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战国汉阳造、尊卑颠倒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17章:战国汉阳造、尊卑颠倒

这玩意被黑布包裹看不出详细,但却大约有一米五六长短,细长细长,这…… 刘十八一手一抖,瞠目结舌: “步枪?” 一只手拿着柳生宗望用黑布包裹递给他的东西,刘十八另一只手开始死命的揉眼珠…… “步枪!” 柳生宗望嘴里咀嚼刘十八刚叫出的步枪两字,眼神却渐渐的湿润起来…… “主公,这东西看着和铁炮差不多,但威力和精准程度,却大得惊人…… 柳生族内派遣出去,查探周边各大名动静的上级忍者,几乎全都死于这种铁炮之手。” 柳生宗望斟酌了一会,看着刘十八这么解释道。 “嗯!我知道了。” 刘十八头也没回,自顾自摆弄着手中,这把绝对远超时代科技的武器:步枪! 这,绝对是一款正儿八经的步枪,不同于武田家这几个月赶制和改造过的秘鲁铳。 秘鲁铳不管咋样,还是燧发式前装步枪。 而眼下,刘十八手中把玩的这把,却可以上下拉开枪栓露出枪膛,然后进行快速后装弹药的填充。 “呯!” 把玩了没几个呼吸,没想到退膛之后,枪膛内竟淬不及防。掉出一枚还未来得及发射出去的子弹。“哗!” 柳生宗望,眼看着子弹下落,附身飞快的一把抄在手中,递给呆若木鸡的刘十八。 “这……” 刘十八的手有些抖,缓缓的接过这枚夜色下闪着金属光泽的子弹。 “太不可思议了。” 刘十八张大着嘴巴合不拢,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主公?这一杆铁炮……” 柳生宗望好似也感觉到什么不妙,试探着叫了一句。“嗯!” 刘十八含糊应了一声,扭头看着柳生宗望,冷笑道: “拼死逃出围捕,最后却还重伤而亡的两名中忍,是不是死在这东西的手里?” 说罢,刘十八将手里拽得汗津津的子弹,递给柳生宗望。 柳生宗望拿在手里端详了片刻,便肯定的点头道: “他们身上,都有穿透伤,看大小正是这东西造成巨大的伤害。” “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刘十八诡异的一笑。 “属下原本不知!不过看主公的动作,才发现这好像是铁炮的内火?” 柳生宗望点点头,又摇摇头。 “没错!这东西叫做子弹,正是这把枪内的火药弹头,杀伤力惊人。” 刘十八点点头,顿了一下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突然补充了一句,仿佛在自言自语: “这把铁炮,我以前管它叫:汉阳造!” “纳尼,汉阳造?难道是隔海百济国的产物?那里有个叫汉阳的地方。” 柳生宗望古怪盯着刘十八手中的步枪,自行补脑! “百济?他们眼下还不配造出这玩意。” 刘十八冷冷一笑,凝视着柳生宗望,赞叹道: “能在这种叫汉阳造的步枪下存活,逃出来返回野田城真不简单! 你们柳生家族的忍者,果真强悍得离谱。 这种枪,不动则以,动则几十杆齐射,不亚于天罗地网……能有三个逃出来已经是奇迹了。” “哈!多谢主公赞誉。” 一听刘十八说到活了三人,柳生宗望不由露出一丝难受表情,闷着头低低应了一声。 刘十八好奇的看着柳生宗望,问道: “你有心事?” “哇哇哇……” 柳生宗望缓缓抬起头看着刘十八,良久才悲呼一声,一下扑倒在刘十八的脚边,嚎啕大哭起来! 能让忍者落泪,这真的很少见。看来柳生家族确实伤筋动骨了? “来!宗望你坐下喘口气,人死不能复生,你勿要太难受……” 刘十八面带复杂,试图将柳生宗望扶起。 “主公!带回这杆汉阳造的中级忍者,是属下…… 是!是……吾柳生宗望的嫡子,柳生静云!” 蜷缩在地面,老泪纵横的柳生宗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啊!” 伸出去的手,顿在半空进退不得,一时间刘十八不知如何是好。 让柳生宗望负责暗中情报收集的始作俑者,是刘十八自个! 可到最后,为家族为主公而死的却是柳生宗望的亲儿…… 这结果,不管换谁,也必须要好好的难受难受…… “呜呜呜!” 柳生宗望趴在地上,低声的呜咽着,凄惨悲号声在寂如地狱的夜色,传出老远。 “哗哗哗!” 一阵压抑的脚步声缓缓踏进小院,停步在离刘十八河柳生宗望几米处…… 悲凉的哭声,最终还是引来了五个负责值守的死士亲卫。 其实,这五个人在柳生宗望跳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小院的门口,然后看到刘十八的示意才止步! 可眼下,柳生宗望的悲痛不光让自己更悲伤,更严重的是在夜色中,清晰标注了野田城核心守卫重点刘十八暂居之所,在何处! 对于可能发生的危险,特别是来自于夜色,这是亲卫们不能容忍的。 “野田城实行宵禁,还请柳生大人,稍稍----禁声!” 为首一名,身着血红色全身蒙面赤备甲具的亲卫,冷声提醒。 “呜……” 柳生宗望闻言身体一僵,抽搐几下后哭声立即顿住,渐渐恢复坐姿,苦笑道: “主公!见笑了----其实忍者,或修行剑道的家伙,一样也是人! 只不过这些人在哭泣之时,只有天地才有资格看到。 而对不明就里的人来说,冷酷无情的我们,才是正常的吧……” “我很理解!” 刘十八吐了口气,点点头应一声,然后侧头对说话的那名红甲亲卫凝重道: “我记得你一开始是跟着秦大的是嘛?叫做秦六没错吧? 在禅石之海混战之后,你才重新归到中郎将麾下?” “主公的记忆力,让属下惊叹。” 红衣大汉闻言呆了一下,接着不动声色,不卑不亢的微微抱拳表示敬意。 而柳生宗望则面带震惊和不信的神色,木然瞪着这名在他看来身份低贱的赤备亲卫,竟笔直站着和主公武田十八----平等对话? 在武田家,不!在阶级森严的战国时代,诸多大名甚至京都的天皇陛下面前,都不曾出现这样不懂尊卑上下的“足轻”! ………………………… 、后面,连续更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