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青天白日、电闪雷鸣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86章:青天白日、电闪雷鸣

听那武将这么解释,刘十八才明白武田家的税收制度,是这么回事。 武田家作为掌管一方的诸侯领主,仅仅收纳全年收成十分之一的领地税务。 说真的,按照后世的标准来说,这个标准绝对是----良心价! 但是别忘记了,武田家若是需要,征召领地青壮参战的时候,你得自备粮草和武器装备,领主不提供这些。 不过说真的啥也不准备,那是假话,多少粮库武库,要备着一点干货,防备不时之需吧? 一个普通农兵,你要是真光着身子去应召打仗,武田家的人也不会把你拒之门外,家里穷呗,有啥办法? 说到底,武田家还是会硬着脑门给你这穷逼准备副具足,再不济也要弄一根竹子削尖了送你玩。 问题是,你敢拿着竹子去玩吗?人家拿着钢枪钢刀铁炮,去送死吗? 但这样一算起来,武田信玄那老头,是真的很穷啊,家大业大养辣么多家臣老婆,还有四五千的常备军,哪够啊? 要不是有领地内几个金矿撑着,只怕武田家早就破产歇业了…… 想到这,刘十八不再犹豫,看着所有家臣和台下的数万士兵,坦然一笑。 “嗯嗯……” 刘十八清了一下喉咙,神色不变接着颁布他早就制定好的新法: “我先前说过,对错之道在于执行,不管我说的对错,大家都要去严格执行,懂了吧? 就如刚才,我既然已经出口颁布法度,征收领地三分之一的粮税,那么我就不会把说出口的话再吞回去。 如此,所有武田家明文在职的文臣武将,包括领地内的领民,必须严格落实,” 一百五十万石的粮食,你真要收纳一半?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个不讲道理,狂征暴敛的混蛋,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可能,不等武田十八你,赶回武田甲斐旮旯的老窝,领地内的百姓都跑光了吧? 心里有想法归想法,眼神透出不满那是心态问题,有意见可以背后再单独说,可逆不能当面驳家主的面子,那是要杀头的…… 于是,武田家臣子,和广场上盘坐在地面的士兵,板着脸双手撑地,缓缓弯腰叩首,口中同时发出应诺低吼之声: “哈----” 众人神态,差不多都在脸上,刘十八不以为意,自有打算! 刘十八此时身穿华丽武将长袍,端坐在一张高台正中的马凳上,脚下铺着一张白虎皮,两边则坐满地位较高的重臣。 这些人大部分是武田家的老臣,新权贵没几个,而有资格上台和家主共享众人膜拜敬仰的人,绝对是武田家的实权派人士! 此时,就有一个有力人士,发声提醒刘十八道: “主公!您刚才说道了八老议政……” 看着众人期盼的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刘十八冷冷一笑,点头道: “嗦嘎!我接着宣布武田家,第一届八大家老联合议政的人选。” 这一句说完,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场面上顿时陷入宁静,只听闻粗重的呼吸…… 这一刻万众瞩目,刘十八的自我感觉也很不错。 他的面上带着诡异笑容,将手放在怀里摸索着,站起来缓缓走到毫无争议的重臣,马场信房面前停住脚…… “八大联合议政的八老之首,第一人选,便是----德高望重,武勋力压众将第一人的马场信房大人!” 刘十八鬼才知道马场信房过往有什么战绩,仅仅知道这老家伙,是武田四名臣之首。 不过,这一番胡说八道的吹捧,还是将马场信房捧上了天,吹得笑眯眯乐呵呵…… 马场信房得意洋洋,规规矩矩的爬到地面俯首叩头应道: “哈!老臣当仁不让,必定为武田家,为家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信房大人快请起!” 刘十八伸出一只手将老头从地上拽起来,顺势补充道: “这一件东西,是八老身份和地位的凭证,甚至有调兵权限,请信房大人收好!” 说完,刘十八将手里的一个黑漆漆,烟盒大小的圆柱体举在手上,对着所有人晃了一下,才慎重交到马场信房手里。 “是!家督,老臣不知这是……?” 马场信房看着手中这件做工精巧奇绝,侧面还有按钮,却从没见过的神秘物件,傻眼了。 眯着眼背着手,刘十八表情高深莫测,神态格外的严肃,凝视着马场老头的眼睛,解释道: “这东西,叫做闪电符,事态紧急之中使用,有奇效……” 马场信房瞪大眼珠子,看着手里黑咕隆咚的玩意,不知道奇效在哪? “来!你看这----有一个按钮,往上推是闪电,往下按是熄火。 嗯!信房大人可以试试,对着广场上的士兵,往上按住闪电试试……” 马场信房将信将疑,将“闪电符”对准台下瞪眼,正瞧着自己动作的数万士兵,然后将那个叫闪电的按钮,往上一推…… “唰!” 一道刺目白芒,化作光柱朝台下刺去…… 高台上所有武将家臣,表情突显骇然之色,齐齐站起来惊叫道: “纳尼?” 当然,这一幕除了刘十八那一行近卫和亲近的下属,没啥动静。 高台下却乱了套,坐在前方最靠近高台的几十排士兵,见白芒闪耀,立刻齐齐爬起来尖叫着调头就跑,嘴里嘶嚎着: “啊!妈妈救我,妖怪……” “这,这是什么?” “好厉害!” 广场上,顿时鸡飞狗跳…… 刘十八侧头对蒙天放做了个眼神。 蒙天放面色扭曲,咬牙带着四十名亲卫冲进广场维持次序,将乱跑的人赶回原地坐下…… 马场信房连忙将“闪电符”上那个按钮,死死的推回,瞠目结舌道: “大天光之下能电闪雷鸣,难道是神器?” “没错!武田家,八大家老独有的----神器!” 刘十八咬着牙,他这会表情也稍稍有点扭曲了。 而最靠近刘十八端坐的马凳最近的一行人,如李二狗,老司机,翠花,索兰塔等,则张大嘴面带僵硬。 他们神态呆痴,目光凝固,瞪着马场信房棒手里,细细擦拭摩挲的“神器”! 场面陷入寂静,安静的氛围,起码持续了五分钟! 良久,索兰塔才压低声音,疑惑对翠花说道: “难道在华夏,手压充电式便携电筒,叫做神器?” 翠花唇角颤抖,侧目应道: “这玩意美利坚叫啥?手压充电式便携电筒----九个字?” 索兰塔又回头仔细看了看马场信房的手,肯定道: “yes!手压充电式便携电筒,没看错。” 翠花伸出两手指,咬牙切齿道: “华夏就两字:手电!” 话说开了,刘十八一行顿时哭笑不得! 这尼玛,刘十八在拿手电筒蒙人?还什么闪电符? 刘十八回头瞪着索兰塔,表情更加严肃,轻声叮嘱道: “闪电符!” ……………………………… 周一了!双节也离我们远去,孩子们都要上学了,刘十八祝大家明儿个神清气爽,工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