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王毁于天地剑、歹毒策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07章:王毁于天地剑、歹毒策

“帝王难敌天地“间”! 这一句其本意:帝王难逃生老病死,必将毁于茫茫天地人海之间! 并不是、天地剑! 但,天地剑三个字,仍旧误导了蛮族后代几千年的文字理解能力。 思维修养中被理解至深的人,莫过于一群开宗立派的先驱者,他们的群起名,甚至都大同小异,如: 天地会,天地教、天地帮、日月神教、明教、明国…… 而烧脑到建国的,只有两位:一个叫明国,一个叫太阳国曰本。 几千年后,说不定那个出山的变异人申公豹,都对此迷惑不解! 而在刘十八的记忆中,好像申公豹这坑货的本体,不正是自己的爷爷刘十六么? ……………… 正因为历史典故,刘十八学以致用颇多,所以他细细咀嚼后才恍然大悟,转变存在侥幸的念头! 战国时代,人口和领土就是生存的根基,让德川家康一个堂堂的大大名,毅然抛弃一切,是多么不可思议? 正因为如此,刘十八才决定,下令毛利胜永率部顽抗。坚守野田城到底! 野田城的存亡,关乎这个深埋历史尘埃中的隐秘,刘十八能发掘多少? 刘十八坚信,野田城老城的废墟之下,必有一座不为人知的----地下之城! 他更好奇,这个幕后能控制德川家康的黑手长在谁身上? 一位,能让德川家康放弃一切城池领土,甚至要放弃自个在三河,沅江等世代控制的领地百姓,还要抛弃德川家族几代人累积的赫赫威名。 抛弃这一切,对一个长期身居高位的大名来说,是多么不容易! 在背后操控德川家康这枭雄,打破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定律的人,到底多么可怕? 枭雄中的枭雄,你特么到底是谁? …………………… 随着刘十八下达任务,出浦盛清庄严慎重的拜服、叩首、然后起身接令! “哈!” “噗咚!” 出浦盛清起身后,缓缓倒退向后退三步,接着又突然伏地,极为慎重的叩首道: “臣出浦盛清!一定完成主公赋予的艰巨任务。 即时,吾将回家族故地一趟,说服出浦家所有隐秘静修的上忍,为武田、为主公鞍前马后效死!” “哦?出浦大人有什么想法?或者说你这么决定,想得到什么?” 刘十八嘴角微微抖动,轻声疑问道。 出浦盛清没敢抬头,而是老老实实的俯首应道: “吾!虽为真田昌幸大将之好友,而彼此心中明白,吾等君臣的联合,实乃相互利用的自保之道。 美浓是个盛产粮食稻米的好地方,而小家族尤其多,一切因为美浓地区,对家族来说,更易生存罢了。 而在星棋罗布的众多大名候城主中,忍者小家族真算不得什么。 甚至,诸多大名,因惧怕忍术中原本不值一提的隐匿刺杀术,由此更不会抬举忍者,进入本家核心的家老行列。 所以,忍者家族一向被大名们轮番打压,族内的适龄族人更加找不到愿嫁忍族的人,所以人丁骤减。 但主公却对盛清破格提拔,吾甚至还一举踏进了武田高层核心行列。 对于此臣才深感恩德,决心吾定不负主公所托,定会将主公军令,亲自传到每一位带兵大将手中。 除此之外,臣更会出动出浦族内,多年前四散的隐秘潜伏者打探周边敌情。 若臣和臣的家族失败,唯用全族一死谢罪,报主公的知遇之恩……” “好!这话说得我差点流鼻血了……呵呵!” 刘十八冒出句似真似假的玩笑,又接着大大称赞了出浦一句。 “出浦大人,请抬头看着我!” 最后,刘十八凝视出浦盛清的双眸,附在他耳边,用只两人能清晰听清的微声微语轻声道: “让毛利胜永,视战况紧急程度合适的安排军队进退,自由发挥…… 孙子兵法云:将在外而君命有所不受,这就是我给他传达的最后一个军令。 从今天开始,我带着亲卫和几个家臣武将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办理。 最重要的是,让毛利胜永不要冒进,底线是全力以赴,必须力保野田城不落入强敌之手。” 出浦盛清讶然抬起头,呐呐道: “武田军新式武备,几乎完美的碾压,周遭所有大名。 没想到这种极具威慑的武备,对于家主所猜强敌,甚至还不够令你满意?” 刘十八竖起一根手指,用慢动作摇了摇,冷笑道: “没错!我没法满意,因为直到如今,武田家不知除家康外,还有那些看不见的势力,在暗中伺机而动。 武田家,还有最令人忧虑的弱项,更是致命短板。” “主公!不知可否告知为难之处,臣说不定能出点主意?” 出浦盛清听出一脑袋冷汗,只得硬着头直接问刘十八,到底哪儿难? 出浦家族,肯定被绑上武田家主的战车,不出谋划策解决分忧甚至进取,就是庸臣。 刘十八淡淡笑一笑,嘴唇一瘪苦笑道: “武田家的形式,用一个字能表达,那就是:穷! 而三个月内,对武田数万新编的精锐集训,更是耗空甲斐领地内的所有储备,如粮食,矿产,黄金、矿物等,俱都消耗殆尽。” 出浦盛清,听到这不由心神巨震暗暗叫苦。 但仅仅犹豫了片刻,出浦盛清的神色就坚定起来,反而瞪着刘十八,厉声喝道: “穷成这样?主公为何还穷兵黩武,甚至一打五展开五城攻击战? 兵力分散六路,必定进攻的力度降低很多,还要分兵同时进攻其他城? 难道带兵回甲府,给武田家和百姓稍许耕种时间,休养生息不好么?” “嘎嘎嘎!你果然是个人物,好!” 刘十八没对出浦盛清的无礼之语。表示愤怒,反而连声称赞。 出浦盛清,看着刘十八满面坦然无畏,唯苦笑无言…… 这坑----好大! ……………… 刘十八却仿佛,练就传说中不可能存在的读心术般,为出浦盛清解释其中玄机。 刘十八带着满脸的邪异和狰狞,娓娓道来: “正因为有甲府储备,武田家的武将和家臣们感到有路可退,至少还能拢城是吧? 因此,众将必定不会死中求活。 …………………………………… 心思百转,邪恶的刘十八,仿佛初现端倪!后面到底有怎样的转折,诸位拭目以待! 后面半小时之内,会接连更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