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嘴炮之力、得胜负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13章:嘴炮之力、得胜负

真实的历史到底是什么样的,刘十八无从判断。 但,他有一个基本的辨别方式:如正史和野史描述,出现较大分歧,且众说纷纭,那么野史可信度会较高。 因为,撰写正史的人,是按照胜利者的授意,来编写。 没错,是“编写”,而不是“记载”,实际含义就掺假了。 而野史,大多流传于乡野江湖,虽然有三人成虎之嫌,但可能去掉飞天遁地扒皮去骨后,却很可能还原真实,这就是区别。 正如某位满人帝王所言,律法能堵活人菊门,让其不屎不尿,难道你还有本事堵天下人的悠悠众口么? “真有意思!不管放到哪个朝代,靠传消进入朝堂的人,真的绝无仅有……” 但,历史也出现过例外! 例如,徐福和秦始皇间,便惊现大秦正史,和江湖野史描述,出现了惊人的相似或一致…… “有古怪啊!按照野史记载,徐福,甚至能和始皇嬴政,一同夜寝咸阳宫……” “不会是背背山吧?” “又或者,有特殊嗜好?**、mc啥的?” 被各种烧脑想法困惑的刘十八,姿势随心意瞬变,他从躺着变端坐,又从端坐变站着,最终从站着变成了缓步绕圈…… 刘十八的右手搁在下巴上轻轻摩挲,视线却凝固在院内一株樱花树上…… 而他的思绪,却仿佛再次跨越时间线…… 刘十八胡思乱想着----仿佛看到了两千年的繁华世界。 一个英雄辈出的,华夏传奇时代! 七国争霸,逐鹿天下! ……………… 生活在七国争霸大势夹缝中,有个传奇人士叫徐福,他所有的本事无非炼丹,摸骨,看皮,抽吉避祸,典型江湖老千。 可是,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机缘,如何登堂入室。 最终,进入大秦帝国的权利核心? 要知道,秦朝对军队控管,是十分严格的,一般万夫长无权轻易调动超过一百人的军队。 而徐福咧,这家伙几次三番率领海陆迁徙队伍,往返华夏和曰本海两边,最多的一次,人数甚至达到了十万人。 十万人中,更包括一支数量在七万之间的大秦精锐,那是秦始皇的嫡系:驻守关中的咸阳禁卫军。 徐福在大秦朝堂上创造了很多不可能---- 首先,此人打破秦昭王在位时的以法治国,套路了商鞅所制定的秦策:以军功农功才能获得爵位,士子,王公贵族,农商奴都不例外。 徐福视大秦铁律为儿戏,且得到秦始皇默许,最终成就其秦“爷”的壮举,而这一点其实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徐福的人生轨迹! 为何在两千年前,秦始皇驾崩的前后那段时间,率关中禁卫军,数度往返远渡曰本海,在列岛称臣? 在两千多年前的蛮荒海岛地底,秘密建造一个历经了千古,也不为人知的地下世界---- 按照刘十八理解:疑似又一个始皇陵? ……………… “徐福,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仰望星空,刘十八呐呐自语, 术士?江湖千术? 难道是神调门的起源? “都不像!” 刘十八最后否定了自己的各种烧脑,却将徐福身份,定位到了另一个不可能上…… 比如,在天下大势下出现的诸多天之骄子:辨士? 华夏的七国争霸时代! 七国内诸多的受众百姓,百家学者,诸侯王相,饱诗书的儒家子,为得帝王庇佑家族,会挖空心思来卖弄本领,以求赏识。 这种本领,叫做帝王术! 而其中,有一个最著名的人,叫做:鬼谷子! 嗝屁的武田信玄,在世时所崇拜的风林火山武田军旗,便是兵法大家孙膑兵书所言,而孙膑师从:鬼谷子! 最先的七国争雄起源,不是靠武力,而是靠嘴炮之力得胜负! 当时贫瘠单纯的小诸侯国秦,便充当了众儒生饱学之士们,茶余饭后高谈阔论的谈资。 秦地那会是真穷,崛起称雄更是笑话中的笑话。 其余六国,因地处中原腹地、关东平原、临海一线、富庶江南等地,所以人足库盈,国力强大。 当时,崇尚学纵横术,卖帝王家的主流人群,便是儒生士子,而他们还有一个称呼,叫做“辨士!” 通俗一点说,辨士代表的,正是能言善辨,饱读诗书,通晓古今的大多数学者。 这些辨士因体质羸弱且不事农耕,所以买嘴皮就成他们唯一没选择的专业。 这点长处,刚好契合其余六国帝王爱吹捧的短处----好大喜功! 王侯君王们个个好大喜功,只因谁不想名垂千古,成就黄帝尧舜一般的万古基业? 于是,这一群辨士,成功的游说六国帝王,在七国争雄初期,发动六国混战。 没错!仅仅是六国,而不是七国,因为混战国中,并没秦国。 为什么? 因为六国中大部分主流权贵,都瞧不起穷得只剩黄土的蛮荒穷秦。 按照现在的理解,那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一起扎金花才热闹。 扎金花的期间,六国诸侯大圆桌,若哪国君王因缺粮而不看牌,光闷开。 六国也愿意带着它玩耍。 六国的国君,不管咋玩,也坚决不带秦国国君一起玩金花! 若赌局缺角,某帝王临时退席,用固守城池来代替筹码,明显少了角对不? 六国宁愿五开牌,也不叫秦国加入! 秦国也得到了,难得的清净! 可,秦国好景不长,最终卷入兵祸,这个天下最大赌局…… ……………… 金花游戏重攻伐,六国国力不相上下,强盛不分左右。 就算韩,燕,两国稍弱,也因联姻和地理关系而固守有余。 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的秦王,那会还是秦昭王。 而古关中,既是华夏今陕北,川西大部。 以贫瘠的关中平原为基,秦国仅圈一国之地。 靠这点微薄的家底,进而争霸,横扫其余的,盘踞富庶之地的六国,这尼玛是何等,额造…… 而为这一切想法,抽丝剥茧的却是刚才刘十八所想的那句: “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 七十万囚犯,大部是各国战败后的战犯! 疆土之内作奸犯科的家伙,早被大秦押上前线成思密达了,灰都见不着…… 但,往深处想想!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数字! 历史上,作为胜利者的大秦军,在战场上,有不留战俘的习惯,甭管多少----全宰了! 杀神白起,便一次坑杀了四十万赵国降兵…… 不杀咋办?你投降的士兵,特么比我还多一倍咧…… …………………… 明儿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