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逆转直下、天降妈妈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03章:逆转直下、天降妈妈桑

“二俣城中,目能所及的库房之内,所有的粮食武器,金银器皿,绸缎茶具都被一扫而空。 更严重的是,城内城外连百姓也没看到一个,甚至连家畜,包括鸡鸭狗,猪牛羊都没剩下一只,真正做到了干干净净……” 出浦盛清开口,将刘十八话语中的错误适当纠正! 而这番大实话,却将刘十八震得瞠目结舌,久久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纳尼?二俣城对家康来说是战略要地,尤其重要,因为离开德川的主城滨松城太近了。 他怎么会说放弃就放弃,果断的裹挟所有城内百姓,随他离开二俣城?” 刘十八缓过气来,满脸凝重。 蒙天放的脑子,仿佛也开了窍,补充问道: “这么多人同时弃城而去,恐怕不是一天就能办到的事。 其中老百姓不可能空手随你走,你也养不起。 那么他们必定要将细软置办妥当,且将全家赖以生存的钱币和粮食悉数带上。” 刘十八将右手的手背,轻轻覆盖在出浦盛清的手背上,补充问道: “进城之后,你发现了什么?尤其百姓家里,是否和山本天放将军所说的情形一致? 将全家所有财富全部带走?包括被褥?” “哈!属下在城内,逗留了不短时间,企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遗憾的是,搜寻中没任发现,每个屋子都空空如也。” 出浦盛清,喘了口气,满脸痛楚。 刘十八听到这,却默默不语,眼珠乱转…… “头儿!让臣百思不解的是:这种大规格迁移,绝对不简单。 没有三五天准备,德川家绝对不可能将城池分配得如此干净!” 蒙天放见差不多了,才问道。 假如给刘十八一定的时间,他也能将二俣城弄得如此干净。“ 眉头皱起来,刘十八咬着下唇,看着喘息不止,受创颇重的出浦盛清。 …………………… 这时,残破庙宇大门处,传来亲卫的声音道: “主公!属下已经将环夫人带来候着。” “奴家见过家主,有什么事情就明说吧,叫来叫去不嫌麻烦? 有事,你就亲自来找奴不好么?” 接着,一声腻歪得令人浑身发酥的女声响起。 刘十八眼皮跳了跳,又是大凶之兆…… 刘十八看着环夫人,指着几乎昏迷的忍者头目出浦盛清,黑脸道: “他帮我出门,办了点事!却带着伤势赶回野田城,立即检查伤势包扎妥当!” “咦?” 环夫人眼角哆嗦,朝面色苍白的出浦盛清注目看去,随之面带古怪道! “咋了?” 刘十八带着不信任的目光,看着环夫人问到。 “观色,识能后,奴家觉得他的伤势,不是刀兵造成,而是……” 环夫人抬起手,轻轻摸了自己的发簪一下。 “纳尼?你说话不能说完全?” 蒙天放也急了,怒视环夫人。 “奴家说得很仔细了,意思是这个忍者,没----受----伤!” 环夫人缳首看看周边,众人被四十个彪悍亲卫,紧紧围在中间护卫。 刘十八和蒙天放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讶然: “出浦盛清,竟没伤?” “肯定,没有!” 环夫人这会,终于感受到气氛有点不同! 出浦盛清其人,回到野田城后,一直在吐血,一口一口的染红了多少毛巾? …………………… “主----主公!臣,话没说完就被你打断了……” 低处,传来出浦盛清虚弱的声音。 刘十八蹲下来,握住出浦盛清的一只手道: “没事!不管你伤到哪,或者有不便表露的伤口,环夫人应该都能手到病除!” 说到这,刘十八咧嘴补充道: “比如,大腿中间的第五条腿儿?” 出浦盛清苦笑,无奈应道: “主公!臣的伤势其实被累得,那天,臣看到二俣城成为空城。于是决定,立即去滨松城再探虚实! 出城门的时候,遇到原虎胤和一条信龙两位守备将军,率两千精兵,两名足轻共乘一骑赶到……” “嗯!现如今,一条信龙和原虎胤大人,有什么动静?” 刘十八多日来一直愁眉苦脸,这会首次听到出阵军队的消息,心情舒畅起来。 “两位家老,商议后决定,暂时进城先占据再说。 派遣传令兵之后,两位大人决定等待总大将毛利胜永的下一步军令。” 出浦盛清,说到这里,面带犹豫…… 看见出浦的神色古怪,刘十八心中一动,扭头看向环夫人,轻声道: “这里,应该没事,劳烦环夫人了,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环夫人眼珠霎时瞪得溜圆,嘴一瘪不屑道: “你叫老娘来使唤,老娘就屁颠屁颠的必须要来? 没用了,你装大爷手一挥,老娘就得滚蛋?” “什么?” 刘十八一呆,这环夫人扯什么,尼玛说的啥几把? 八杆子打不着啊…… “老娘今儿个打算提要求,老娘要换待遇,偏不走!你爱咋地咋地……” 环夫人说到这,立即开启女人独有的耍赖模式。就地找一块碎半边的青色石凳一股坐下,扭头欣赏风景去了,却看也不尿刘十八一声。 刘十八,蒙天放,出浦盛清三人目瞪口呆…… “主公!原来环夫人妈妈桑,竟然是老院长夫人?竟然看起来这么年轻……” 出浦盛清开口就是一坨屎,差点把刘十八砸晕了,气得他不知道咋解释。 老娘这个词,是个多义词! 蒙天放听到出浦说些没用的玩意,憋气至极,大怒道: “那个?出浦你滴?敢不敢爽利点,一口气说完?” 蒙天放真的急了,吼声中带着杀意…… 出浦盛清面色淡然,抬头看了蒙天放一眼,扭头对刘十八道: “主公,臣在接下来……” “算了!” 刘十八止住出浦盛清张嘴。 “不用说了,我想我已经知道了后面的事情。” 刘十八回头拍拍蒙天放的肩头,然他放松。 然后,刘十八又看着出浦盛清,补充道: “索多!你先坐下,出浦盛清大人辛苦了,你是否感觉伤势好多了,先喝杯水再说?” 刘十八又伸出爪子,拍拍出浦盛清的肩膀,微微一笑。 出浦盛清一呆,讶然道: “主公,你都知道?” 蒙天放闻言,也看向刘十八。 刘十八的神色,带上罕见的戾气,狞笑道: “出浦盛清大人,你是否短短几天跑遍了五城? 而野田城周边的二俣城、滨松城,古宫城,吉田城,长条城,五城无一例外全是空城。 内里没一个喘气的,甚至连一只鸡都看不见,没错吧?” 出浦盛清用不可置信的神态看着刘十八,呆痴道: “哈!完全正确,五城全是空城……” 刘十八吐了口气,神态缓和下来,淡淡一笑道: “五城攻略,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