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93章: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众人,都换上一副“我明白”的眼神,浑身放松面带僵硬笑意,看着刘十八表演…… 刘十八并不捉急,吐了口气,突然转身大吼道: “武将,毛利胜永听命!” 站在高台上,几乎被遗忘,不!是真的被遗忘了的一个年轻武将---- 毛利胜永此时仿佛路人甲,站在高台最最后面,带着局促站得笔直。 闻言,毛利胜永不禁牙根抽搐,带着呆楞痴傻的表情,指着自个儿反问道: “主公?是在叫我?” “难道,是在叫马场信房大人?哈哈哈……” 刘十八挤挤眼珠,哈哈一笑! 马场信房面色一黑,大怒道: “毛利胜永,主公叫你还不上前跪拜领命?” 此时的毛利胜永,是一位和真田幸村差不多大的半大小子。 平日木讷,少言寡语,虽显得较同龄人沉稳太多,却并不受人待见…… 更重要的是,毛利胜永的亲爹毛利胜信,自个儿连武将都不配! 眼下,他爹还是织田信长手下,一位家奴捂草鞋出头的武将,叫做木下藤吉郎的跟班! 可不知道为啥,三个月前的野田城一战中,真田信昌率领足轻两渊活埋潜伏。 而之后,德川军围攻两渊,双方都面临崩溃的关键时候,无武将下令的前提之下---- 有一队足轻,悍不畏死从德川军背后的潜伏地点,冒死突袭,打乱战争节奏! 而这一队足轻的自行冲击行为,被动的带动潜伏的八百足轻,倾巢而出! 最后战场大乱,见事有可为,德川军中的真田信伊脱裤子变脸临阵反戈一击! 最终,围攻两渊的德川军大败! 而那一队足轻的小头目,俗称旗本,正是毛利胜永! 关键,这毛利胜永自己没脑子不说,还带着他那队牲口,约七八个足轻,仿佛吃催清药般,跑得比谁都快。 在运动双腿追骑兵的歼灭战中,又是这一队足轻牲口,杀人砍头超利索,且骁勇善战,勇不可挡---- 七八个牲口,就敢笔直笔直的,朝德川军五千溃兵硬杀过去。 问题是,还把德川军杀跑了…… 最后,毛利胜永没有被追究擅自出阵的大罪,反而因祸得福,被主公武田十八,亲自提升为武田家最年轻的武将,率百名足轻。 ………………………… 原来的那个时空,刘十八是个吊丝,本科没考上,仅仅拿个二本,成绩还是下三滥那种! 可喜可贺的是,这家伙再爷爷刘十六的“艰苦”教育下,最终走上了一命二运三风水的道路! 当一名六盗中的摸金校尉可不容易,一本二本都不管用,最起码的,你得熟读百家诸子经文学说,精修各国历史文献秘史! 可喜可贺的是,刘十八这家伙,对这些不被人重视的杂学,尤其感兴趣,不光研读还能举一反三----进行反推理! 因此,当刘十八一行倒霉蛋,来到了这个战国时代,机缘巧合偶遇武田信玄,武田胜赖又和真田父子相识,他对曰本史书描述的历史真伪便嗤之以鼻了…… 刘十八给的判断是----净胡扯! …………………… 最后,让刘十八肯定历史上江户幕府中,得到大众和德川幕府高度评价最后武将:真田幸村----很可能搞错了人。 判断闹了乌龙的证据很简单,刘十八亲眼目睹了毛利胜永的作战方式之后,便肯定了一件历史真相! 丰臣秀吉家族灭族的大阪之阵,最后三进三出,率三千强兵,悍不畏死接连冲击德川联军十三次。 且次次杀得德川军损兵折将,败退连连的那位,身穿鲜红赤备甲具,头戴六文铸钱家徽的最后武将,唯有:毛利胜永! 人可以变得勇敢,可以变得不怕死,但是一个人的出手方式,不会变,那是思维习惯,不会改变的! 大阪之阵,德川家三四万酱油联军,给真田幸村等五人众的其余四位对付着玩儿。 剩下的七八万德川直属军队,就是被毛利胜永这家伙,率三千浪人军团给拼残废了。 最后,其余四位武将死的死了,跑的跑了,酱油联军合围毛利胜永,才阻击了他一路狂杀的战绩! 就算这样打,十几万德川联军,硬是没留下毛利胜永,他还带着自己杀剩下的残兵,安然退回了大阪城! 历史上,有一句说对了: “毛利胜永参加大阪之阵,在丰臣军中和真田幸村等武将一起合称五人众,统率浪人部队。 大阪冬之阵之时,五人众帅军成功阻挡住,德川军中,前田利常部队的疯狂进攻。 这其中,真田幸村所倡议的建造真田丸瓮城,确有其事,并依靠这一小小的绞肉机,硬生生将德川军杀退谈合…… 冬天里的这一战,功劳绝对是真田幸村的,毫无置疑! 而在大阪的夏之阵一战的道明寺之战,毛利胜永再次和真田幸村联手对抗德川家。 那天两人联手,各以三千兵队,击退号称诸侯最强军的伊达政宗铁骑队。 第二日,就是两人的最后一天! 丰臣联军,决战德川军于----天王寺! 茶臼山,毛利胜永独自帅三千寡兵,逢阵便冲,连连杀破德川诸队层层阻拦,最后还击杀德川先锋本多忠胜的儿子本多忠朝。 可惜的是,其余几路联军在真田幸村战死后开始大规模撤退,无人支援毛利胜永点燃那根----最后火把! 退回大阪城后,毛利胜永没和其他五人众中侥幸存活的武将般四散奔逃,他选择为主公,丰臣秀赖殉死。 悍勇,坚定,忠诚,身先士卒,尤其难得的是,这家伙敢----蔑视死亡…… 只有这样的武将,才能率领凝聚力差劲的三千浪人,硬撼德川十万大军,必杀德川家康而后快! 一切一切因果,对历史的熟知,对人性的判断,勇者之间的将心比心,等等巧合,最终让刘十八下定了决心---- 统领武田六路大军的总大将,非“他”莫属! 为了这一天,刘十八硬生生苦熬三个月!,成天和那帮老家伙称兄道弟打感情牌,累…… 今儿个,对不起:图穷匕见! 咱们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