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明眸回首环夫人、果真凶兆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95章:明眸回首环夫人、果真凶兆

几个人阴阳怪气的编排着…… “果然大凶之兆!十八当真狠得下心,忽悠数万士兵心甘情愿当炮灰。” 最后一人嘀咕道: “拥有远超时代的强大军团害怕啥子?他出其不意的用毛利胜永指挥军队,打算抵挡什么可怕的事呢?” 高台上留下的人,只有蒙天放等四十名亲卫,加上刘十八原本一行,他们被各种巧妙安排,赋予留在本城任职! 除此外,武田家的家臣和武将,都各负其职离开赴任,除了守城的几百士兵外,广场上已然空无一人! 没过一会,众人围过来,各个面带凝重! 刘十八侧头看着众人,想想之后才问道: “现在,野田城情况怎么样?” 老司机阴阴一笑道: “如你所愿,正好家徒四壁!” 刘十八默然不语…… 李二狗和翠花对视一眼,犹豫了几个呼吸之后,愣是憋着没吱声! “咯咯咯……” 一道清脆娇笑却从台上边缘传来! 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高台上,仍旧穿着她那身雪白长衫。 “她来干啥?” 刘十八眼皮跳了跳,板着脸看也不看那方向。 “奴家帮你,照顾了那么久的小老婆,一句谢谢都没有,难道还来不得么?” 环夫人瘪瘪嘴,娇嗔一声。 刘十八一想也是,别离一个大姑娘,虽然昏迷不醒人事不知,可还是女人,平时洗洗刷刷换换什么的,总不能要只会咬人的老黑来折腾吧? 就算老黑有保护,照顾别离的心脏,甚至堪比人类的智慧和实力,可只有腿儿却没两只手啊,咋整? 关键老黑还是公的…… 想到这,刘十八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哝道: “谢谢!” “这还差不多!” 环夫人轻笑一声,一点都不客气。 而这时,蒙天放和四十名大秦死卫,却同声抱拳叫道: “见过夫人。” 高台下这会虽然人走城空,却还有接近三百精锐足轻候着,他们是刘十八安排蒙天放从大军中抽调出来,特意加强野田城防御圈的城防士兵。 随着蒙天放等亲卫叫唤,这三百足轻竟也全半跪在地,高呼: “见过夫人!” 刘十八眉头一挑,咬牙道: “摆的谱还不小……” 周遭的一行人闻言,都绷着脸一言不发,目不斜视…… “嗯?” 刘十八紧接着心里一跳,扭头看着蒙天放,指着台下候命的三百士兵,古怪问道: “天放,为啥都喊她夫人?” 蒙天放黑着脸,犹豫几秒,最后愣是没憋出半个屁来…… 刘十八看向老司机,这老东西别过头看向远处风景,叹息道: “这里风景真好,樱花盛开!” “造!还不到樱花盛开的季节咧!你给我装……” 刘十八怒骂一声,又看向李二狗夫妇。 李二狗夫妇竟然背对着刘十八,在那低声嘀嘀咕咕! 最后,环夫人自个儿给刘十八解惑道: “难道你不知道?这地方的人一直称呼我为夫人?” 刘十八瞪着一点都不显老,仍旧如少女般明眸利齿的环夫人,不服道: “为啥?” 环夫人冷笑一声,白了刘十八一眼,风情万种的娇笑道: “因为一直以来,他们都当老娘,是你这个家主的姬妾嘛! 啧啧啧,否则来到这很久了,为何没哪位家臣武将什么的,主动提出来把自家闺女送你作妾? 那是因为老娘和别离,硬生生给你当了挡箭牌,懂吗?你要是说自个单身丑八怪,那些武田家的重臣哪里会放弃这么好的联姻机会? 你,若是拒绝武田家的一些重臣,主动将自己闺女奉献给主公作妾的提议,呵呵……那么叛变就在眼前了!” “额!造……” 刘十八闻言,眼前一黑。 这玩笑开大了! 要是别离醒来,或者哪天找到了宁敏儿,自己这锅,如何洗白? “你好大胆?别人误会了你不知道解释一下?在刘家屯的时候就不该心软,真该杀了你这个蛇蝎一般心肠的女人。” 刘十八站起来,愤怒的指着一脸冷笑的环夫人。 而他身边的一行下属,则一言不发看着刘十八和环夫人掐架,更没扯偏架的觉悟。 “你们?咋一句话都不说?我还是不是头儿了?” 刘十八恶狠狠的回头提醒众人。 翠花看看刘十八,又看看环夫人,直接应道: “十八!难道你忘记了自己刚来的时候,在驹场也昏迷了半年,那段最苦的日子,是谁衣不解带照顾你?” 李二狗接话道:“就是这个你口中的妖女呗。” 索兰塔竟然也附和道: “做人要知恩图报!” 一阵晴天霹雳…… 刘十八捂着脑门,惨呼道: “你们难道忘记了,她是谁?多大年岁了?曹操的姬妾环夫人? 甚至,她还有其他历史角色,每一个都牛笔哄哄的…… 她,当你们的祖奶奶的祖奶奶都要转个弯,懂不……” 一行人古怪的看着刘十八,直接道: “她的过往,我们都知道啊!那不是被病毒侵袭了么?” 老司机直接笑道: “家臣,也仅仅是错把冯京当马凉罢了!一个称呼你那么较真干啥? 除非你心里也在琢磨,这事儿能否落实对不对?否则干嘛狗急跳墙?” 众人顿时一片哄笑! 环夫人则笑盈盈看着,眯着眼的样子,还真看不出来是数千年的老妖婆! 刘十八面孔一黑一白,摆手道: “越描越黑了特么的,不说不说了!你们爱咋想咋想……” 但刘十八也没真傻了,不忘补充问道: “环夫人,你无缘无故来野田城?到底有什么玄机?” 环夫人面色一整,凝视着刘十八,慎重道: “我预感到,这里要出事,仿佛有一种莫大的危机即将降临!很危险……” 刘十八讶然道: “你也,有这种预感?” “嗯!所以我才来这里!” 环夫人轻轻叩首。 说完,环夫人也补充道: “刚才的一幕!奴家都看见了,我感觉到了,你当真心狠手辣!忽悠这数万人去拼命掠夺资源。 甚至要抵挡什么强敌?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从一开始你就没指望他们活着回来。” “对!” 刘十八闭了闭眼,干脆肯定的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