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手电眯双眼、杯酒释兵权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87章:手电眯双眼、杯酒释兵权

话说开了,刘十八一行顿时哭笑不得! 这尼玛,刘十八在拿手电筒蒙人?还什么闪电符? 刘十八回头瞪着索兰塔,表情更加严肃,轻声叮嘱道: “闪电符!” 说掏心窝子的话,刘十八拿出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廉价货,来忽悠另一个时代落后土著,实在太不像话! 但,往深处去想,李二狗,翠花,老司机等人,却同时面带骇然之色。 因为在穿越空时间线的时候,所有人的随身物品几乎消耗殆尽,连本身具有的修为力量都被空间力量吸收得一干二净。 这种遭遇,不光李二狗夫妇,老司机,刘十八,环夫人都有,连亲卫军四十六人和蒙天放,也毫无例外! 全是满装备出发,却光秃秃的到达战国时代! 要说例外也不是完全没有,比如说翠花就携带了一把以前在刘家屯地底空洞中,偶然得到的一把灵宝弓! 这把灵宝弓,却来历不凡,在华夏素有一句著名诗词,就是描写这把“灵宝弓”的: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在正史中,这把弓的主人是飞将军李广,而实际上,这把历经数千年还能张弓搭箭的冷武器,其主人却是李广某位逆天而行的先祖,这是后话…… 回过头来,刘十八一行却在心底纠结着,凭啥你弄来了手电?我们却仍旧果奔呢? “十八,这手电……” 终于,李二狗忍不住开口,低声用华夏语问道。 这一刻,所有来自于地底幽冥塔的刘十八随行之人,都瞪大了眼珠儿,凝视着刘十八…… 刘十八皱眉沉思,几个呼吸之后才压低声音应道: “我刚才解释过说过,过去的,包括曾经的十修之道六盗之力,在感受到一股惊悚恐怖的气息之后,恢复了十之一二!” “十之一二?这个手电有啥子关系?” 翠花瘪瘪嘴,表示不能理解。 “确实没关系,但很不巧的是,就这么一点六盗之力,却让我能稍微打开另一个空间之门。” 刘十八看着翠花答道,说完看了看其余几人。 一开始,李二狗一行人,在老鸦嘴和追来的鸿钧大战的时候,就明白刘十八诡异! 这家伙,经常不知道从哪拿出些零碎实用的小玩意来…… 联系如今的手电,众人似乎才明白这不是做梦,他们的头儿确实具有另一个储物空间,就和传说中的储物戒指一般……逆天了! 而世界上,有储物戒指一说吗?答案是否定的…… 但,用科技来证实,物质空间和物质空间,甚至还有真空空间,是可以通过某种手段进行联系的。 比如,刘十八体内的摸金令,就具有高科技时代的典型范例:次元空间,严格来说叫做二次元空间…… 刘十八自嘲的笑笑,接着补充道: “原本,我还有不少的家当,可惜的是实力恢复太少,以眼下精神状态和六盗之力,只能撞开那个空间一点缝隙。” 一行人默然无语,神色复杂的凝视着刘十八…… 老司机面带羡慕之色问道: “出来手电筒,还有没有其他好东西?” “没了!” “继续评定会吧,” 刘十八果断的摇摇头,坚定转身朝正在接受众家臣贺喜的马场信房老头! 见到家主和李二狗他们攀谈完毕返回,真田幸村极有眼力的高声喝道: “肃静!” 被神器“闪电符”的神奇之处,震撼得一片噪杂声的野田广场,随之恢复安静。 看着满面激动,将手电当传家宝一般爱不释手的马场信房,刘十八意味深长的笑道: “信房大人,可还满意?” 而实际上刘十八内心却有另一句话在描述信房:拿鸡毛当令箭,把厕纸当文书! “臣!非常满意,谢主公信任。” 马场信房忙再次拜服在地跪谢,并慎重的将“闪电符”收纳到怀中贴身放好。 慎重,这可是神器…… “马场信房大人,请起!” 刘十八抬手虚扶,接着补充宣布道: “马场信房大人,除了任八老议政之首除外,还担任甲斐领的总守备。 也既是,武田领地的总务执行官一职,除开家主之外,统领武田全局。” 这第一项人事变动颁布,令马场信房惊喜的同时,也令所有武田家臣武将们,感到振奋。 在以往的武田家,从来不曾有家臣,正真能代替家主,掌控全部领地大权的人物! 这是战国时代,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尔虞我诈才能生存,相互出卖是生存的根本。 接着,众人的目光充满期盼,凝聚在刘十八身上…… 刘十八微微一笑,接着朗声道: “汤臣一品大人,认八老议政中第二位家老,实际职务总管领地后勤武器督造,任武器守备。” 老司机闻言一愣,瘪嘴低骂道: “劳资这么大年纪了,能不能不折腾……” “哗!” 高台上,武田家臣们闻言却同时哗然,这是家主第一个安插到武田最高权利机构中的第一人。 “恭喜汤臣大人!” “汤臣一品大人,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一品大人,可有多的子弹?” “我要震天雷!” 老司机苦笑着一一作陪回礼,牙根抽搐! 刘十八才不管那些,接着大声宣布道: “武田信廉大人,任家老第三位,财务守备。 武田信繁,任家老第四位,民政守备。 高坂昌信,任家老第五位,警务守备。 内藤昌丰,任家老第六位,言行守备。 出浦盛清,任武田领地,首位特务守备。 本田二狗,任武田领地,首位军事幕僚参赞,俗称军师。 丰田翠花,任武田军校,特种足轻总教官。 索兰塔,任武田军校,特种作战总教官一职……” 一口气说到这里,刘十八口干舌燥,扭头道: “拿水来。” “哈!” 真田幸村闻言,忙大声应诺,跑后面用一个陶琬盛来一碗清水。 “咕噜咕噜。” 刘十八抬头一饮而尽,意犹未尽赞叹道: “好甜的泉水。” 这时,翠花和索兰塔却鼓着眼珠,同时问道: “我们都是军校总教官,校长是谁?” 刘十八咧嘴一笑,指着自己道: “俺……” 而此时,武田家的老家臣武将们,却茫然失措,他们不知道刘十八宣布的职务,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