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这,就是当爹的感觉?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3章 :这,就是当爹的感觉?

刘十八古怪的眨了眨眼,突然问道: “老东西你说了那么多,我问你,你这个相师,又是几品相师呢?” 曹雄闻言一呆,踌躇了一会,缓缓抬起头,凝重的答道: “老汉略通气运,风水,功德,宗教,武术,我是五品相师,你的爷爷,是六品摸金校尉!” 刘十八闻言毫不意外,微笑着抚了一把自己乱鸡毛一般的头发,做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帅的造型,轻轻的问道: “你看我还不错吧?我是几品摸金校尉?” 曹雄听见这话,不由得牙齿一酸,面部抽搐了几下,勉强苦笑道: “你?勉强学到了你爷爷的一点本事,也许还得到了一点传承,算是一品校尉吧!” “才一品?老头你没看错吧?我告诉你,你现在可是吃我的住我的,你信不信我赶你到大街上去?” “你要学会德行,这也是摸金校尉的必修,要尊老爱幼……” “我爱你妹……” 刘十八眼中含着笑意,和这老家伙胡闹起来。 “好吧,老汉错了,其实你连一品也不是,零品我看还差不多,老汉的妹纸都进了棺材了,你不要瞎说……” 曹雄捂着花白的胡子,满屋子乱串…… ……………… 刘十八一宿都没有睡好,家里放着七十五万的现金睡不安稳啊,说白了刘十八就是个普通的老百姓,哪里见过这么多钱?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刘十八早早起来洗簌一番,神神秘秘的拎着装钞票的书包就准备出门。 没想到开门的时候弄醒了曹雄那老头,老头子死乞白赖的也要跟着去逛逛。 走在路上曹雄疑惑的问道: “你把那装钱的包背着干啥?” 刘十八翻了翻白眼,神秘的笑道: “我这不是穷怕了嘛,钱放在家里不安稳,我这不是起早了存银行去嘛。” 曹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瞪大眼睛将刘十八上下打量一番,吧唧了嘴巴道: “十八啊,我说你真的是没见过钱么?这么点钱,多大个事? 老头子多喝几碗鸡汤,多吃几个鸡腿,然后咱们再去那彩票点逛逛,中他个几百万都不叫个事。” 听曹雄这老头这么一开导,刘十八恍然大悟,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大笑道: “对啊,有你这老头在身边,我害怕没钱么?吃燕窝都要吃一碗倒一碗,买衣服买一套扔一套!” 眼珠一转,刘十八就准备往回走,曹雄一见就急了,拉住刘十八的袖子疑惑道: “咦?你干嘛去?” “咱不是不差钱么?我把钱再放回家里去。” 刘十八解释了一句。 听刘十八这样一说,曹雄翻着白眼,立马不满意了,怒道: “十八,这钱也有我老头子一份吧?干嘛要放回去?我要出去吃好的,穿好的。” 刘十八警惕的看了曹雄一眼,轻声劝道: “钱财来之不易啊,我们得省着点花。” “那好,你在这里省着点花,老汉我打包袱回紫云山去。” 曹雄手一摆,掉头就走。 回紫云山? 那怎么行?这老家伙就是挣钱的机器,怎么能让你走了? “别啊,老家伙,我刚才不是在开玩笑么?你说,这钱怎么用吧,我听你的。” 刘十八面皮扭曲,咬牙切齿的哄着这臭老头。 “听我的?好,既然你要做摸金校尉,那么首先你就得学着将自己的气质改变一下,当然了,老头子我的气质也要改改。” “改气质?咋改?” 刘十八疑惑不解。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我们先找地方买几身好衣服,那样气质就自然来了……” 曹雄仰着头斯条慢理的解释道。 “嗯?不就是要吃好穿好么?老家伙你直接说不就完了,什么气质不气质?” 刘十八鼓着眼睛。 “后生啊,你不要守财奴一样,你听我的,只有你穿得好了,你才有那种上位的可能。 现在的人都现实,他们不看你的本事,就看你的脸或者衣着。 假如他穿了一身三千块的,你穿一身三十万的,你猜猜他是什么感觉?” 曹雄笑眯眯的问道。 刘十八闻言,脑中一炸,转头阴森道: “他肯定感觉我是他爹……” “没错,就是要这种当爹的感觉!” 曹雄洋洋得意的狂笑,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一抖一抖…… 刘十八虽然平时对穿衣不讲究,但是今天不同,一个是不能落了曹雄这老东西的面子,今后还要靠他挣钱呢。 二来刘十八想今晚请上官雅吃一顿。 女人嘛,有时很讲究虚荣心的,自己身边男人的穿着和搭配都显示了她的品味。 所以有时候可以休闲邋遢,但是在某些场所一定要给足她面子,哪怕是倾家荡产都行…… 但刘十八对一些名牌高档男装真不很了解,于是就由着曹雄这老东西来折腾了。 另刘十八意外的是,长期在紫云山走街串巷的老货郎兼看相的老东西,竟然对这些奢侈品无比的熟悉。 刚巧在附近不远处,有一个许昌市知名的奢侈品男装专卖店,于是刘十八就闭着眼跟着曹雄摇摇摆摆的走了进去。 在一个极为漂亮的营业员目瞪口呆的中,曹雄给刘十八里里外外换了个干净。 由曹雄做主,刘十八换了一整套巴宝莉短装风衣和长裤,鞋子换成郎丹泽,皮带是古琦欧,还给配了一个登喜路的打火机,和古奇的钱包。 他的内衣也换成了英派图斯双面保暖内衣,不光如此,连那双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袜子都贵得吓人。 最后刘十八肉痛的拿出双肩包,眼睁睁的看着从里面拿走了四十八万现钞。 曹雄这个败家老头,甚至还琢磨着找个珠宝店给刘十八买上一个大大的黄金方头戒,加上一条狗链子一般粗的白金项链。 再接着曹雄也给自己上下换了一身极为有派头的行头,猛的一看还以为是哪家的富豪在下乡体验生活。 这一下子就又没了二十五万,包包里只有二万了? 要不是钱不够,曹雄恨不得再去弄两块劳力士满天星。 尼玛哥弄点钱容易么? 就这么一下,就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但,奢侈品就是奢侈品,质量确实没话说。 别看刘十八对一些奢侈品没有慨念,但是这毫不妨碍一个人的品味。 刘十八那股雪藏了二十多年的成熟气质,在一身品牌男装的衬托下,更显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