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双鱼玉佩的传说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第128章 :双鱼玉佩的传说

最后,贼眉鼠眼的路小林和祝英台还是从了刘十八,不情不愿的带着他往一号监仓,最深处的101号监室摸了过去。 走在路上,刘十八面色扭曲,瞪着手中感觉有股子怪味的,双鱼玉佩…… 这个玉佩拽在手上,刘十八觉得非常诡异,隐隐的有融入身体的感觉。 这块玉佩和传说中的那块玉佩不一样,看起来仿佛是透明的玻璃,细细的看却又不是,摸起来反而象一种凝胶之类的古怪玩意。 走了几步,刘十八忍不住心中疑惑,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路小林,轻声问道: “这块玉佩和传说中的那一块有什么区别?” 路小林闻言脚步一顿,回头疑惑道: “俺也不知道,虽然这东西放在身上,却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 这时,走在刘十八身后的祝英台,却闻声惊讶道: “双鱼玉佩?” 刘十八和路小林同时回头问道: “你知道?” 祝英台咧嘴一笑道: “以前在外面,倒是知道一些趣闻,南来北往的接触的人多了,自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玩意。” 刘十八停下脚步,伸手从次元空间的背包里面拿出三瓶矿泉水递给两人,自己随手开了一瓶,仰头喝了一口。 接着,刘十八回头看了看甬道尽头阴森的101监室,淡淡笑道: “那就说说呗。” 祝英台闻言眼神一亮,不由立即来了精神,杵着黑板牙,兴致勃勃的低声说道: “其实,双鱼玉佩事件,是华夏建国以来最神秘的事件,然而相关资料却少之又少。 与消息被封锁的说法相比,双鱼玉佩本身就是一件未被揭开的古老秘事,所以无解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消息被封锁的可能。 大概在一九五七年到一九六二年,华夏大西北地区发生了一些很诡异的事。 据说在当时新疆的罗布泊地区,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一些盗墓者想去淘些玩意,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盗墓贼死的死,疯的疯。” 路小林鼓着眼珠子好奇道: “咋死的?” 祝英台白了路小林一眼,斯条慢理道: “别慌,听我慢慢说!据说那些疯了的家伙,看起来像是鬼上身,但又不是。 他们的行为行为异常活跃,最后全部筋疲力尽而死,法医验尸后发现,他们身上有一种极为神秘的毒素、胃中也残留着未知的植物。 那些人是因为食用了这种诡异的植物,才发疯。 后来军方将此事故定为未知的生化事故,最后选定了由彭加木领队前往罗布泊调查。 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古城遗址和事故的源头,采集那种诡异植物的标本。” 刘十八缓缓点头道: “彭加木这个人,我听说过,据说后来在罗布泊失踪了!” 祝英台点点头,继续道: “后来,调查的结果有些匪夷所思,古城的遗址被找到,但是恐怖的事故,竟再次发生。 彭加木他们一行后来去了哪些地方遇到过什么这在当时,被列为绝密。 他们去的时候大队人马,回来的人却没几个,这其中还有一人受重伤,领队彭加木却失踪了。 彭加木的突然失踪只是一个个案,之所以被重视,是因为一起失踪的,还有那神秘的植物标本!” 刘十八凝重的问道: “后来找到彭加木的遗体没有?” “没有找到他的遗体!虽然彭加木的考察队出现严重事故,但也有了重大发现:他们找到了一个基本保持完整的工程设施。 设施里有大量未知的设备,大部分失效,或者是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如何使用!” 祝英台解释道。 “那有个鸟用?找到了不能用,不等于废铁?” 路小林瘪瘪嘴。 祝英台看了路小林一眼,不屑道: “其中,极少数设备的功能被甄别分析出来,并且应用到现代的军事上,比如抓捕你们进来,或者长期在秦岭巡逻的那种黑色的无声战斗机。 但是,其中最重要的发现就是一只双鱼玉佩。 为什么叫双鱼玉佩?不是因为它的外形,而是因为研究人员在实验室发现它诡异的功能。 那些人用一条鱼做毒性测试的时候,玉佩突然启动,另外一条一模一样的鱼,竟然被复制了出来……” 刘十八拿出大中华,人发了一根点燃,疑惑道: “什么鱼,难道用的活鱼?” 祝英台微微一笑道: “没错,一条二两重,活蹦乱跳的鲫鱼!” 路小林瞪着眼,吸了口眼,摇头道: “放屁,老子才不相信有这样的事!” 祝英台吹胡子瞪眼,大怒道: “何止你不信?老子也不信!” 刘十八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看了看手中的玉佩一眼,眼中露出一丝淡淡的恐惧,强装镇定道: “继续说。” “其实,彭加木不是失踪,也不是这个人的遗体找不到,而是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彭加木。 在当时华夏的那种情况下,只能对外宣布彭加木失踪。后来,在新疆地区又出现了大量的复制人,一些士兵和当地的老百姓都被复制。 但是,后来的毛一号领导,果断的直接把试验核弹的靶场选在那个诡异的地区,轰隆一下,直接全部解决完事。” 刘十八拿着半截香烟,和路小林两人对视一眼,露出惊骇的表情…… 祝英台此时,那张丑脸也扭曲起来,狰狞道: “那个时候,在新疆地区出现了一些沙匪,也就是gm党的残余部队。 这些沙匪生命力极为顽强,妇女没有血压还能自然分娩,夜间借助微光即可精确射杀华夏的士兵。 一名老年沙匪的体力和格斗技巧,也接近一名精锐士兵,这批人后来还是在围追堵截下被消灭殆尽…… 但那批人里,唯有一个例外,就是那个没有血压的妇女生下的孩子,被一对牧民收养,长大至今,并且站在你们面前。” 刘十八古怪的瞪着祝英台,震惊道: “那个孩子就是……你?” 祝英台满面狰狞的点点头,悲哀道: “正是属下,小主你以为我喜欢长成这样不男不女么?其实我的基因被改变了,按照时髦的说法,我就是个变异人……” 这么多年来,我备受歧视,饱受折磨,但是我却阴差阳错的继承了母亲的兰花门,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默默的等着小主……” ps:下一章晚上8点! ...