛皱着,嘴角还挂着一颗米饭,显然正在吃饭。 “怎么回事?” 罗战看着铺板上躺着的木杉正雄不由面色大变。 这些人都是老而弥坚的宝贝,要是死在监室里,他要负很大责任。 最起码,他的年终评审要扣不少分,那可是白花花的票子,升官发财和自己基本无缘了。 “罗管教,木杉老头的老毛病哮喘犯了,有些严重,得叫医生来。” 武世勋面上现出一丝焦急,抬头看着罗战解释道。 罗战沉默的点点头,急忙掏出步话机叫了几声,问道: “医务室张医生,305有急病,过来看一下。什么?张医生休假出去了?” 罗战满头大汗,放下步话机,无奈的看着武世勋,面上难看道: “武世勋,狱医不在怎么办?现在送上面的军队诊所,我说了不算,还得给上面审批才行。 就算报上去,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你看木杉老头能坚持多久?” 武世勋看着木杉老头渐渐红得发紫的面颊,和急促的喘气,阴着脸摇头道: “木杉老头病不轻,哮喘到了加重期。” “咳咳,咳!” 这时,木杉正雄猛的咳嗽几下,面色突然间变得苍白,嘴角流下白色粘液,眼神变得有些涣散。 武世勋浑身一颤,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罗战道: “罗管教,帮帮忙吧,找些缓解的喷剂来也行啊。” 罗战无奈的摇摇头,古怪道: “你明白这里的规矩,黑狱里面,不允许有药品,在下面真找不出一点防治急病的药来。” 田明建听见这话暴跳如雷,跳起来骂道: “难道看着老头就这样憋死?木杉老头几十年来,给你们出了不少力,你们就这么对他?就因为他是个曰本人?” 罗战闻言,面色铁青,沉默不语…… 武世勋悲愤不已,几个老人在监室里面一起呆长了,多少有些深厚的感情,每次看见有人老死抬出去,那滋味太不好受了…… 正在所有人大眼瞪小眼,措手无策时,监室里传来刘十八的声音道: “虽然我看这曰本老头不爽,但是,还是让我看看怎么样?” 众人闻言,将眼睛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不由一愣,竟然是刘十八? “臭小子,你耍我?你一个搞建筑测量的还敢哔哔?” 田明建这时怒气上来,瞪着刘十八骂道。 武世勋却眼眸一转,伸手拍了田明建一下,凝重道: “你会医术?” 铁门外,罗战满面惊讶的看看刘十八,他清楚的记得刘十八的档案,他就是一个山里娃子出声,年纪二十五,测量员一枚…… 也不怪众人疑惑,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你要这帮老头子怎么相信? 分开围在铺上的几人,刘十八走上铺板,来到木杉正雄面前蹲下,仔细看了看,抬头看着罗战和武世勋道 “死马当活马医,至少给个机会救救这老头。” 刘十八说完,对边上的田明建说道: “三爷把那边的被子拿一床过来,垫在二爷背上,那样他的呼吸会顺畅一些,平躺着哮喘会加重。” 田明建闻言,连忙扯过一床被子,在刘十八的帮助下垫到木杉老头背后。 果然不错,木杉的身子抬高,面色顿时好了不少,呼吸顺畅不少。 做完这一切,刘十八站起来,看着罗战解释道: “罗管教,这病我能治,最起码能暂时压制一下。” 罗战面色古怪,看看刘十八点点道: “救人如救火,需要些什么,你说!” 刘十八转头用安慰的眼神看看武世勋和田明建,轻声道: “大家都散开,不要围在这,保持空气流通。” 想了一下,刘十八看着罗战道: “不知,罗管教能否给我一根针,和一些生的黄豆绿豆之类的东西?” 罗战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针还是有的,绿豆却没有。” “和豆子一般形状的东西也行。” 刘十八皱眉道。 “轴承上的钢珠行不行?” 罗战疑惑道。 “行,木杉正雄能否活命,就看您了!” 刘十八淡淡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