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章:战争、是没良心的游戏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94章:战争、是没良心的游戏

凝视着手足无措,跑到自己面前准备下跪的毛利胜永…… 刘十八一把将待跪的“他”拉起,和自己并排站立! 而后,刘十八面对广场上数万足轻精兵大声道: “武田家的总大将,代本家督行使征服九州之战,岂能下跪?” 毛利胜永闻言,瞠目结舌! “哈哈哈哈!” 刘十八侧头看着毛利胜永,慎重喝道: “总大将毛利胜永不管何时何地,吾赐你见人不跪,当然也包括家主,我! 从今往后,只要你是总大将一天,你就只能跪三种人,一为父母,二为武田家战死之士兵家眷,三为武田家征战而亡的历代武魂……” 毛利胜永闭了闭眼,眼角渗出一丝湿润,呐呐道: “家主!是真懂----武道之心!” 此时的毛利胜永,身形稳定面容坚毅,那种局促不安瞬间消失,哪像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 他反而落落大方,坦然直视刘十八,挺直腰杆不卑不亢,微微弯腰朗声道: “哈!” “总大将毛利胜永!谨遵家主之命!” 广场上,所有的武将家臣,包括数万士兵,几乎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亲眼目睹一个神话,一个一文不名的草根吊丝旗本,在家主一力吹捧之下,被活活的推上高位! 成了万民敬仰的----贵族姥爷? 难道这个世界,人真的可以改变命运? 别不相信! 毛利胜永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这家伙昨天还和大家伙,本队旗本一块抢吃大锅子,今儿个就要米西米西? 吃小碗精米茶泡饭了…… 在阶级森严的战国时代,不知道是谁疯了? 唯有高台上最后的角落,暗暗围着几个人窃窃私语,只听老司机讥讽道: “这卖安利洗发膏的套路,越发精深,能把一个普通大头兵,忽悠得硬吹成神!” “可不是!亲眼瞧见了吧?神是怎么造出来的,眼前就是例子。” 接话的人是李二狗。 “呵呵!往年的华夏禅石之海一战,那些神话中的天仙般的传奇人物,不也被咱们一个个儿斩落刀下?” 这次说话的是翠花,总算公道自在人心。 刘十八听着一般人听不到的闲言啐语,回头朝那帮脾气特坏的大爷大婶们,默默凝视了一眼…… 这一眼,让围着的几个人浑身一凉,顿时收敛起来,目不斜视的坐端正,同时鼓掌道: “主公英明!” 很严肃的氛围,被这几个老油子瞬间破坏,台上台下一片哄笑! 讲真,在战国众人从没见过派兵评定会,还有鼓掌这动作,这是头一次! 但有人带头,一群武将家臣心底再坑,也不得不硬着小脑停板的危险,附和着拼命拍巴掌…… “哗哗……” “哗哗哗哗……” 刘十八哭笑不得,唯有大声继续下令道:“毛利胜永!就是武田家的总大将!” “哈!” 毛利胜永微微弯腰回应一声。 刘十八将身体面对台下数万大军,突然暴喝道: “但是你们,则是未来的毛利胜永总大将,我坚信不疑! 因为你们的武器,就是你们通向总大将一职的明证。 你们,从今天为之奋斗的只有三个字:总大将!” 顿了一顿,刘十八再度补充道: “每一个士兵,武将,家臣,其实都是武田家的主公,所以你们有权利获得每一战的战利品,享有荣耀。 诸位的目标,就是将武田家的军旗,燃烧整个九州,将一切所谓的大名,全部踩在你们脚下颤抖! 因为,你可以骄傲的告诉他们,你名叫武田,是武田赤备军一员!” “哈!” “嗦嘎!” “为武田而战!” “为家主而战。” “为葱油饼而战!” 老百姓,果然要求不高,刘十八最后听到一个最离谱,却满带凄凉的口号: “为馍馍而战……” “呼!” 刘十八无奈吐口气,看着台下数万双,闪耀炙热凶光,摩拳擦枪的士兵,继续道: “毛利胜永,领命!” 身后,毛利胜永快速上前,一个转身面对刘十八恭敬道: “哈!” “命!毛利胜永为总大将,即刻开始,亲自排兵布阵,按我分配的各路攻城目标,制定进攻夺城计划。” “哈!” 刘十八的声音,突然再次高昂起来: “武田家诸将,除了攻取五城之外,不得深入其他领地! 丑化说前面,出了野田城之后,尔等没有任何来自武田本家武器粮草上的支援。 甚至,连铁炮弹药补给都没,因为野田城和周边缴获,甚至甲斐领地内的一切资源钱财,都为了打造你们手中的武器而消耗殆尽。 所以,你们能依靠的唯一装备,就是每人一把铁炮和前面那把刺刀,还有腰间一把肋差! 在战斗中,你们可能会死,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你们的后代家眷武田家赡养,所有人见证,违者受天罚! 而最后,只有真正武者能活下来!” “武者?” “不是武士嘛?” 台下,有士兵疑惑问道。 刘十八淡淡一笑,蛊惑道: “没听错!我说的是武者,是武士的进阶之道,武士算什么?那是低档货。 你们的目标,是成为和毛利胜永一样,悍勇无敌的武者。 从今往后,历次战争锻炼的,就是尔等的勇气毅力。 活着的武者,才有资格称为武田赤备军,才有资格永远跟随在本家主身边。 才有资格,和我在这片大陆上,去创造奇迹…… 诸军记住,不管何时何地家主都在野田城,这里就是武田家本阵所在。 我相信,只要一个士兵还喘气,武田家的本阵就在,家主我就在野田城静候诸君佳音捷报!” 刘十八巧舌翻飞,口吐莲花的说完这一番令人热血上头的鼓动之言,才眯着眼擦了一把冷汗! 最后,刘十八才扭头,看着瞠目结舌的毛利胜永,轻声道: “毛利胜永,全军出阵!” 说完,刘十八默默转身,缓缓走到主位上坐下,久久没有说话…… “轰隆隆!” 数万大军,怀着对未来的满腔憧憬,被各自的主将率领,鱼贯从野田城大门行军出阵。 军队的目标,是同时袭击五城…… 刘十八不知道这五座城中,聚集了多少周边大名,虎视眈眈的军队! 三个月没一丝丝的动静,难道织田家,德川家,还有上杉,北条家,难道都死了? 不可能的…… 风雨欲来,煞满楼…… …………………… 侧面刘十八一行余下几人,对视一眼之后,面上却同浮极端凝重! 其中一人叹息道: “安利洗发膏的套路!被刘十八挥洒得登峰造极了。” 又一人叹道: “果然大凶之兆!十八当真狠得下心,忽悠数万士兵心甘情愿当炮灰。” 最后一人嘀咕道: “拥有远超时代的强大军团害怕啥子?他出其不意的用毛利胜永指挥军队,打算抵挡什么可怕的事呢?” ………………………… 明儿见了,诸位!有票给票,没票送吆喝……十八先谢了您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