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老鼠偷葫芦、大块在后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89章:老鼠偷葫芦、大块在后头

外甥点灯----照舅! 刘十八给他们三位重臣,照旧一人发了一个手压式的黑色小手电! 三人捧着“神器”感恩戴德,就差哭了! 八老议政,人手一把“神器”,说不羡慕是假话! 而这种手段,说白就是一种心理暗示,用最廉价的代价,换来无数收获! 这一点,和后世的套路一模一样,发给少部分人,一张荣誉证书,颁布一个奖状,甚至给你百万奖金。 甚至,还会给你套一个什么什么,十大杰出青年,英雄模范,经济风云人物,十大领军人才等等。 最坑爹的是,营造出在普通的股市博弈大战中,老百姓创造出一夜暴富的股市神话…… 大家快来围观----这是普通任营造的神话! 而内幕永远很直白----内定罢了! 总而言之,让这位内定人士,浑身充满至高荣誉,沐浴神奇光环,存活在神秘中,万人敬仰…… 最重要的是,必须当着千万人的面,让所有人可以见证,膜拜,最后产生攀比和渴望…… 人,有攀比才有前进的动力,有了念想才有了崇拜! 至此,人类群体中的权贵控制集团,轻而易举在简单布局中,达到更简单的目地: “用最小代价,换千万倍回报效忠……” …………………… 就如眼下另一个时空,战国时代的野田城内的高台上,普通忍者村头目出浦盛清,一跃进入武田家权利核心,重臣中的重臣…… 到目前所有出场的武田家臣中,出浦盛清才是真二八经的位高权重,直接掌管了重臣武将的身杀大权。 而最要命的是,这个真二八经的出浦正清本人的真实本质,是不属于任何一个武家重臣集团所能控制。 他是一个独立的,杀人技艺高人一等的超级忍者,和真田家表面上是君臣,而实际更多的仅仅是合作----忍者为你卖命,你保忍者家族延续昌盛! 这一点,历史上的德川家康,也是这样做的! 唯独让人叹息是德川得到天下,身为幕府将军之后,卸磨杀驴般的杀掉了为他奋战一生的忍者首领:服部半藏。 残酷的是,当做驴子的,不仅仅是服部半藏一人,而是服部全族,灭门! ………………………… 在武田家一众新任权贵家臣,武将,惊惧的目视下,刘十八向出浦盛清下达了第一个军令: “令,出浦盛清!率出浦家最杰出的忍者武士即刻遁出野田,对周边二俣,滨松,古宫,吉田,长条五城的兵力部署进行查探!” “哈!主公请静候佳音,臣必然全力以赴,不负重托……” 出浦盛清本人,早就消失在高台上,只遥遥传来他的应诺声。 出浦盛清,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离开方式,令高台上在场的武田重臣们暗暗搓舌。 这家伙这么强? 可他,仅仅是美浓地区一个小大名,真田家的家臣而已。 由此想来,真田昌幸必然不是表面看来这么简单吧?最起码你得有折服强者跟随你的能力才行! 不过,还有一件事也令众人迷惑! 按照家督武田十八的说法,评定会完毕之后,接着就会在野田城出阵,分别袭击五城。 屎都拉到嘴边了,你才想起来让出浦盛清去查探一下?早干啥去了? 其中,当然有人也联想到,另外一位身手很强的人物,此人专对家督一人负责,平时也一样的神出鬼没,高来高去…… 这个人,就是剑道高手……柳生宗严! 想到这一点,就更令人怀疑了! 刘十八自己招募的侧近近柳生话,另加忍者头目,你不给此人加官进爵就算了, 但刘十八这次,却弄了一个实力和柳生宗严差别不大的忍者进了武田家核心,身居高位,这不是成心恶心人么? 众人怎么想,刘十八并不在意,柳生宗严必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刘十八不在意一面子上的小节,可终究有人在意! 比如,某位将自家的骑马队都奉献出来的老家臣一条信龙,和甘利虎泰! 这两老家伙的威望和家族实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不比马场信房差多少,最起码马场信房家里,就没有三千私有骑马队! …………………… 一条信龙和甘利虎泰,两人黑着脸坐在马凳上一言不发。 虽然,两老头的脸上,还能明显的见到笑意,但谁都看得出来:皮笑肉不笑! 八大家老联合议政,家主都已经宣布六个任了,连高阪昌信和内藤昌丰,两个武田家极明显的文臣酱油党,都混进了八老核心,凭啥还没有他们咧? 难道自己的贡献还不够大? 但这事,也不好当着数万人的面直接问刘十八,那样更没面子! …………………… 众生百态,各有千秋! 刘十八当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而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有了巨大的悬念,才有惊喜对不对! 一条信龙和甘利虎泰两人,眸中满是幽怨! 刘十八更干脆,直接无视了两老头死死瞪在背后的目光,踏步走到高台上,对众人补充道: “刚才宣布的,都是主管武田领地内民政和稳定的文官。 而接下来任命的,则是在外带兵攻城略地的武将,具有独断之权,俗话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嘛!” 全是武将了?八老不是才宣布了六个人,还有两个是谁? 难道,还有两个八老,是武将里面的人选? 乖乖!那可不得了! 又是八大联合议政的家老,手上还有兵权?这可比在家里蹲的六个家老,强多了…… 更重要的是,这两家老位高权重还兼独断专行之权。 他比谁都自由,想抢谁就抢谁,抢完了死啦死拉地,就地解决,埋了完事…… “诸臣,听好了!” 刘十八突然大喝一声,环首四顾。 这一刻,所有人心里的小九九都被瞬间吓醒。 “我说过!老鼠拖葫芦,大头在后头,第七位和第八位家老的人选……” 说到这,刘十八突然住口,咧嘴边笑边扭过脑袋,看向身后马登上僵坐的两个老黑脸! 一条信龙和甘利虎泰两人,用惊喜的眸子对视一眼,腰杆突然挺得笔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