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1章:该来的、还是得来啊!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01章:该来的、还是得来啊!

这----怎么可能? 臣----徐福?这家伙还在自称为“臣”? 历史上,是怎么记载徐福的? 说这个老东西,出海之后不久便发现了所谓的蓬莱仙境。 于是徐福灵机一动,早早的做好了规划,他打算在这个几乎全是土族人的地界----占山为王! 但问题来了!曰本岛虽不大,可土人也有不少,百十来万总有的。 徐福是:吃喝抹嘴闪,先坑后蒙再拐这一类人中的典型! 尤其,徐福自称方士,靠着炼丹术和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忽悠始皇帝嬴政。 相信徐福所说的:世上,真有海外蓬莱仙境,内藏仙家长生不老药…… 但三寸不烂之舌,明显对岛上的土著没用,人家脑子不行,可打群架可是一把好手,尤擅长短小精悍! 于是徐福将开荒计划和配、种计划,提前递上了日程。 经过精密和逻辑的计算,这个岛屿上的土著和自己所需的混血儿计划,大概要三千童男童女。 那么在交杂繁殖第三代子孙之时,就能脱五服,产下更优良一些的品种。 至于百万土人,那叫什么事? 大秦黑甲军团,天下无敌,派遣几万人护送童男童女,顺道将土著全部收服不是难事。 于是,徐福便死命忽悠嬴政!到最后这老家伙成功了,用浩大的船队来来回回运送了三次人马武器等! 护送的军团,也是徐福自己挑选的,索要的并不是最精锐的大秦军团,而是最弱的。 因为大秦要征服七国,被迫之下穷兵黩武,最新最弱最乱的军团,就是刚服劳役的新军。 新军好啊!全是十五六岁的单身汉……对付土著一点问题都没有! 尤其往后去了蓬莱仙境,看着三千童女们渐渐长大美貌秀丽,这些年轻的士兵怎么舍得离开,不如顺路就留下来做人种,多好? 不幸的是,徐福的计划很成功,秦始皇南巡之时,就再也没看见过徐福了! 虽然历史记载的比较官方一点,但传说终究也有来源,其中的野史记载就比较鸡汤一点! 六万秦军出海,期间肯定有逃兵的,太多不可能,可百八十个总有。 人管不住嘴就会到处乱说,说着说着就传开了,故事走样是肯定的。 但扑朔迷离的大秦野史,不正是历史的魅力所在么? …………………… 时隔两千年,另一个时空的外来者们,在这张几乎腐败透顶的绢帛中发现一封徐福留给后人的遗嘱。 又看到徐福这靠骗术起家的神人,亲笔的落款! 而话里行间透露出的消息,让人没法接受! 原来史记,秦皇本纪,甚至野史中记载的,全是扯淡! 刘十八深深体会到了故去的武田信玄所说的一句话“ 历史,是由胜利者来书写!” ………………………… 这一行字,令在场的几人,尤其是刘十八的面色尤其古怪,满脸纠结道: “我不信!这不可能,假如这真是徐福所留真迹,假如始皇嬴政远遁蓬莱…… 那么,且让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从那个隐秘基地深处的秦皇陵中,随我出世厮混的…… 那个陪伴我好几年,一同出生入死的秦大,特么是谁?” 李二狗和蒙天放的脑袋同时拼命的摇,表示自个对刘十八的问题无言以对! 刘十八侧头看着蒙天放,讶然道: “当初!天放你可还记得?是你亲自指认,秦大就是始皇帝嬴政?” 蒙天放皱眉闭眼,过了一会睁眼,点头肯定道: “属下绝对没看走眼,秦大确实和吾皇面目一般无二!” 接着,蒙天放也古怪的看着刘十八,迷惑道: “就算属下眼拙,那么玉贞公主呢?她是吾皇最宝贝的小女儿,总不会看错吧?” “咕咚!” 刘十八面色铁青,强迫自己咽下喉内不知咋渗出的带酸浓口水,咬牙切齿对蒙天放焦急道: “天放!你立即亲率卫兵二十,快马前往甲斐骏府,将别离和老黑接到野田城来。” 蒙天放忙站直身体,抱拳道: “哈!” 正说话间,只见一道黑影,凌空朝刘十八三人所立之地急速扑来,刮起一道凌厉阴风…… “嘿?大胆?” 蒙天放顿时警觉,面带狰狞扭身挺枪,用更快的速度,抬起手中马槊横着一枪扫去…… “轰!” 一阵猛烈的刀兵撞击,轰然响起。 扑来的黑色人影,也非徒有虚名之辈,半空中,此人虽淬不及防受到蒙天放马槊一击,却仍勉力抽出背后武士刀,硬接这一重击! “噗噗噗!” 黑色影人被凌空击飞,落地之后仅仅倒退了五六步便又冲了过来! “天放!慢着……” 刘十八瞳孔一缩,忙伸手一拦。 “头儿?我感觉这人很危险,定是刺客。” 蒙天放迷惑不解。 “不象!他是我新任命的武田领,特务总守备大人。 没错就是他!是我在出阵之前先派遣出去打探虚实的----出浦盛清。” 果然,这黑影极端的顽固,就算面对杀气腾腾的蒙天放仍一步不退,强行冲到面前,朝刘十八一头跪下。 “噗!” 可话还没说,出浦盛清先隔着黑色面罩,喷出一口血污。 “出浦盛清,受伤了?” 刘十八忙双手一伸,扶住出浦盛清的两肩,入手刹那感觉人已经软了。 忍不住刘十八侧头,看着蒙天放咧嘴怒道: “他没拿武器,出手那么重?” 蒙天放倒抽一口凉气,搓舌道: “这一枪横扫看着威猛,实际上没用暗劲,仅仅将他送远几米罢了。 俺其实也猜是忍者,但不知是谁……” “主公!” 出浦盛清这时候,半躺在刘十八膝上,虚弱叫了一声。 “我在!出浦大人你的伤势,没事吧?我叫环夫人来给你看一下。” 刘十八安抚着出浦盛清,眸中却带着急迫。 三天了,前方战事一点消息都没传回,能不急? 城池安稳,刘十八才好带人寻龙点穴看风水,寻找那个虚无飘缈地下城对不? 出浦盛清一把扯下面罩,露出一张四十多岁的男人脸。 脸很白皙,可泛着异样的铁青色,受伤颇重! “主公!大事不妙……” 出浦盛清,连嘴角的血污都没有擦拭,直接抓住刘十八胳膊,急切的说了一句。 ……………………………… 后面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